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总裁夺爱太野蛮
总裁夺爱太野蛮连载中

总裁夺爱太野蛮

来源:微阅云作者:小喵不吃鱼标签:言情,重生,神医,总裁,虐心主角:夏微凉秦彦

小说主人公是夏微凉秦彦的小说是《总裁夺爱太野蛮》,是作者小喵不吃鱼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 夏微凉在窗外看得暗自咬牙——这人真的很会装!!最擅长的就是装模作样的等着别人把他想要的送上门!怪不得在外公身边这么多年根本看不住半点异样!!要不是她早知道真相,这时候怕也是会被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夏微凉在窗外看得暗自咬牙——

这人真的很会装!!最擅长的就是装模作样的等着别人把他想要的送上门!

怪不得在外公身边这么多年根本看不住半点异样!!

要不是她早知道真相,这时候怕也是会被他打动。

果然,夏远山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学海无涯……医道更是如此,你还年轻,要学的东西……还差得远。”

他犹豫了一下,叹了口气,道,“你和微凉都很有天赋,但是她在医道上却不如你用心……也罢,我再……”

“外公!你居然偷偷和师兄说我坏话!”

眼看外公就要说出药典的事情,夏微凉再也忍不住了。

她冲进屋里,一把抱住夏远山的胳膊,撒娇道:“我也有很用心的跟您学习啊!再说您就是喜欢师兄,也不能这么偏心啊……他一个人支撑不了医馆,不是还有我呢么?”

“胡闹!!”

夏远山嘴里轻斥,脸上却不由自主的带着微笑,显然外孙女亲热的举动让他心里很舒服:“天天不着家,还好意思说自己用心?!还好意思和你师兄比?!”

“我不管!”

见外公很吃这一套,夏微凉干脆嘟着嘴巴、摇着夏远山的胳膊耍赖:“您这么说我,我可是伤心了,我可是报了中医执照的考试呢,马上也能给人看病了,您可不能把好东西都留给师兄……”

该死!眼看那老头就要松口了!

这丫头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

严瑾看着撒娇卖萌的夏微凉,眼底飞快的划过一抹恨意。

不过,虽然心中恨得牙痒痒,严瑾还是笑的一脸宠溺,看上去就像一个包容妹妹的哥哥那样:“微凉,执照可不是那么容易考的哦~而且就算拿到执照也不一定能够成为合格的医生……”

“你这话什么意思?!”

夏微凉心里憋着气,正愁找不到理由翻脸,闻言立刻把脸沉了下来,毫不客气的道:“你是不是看不起我?!觉得我考不上?!是不是觉得我学艺不精,不配给人看病?!”

是!

我就是这么想的!!

就你那满脑子情情爱爱的样子,还能给人看病?!

自己有多少本事心里没点B数吗?!

严瑾在心里疯狂的点头,但是嘴上却不敢承认。

他的表情僵硬了一瞬间,随即强笑道:“你看你,还是小孩子脾气,我哪有那个意思?我不过就是提醒你一下而已……”

“提醒我别自不量力?!你没那么想会那么说?!你就是看不起我!!”

夏微凉丝毫不给面子的翻了个白眼,决定把胡搅蛮缠进行到底:“还是你觉得我碍事?!想直接把我赶出去,好让外公把他会的东西都教给你?!!”

夏微凉的每一句话都直指严瑾内心深处,将他多年来埋在心底的秘密摊出来晾在人前,就好像当众把他扒光了一样!

他甚至恨不得冲上去狠狠抽对方一个耳光让她闭嘴,可那边夏微凉还在继续冷笑:

“师兄,我一直把你当成亲哥哥,没想到你居然看不起我!”

“既然这样,我偏偏要争口气!”

“你不是觉得我不行吗?你敢不敢等我考到执照之后我们来比一比?!输的人老老实实坐馆看病,不许再打别的主意!!”

“你敢吗?!!”

所以说“不讲理加泼妇,阴谋家也挡不住”,夏微凉这么一闹,严瑾头上的冷汗都下来了——

“你误会了,微凉!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

此时他脸上的笑容已经挂不住了,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绝对不能再让她说下去了!

万一夏远山看出了端倪,对自己有了戒备,那他这么多年的努力和辛苦就全都白费了!!

想到这里,严瑾求助的看向夏远山,焦急的解释:“爷爷,我没有打继承医馆的主意,我只是想帮忙而已,你要相信我!我……”

“行了!都一人少说一句!”

起初夏远山还看着两个小辈斗嘴,见严瑾真的慌了,便看着夏微凉板脸道:“微凉,吃戗药了?怎么跟你师兄说话呢?!没大没小的。”

要是上辈子夏远山这么说,夏微凉肯定就不说话、跑到一旁去生闷气。

可是现在她已经理解了老人对自己爱护的心意,因此非但不生气,还反手抱住对方的胳膊,一边晃一边撒娇:“我不管,外公,你看当您的面他都鄙视我,背后还不知道什么样儿呢!您可不能被他灌多了迷魂汤重男轻女哦……”

夏微凉看似撒娇,却是字字句句直指严瑾心机深沉,不怀好意。

“胡说八道!什么迷魂汤?~真是越大越没规矩了!”夏远山嘴里呵斥,脸上却是不自觉带着点笑意,显然外孙女亲热的举动让他觉得很开心。

随后,他正了正脸色,看着一旁满脸委屈的严瑾,道:“小瑾,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你俩在我心里都是一样的!微凉爱撒娇,你别和她一般见识。”

他看了一眼身边嘟着嘴表示不满的夏微凉,咳了一声,道,“那就等她考到医师执照再说!到时候你教训教训她!也给她敲敲警钟,省得毕业了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夏远山这话说的隐晦,但是严瑾却听懂了――对方本来是想把医术传给他,可是却因为夏微凉的搅局而反悔了!!

他冲夏远山露出一个微笑,心里却恨得咬牙切齿:

只差一点!

自己努力了十六年!只差一点就成功了!!

夏远山这个老东西,当他听不出来?!嘴上说那死丫头不懂事,事实上却等于是变相同意了她的要求,果然就算自己再怎么装乖装孝顺也没用,到最后他还是偏向自己血脉!

真是该死!!

严瑾低下头,用以掩饰眼中藏不住的恨意,一直用余光注意着他动静的夏微凉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心中暗自冷笑:

严瑾果然是个忘恩负义的小人!

外公救了他,收留他,将自己的医术教给他,培养了他整整十六年,没想到他不但不感激,反而因为得到的不够多,对自家祖孙满怀怨恨、百般算计!

简直是个连狗都不如的畜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