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虐心> 顶级豪门:最刚少奶奶
顶级豪门:最刚少奶奶已完结

顶级豪门:最刚少奶奶

来源:追书云作者:覃洛阳标签:虐心,言情,重生主角:蔚枷微,陆深白

主角叫蔚枷微,陆深白的书名叫《顶级豪门:最刚少奶奶》,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覃洛阳创作的豪门虐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粗略估计来了有二十几家媒体!还有不计其数的粉丝,所有摄像机和话筒几乎第一时间就包围了她。 “来了来了!是蔚家大小姐!” “蔚小姐现身了!” “陆深白呢?怎么没看到陆深白?!”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陆深白停住脚步,没有回过头看她,颀长的身姿犹如一座冷漠的冰山,没有一丁点的温度,一如他口中说的话。

他说:“如果未知的恐惧注定要充满你未来的每一天,那么今天,只是刚刚开始,不是所有的问题都能得到答案,但只要活着,欠下的债,总要还的。”

留下一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后,他一刻也不停留就走了,仿佛这别墅里有什么脏东西要污染他似的。

蔚枷微皱眉望着他离开的背影,实在想不明白,这个从来没有见过面,也没有过交集的人,为什么言语间会流露出对她的厌恶?所谓的债又是从何说起?

陆深白走后,蔚枷微独自坐在沙发上,心情很有些烦闷。

这个男人令她产生了前有狼后有虎的危机感,她不是担心自己步步踏入陷阱,而是这种对对方的动机一无所知的滋味很不好受。

只不过她没有沮丧很久,时间也不容许她为自己的个人之事占用太多,就像陆深白所说,这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既是注定要付出代价的,她就会心安理得地利用自己所得到的。

半个月过去,再想从新闻里看到有关于陆居寒和蔚梨嫣的订婚报导近乎不可能了。

如果不是蔚枷微横空出现,仅凭陆家二少爷的身份,这场订婚典礼本该轰动整个上流社会,可惜之后伽蓝会所那样针锋相对的场面,没有一家媒体敢报道。

倒是有关于陆深白是陆家大少爷,以及他自曝婚约的这两条消息,持续霸占了各大平台的热搜榜,热度持久不下,轰动海外,蔚枷微随意点开一条报道,都能看到数十万甚至上百万条辱骂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评论。

未免被陆深白的广大粉丝骂到自闭,她非常利落地放下了手机。

次日一大早,顶着俩黑眼圈的蔚枷微就坐在了客厅里,看着佣人来来往往搬东西,忙着填满她的衣帽间,以及准备一应她可能会需要的物品。

一直到八点,素面朝天的她被傅管家塞进了私家车里,去了趟银行后,便出发前往民政局。

昨晚她彻夜未眠,脑子里想的却不是自己第二天即将完成的人生大事,而是蔚氏集团后天的股东大会,蔚梨嫣手里的遗嘱如果确认是父亲的笔迹,那陆深白要如何帮她翻盘?

因失眠了一夜,着实很困的蔚枷微整个人都懵懵的,被傅管家请下车时,将将睁开的眼睛差点被闪光灯闪瞎,随即,她就被埋伏在附近的记者和人群团团包围了,场面大到惊人,粗略估计来了有二十几家媒体!还有不计其数的粉丝,所有摄像机和话筒几乎第一时间就包围了她。

“来了来了!是蔚家大小姐!”

“蔚小姐现身了!”

“陆深白呢?怎么没看到陆深白?!”

“蔚枷微你这个臭不要脸的女人!”

一个接一个的问题,伴随着粉丝们的怒骂声,连珠带炮地轰炸她,摄像机更是一刻也不停地抓拍她每一个瞬间,这一大把的话筒恨不得怼到她脸上来。

他们把民政局门口堵到水泄不通,一切发生的太快,蔚枷微顿时就懵了,被人群推搡着连站都站不稳,来自粉丝的辱骂声更是不绝耳。

“你这个贱人!你配不上深白!”

“我诅咒你出门被车撞死!”

这些不堪入耳的辱骂声也不知道出自谁口,甚至还有人用矿泉水瓶砸她,蔚枷微躲闪不及被砸中了肩膀,她只闷哼了一声,没让自己在人前失态。

从这些娱乐媒体和粉丝的眼睛里,她看到了扭曲般的疯狂,如果不是傅管家带着民政局的保安们把她解救出去,她毫不怀疑自己会被生吞活剥了。

这是她第一次领略到明星效应的可怕,且是在这种毫无准备的前提下,很是心有余悸。

民政局里,傅管家自责不已,关心道:“少奶奶,您没事吧?”

虽然受了不小的惊吓,但出门时是她为了低调不带保镖,自然怪不得别人。

理了理被弄皱的白衬衫,蔚枷微摇了摇头,预备让傅管家联系陆深白时,只见一个头顶鸭舌帽,戴着口罩和墨镜,身材高挑的男人朝她走来,身后跟着穿一身黑色职业装,肤白貌美,身材火辣的女人。

毋庸置疑,这个男人就是陆深白,他身上有种得天独厚的主角光环,独一无二,即使捂的这样严实都有不少人偷偷瞄他。

“是陆先生对外公布了今天领证的行程?”看到罪魁祸首,蔚枷微不由有些恼火。

陆深白没有回答,倒是他旁边的于清婉接了话,语气十分冷漠,还夹杂着不知从哪来的轻蔑。

“蔚小姐,你在门口看到的那些人早在一个星期前就蹲在民政局门口了,以后出门留心,也稍微注意一下自己的仪表,避免给深白招不必要的话题。”

针对她话语中明显的敌意,还有大事要干的蔚枷微选择忽略,也没时间和这些毫不相干的人计较,她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从包里取出一个四方形的大礼盒,递给陆深白:“你要的东西。”

陆深白看了眼盒子,也没打开验货,直接转交给了于清婉。

这种摆明了就是不重视的态度引起了蔚枷微的不满,但东西给了别人,她也就失去了置喙的资格,只能语含不舍地说:“虽然宇宙之星对陆先生而言不算稀罕的玩意儿,但还是希望陆先生能够好好保管。”

“给了别人的东西就不要惦记了,蔚小姐还是约束好自己的言行举止,做好自己的分内事吧,最好不要给深白添麻烦。”

于清婉接话茬的速度很快,讲话也够不客气,蔚枷微活了二十几年,还是头一回碰到敢这样跟她讲话的人。

但她现在没有空在这为诸如争风吃醋这类的小事浪费唇舌,于她而言,现在她的人生最徒劳的,就是过分在意不相干的人和事,比起和蔚梨嫣的血海深仇,这个女人算个什么东西?

“走吧,叫号了。”

不管气氛尴尬不尴尬,也不管她俩谁吃了亏,陆深白跟没听到似的,十分自然地握住了蔚枷微的手,将她带往自己身边,话却是对于清婉说的。

“通知外面的记者,改天我会召开大型记者会公开婚礼日程,并邀请在场诸家媒体公司,出来的时候我不想看见任何一家媒体还在现场,更不希望今天早上发生的事以任何形式出现在网络上。”

他的声音透过口罩有一些闷闷的,平淡到没有一丝起伏,掌心的温度却宛若十二月大雪天里燃烧的火炉,从皮肤一路灼烧到心房,烫的蔚枷微连手心都出汗了,分不清是紧张的?还是紧张的??

“好,我在外面等你,你尽快,我们还有通告。”看到两人紧握的手掌,于清婉的心痛的像被密密麻麻的针渗透进去,她极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转身大步离开。

领证的程序很简单,过程也很快,快到让那些因为一时冲动而结婚的人都来不及反悔,也让突然变成已婚人士的蔚枷微有点小懵圈。

她拿着手里的红本本,看着照片上面带微笑的自己和陆深白,脑子一片空白,像是溜进了满山的空濛大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