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上帝说这是我欠你的
上帝说这是我欠你的连载中

上帝说这是我欠你的

来源:快阅联盟作者:佚名标签:言情,言情,玄幻主角:天少费尔

主人公叫天少费尔的小说是《上帝说这是我欠你的》,本小说的作者是佚名写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女成为车下亡魂!)“喂!你怎么回事?”他走下了车责问道,她可知他找她找得有多累!但费尔只是倚着跑车大喘气着,一脸傻笑地看着他。本想再问的他,看见了后头追来的流氓,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社会,流氓真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连称呼都改了,“您是我的再生父母。”磕头。拜托!我有那么老吗?天少想着。

“好了!走吧!我们都去整容!一定要整得像老大这么帅!!!”变老大了?

“好!!!整容!!!整容!!!~”气势大振,一呼百应。天少心想:“烈焰堂”完了!

“谢谢你!”等他们走了后,一场“滑稽戏”也随之落幕了,女子道谢道。

“举手之劳。”天少看清了对方,高挑的身材,紫红色长发,白皙的肌肤,迷人的眼睛。艳富不浅啊!~(真是老天偏心啊~)看来现在流氓的眼光倒是不错,准备离开。

“你可以送我回家吗?”

“我不是司机,自己叫出租车吧。”

“我没钱。”

天少从钱包中抽出了几张100元,塞入了女子的手中。

“你不怕我再被人欺负?”

“你不怕我也是个坏人吗?再见。”

“呜~”女子开始哭了,路人纷纷将目光投了过来。看什么看!之前她被流氓欺负时怎么不看?!明显欺负自己长得帅嘛!~

“你今天是缠定我了对吗?”

“对啊。”微笑。

上了车,“你住哪里?”

“你叫什么?”

“没必要知道,以后我们不会再见了。”

“我叫苏芳,就是黑红色的意思。”女子不顾他的拒绝。

“送到你家后,我就会忘了。你住哪里?”

“……樱廷修道院。”

猛地刹车,“樱廷……修道院?!”天少再一次仔细地打量这女子,有什么过去吧?!

“怎么了吗?”

“不,没什么。”继续开车。“……那里对于背景好的孩子是个照顾倍佳的乐园,而对于像我这样的小孩就是被逼训练的地狱……”这是费尔的描述,到底是怎样的地方呢?

“到了。”天少停下了车,眼前是一个宏伟的哥特式建筑,门牌上写着??樱廷修道院,里面有一个很宽敞的花园,偶尔走过一两个修女,但大多数时间都是冷冷清清的。“……在里面,开心吗?……”

“……”

“我的意思是……就是……有没有人强迫你做什么?”

“呵呵~住得不错,强迫不强迫就看自己的意愿了。”

“恩?”

“谢谢你,……我们还能不能再见?”

天少看了看她,“希望不会……”

“会的,”女子抢过天少的话,笑着道,“一定会的。”跑开了。

天少怔怔地看着她那远离的背影,自言自语??如果再见的话,你也许又是个不快乐的人了。许多事,不接触,也许认为自己的生活也是快乐的,但了解到别人的,就会有对比了,开始胡思乱想了,就如先天的瞎子要比后天的瞎子来的快乐一样,不想再呆在那个小小的格子中,不想再做井底之蛙了,想去看看天,看看海,看看世界,看看自己不了解的……就会有羡慕、嫉妒、讨厌与恨。

天少坐在车里,凝视着修道院,迟迟没有离开。真想进去看看。天少下了车,走了过去,却被一个修女给拦了下来,“对不起,先生,您有什么事吗?我们这里不接待男宾。”对了!修道院里全是女人,自己怎么可以进去?不过镭不也住在这里,的确有问题啊!~

“不好意思,打扰了,但我想见我朋友,她叫……苏芳。”对不起那位小姐了,名字先借用一下了。

“苏芳?”对方的脸色有些奇怪,“我们这里没有这个女生,您请回吧!”

“没有?不可能啊!她今天约我来这里见她的。”天少仍不依不饶,心想:绝对有问题。

“也许是别家修道院,您搞错了吧。”没有给天少反驳的机会,把他“赶”了出去。

天少的性子可没人受得了,他要做的事,十头牛也拉不回。他有意绕到了修道院的后方,找了个偏僻一点的角落,从外墙翻了进去。小心地躲过了几个修女,走进了一幢楼。

他在三楼晃来晃去,这里好像是住房,不像女生宿舍的那一种,豪华得和他家有的一拼。明明记得刚刚这里是楼梯,怎么没了?凭天少的智商这还不会把这记错。走道中没有一人,而那明晃晃的灯却混暗地照着,一些看不懂的名画在灯光下显得格外阴森,真是奇怪的地方!

但天少并没有害怕,更是若无其事、大大方方、堂而皇之地走马观灯,浑然忘却了他是个偷入者的身份。走道的两边还放着一些瓷器、古玩等,虽然他不懂这些东西,但曾在报纸上看过,这些应该都是失窃的古董宝藏,在走道的尽头,他还看见了那个“移动的水银”,那么这些画的来历也一定不简单吧!了不起啊!~不禁地笑道。

这里是尽头了吗?但为什么楼梯怎么也找不到了?好玩!天少看着前方的墙,用手推了推,并没有发生什么事,但天少却仍呆呆地看着、想着,墙上的瓷砖有几块不和谐地过深,再用手顺次地推了推那几块,突然墙不见了,回头,也不是刚刚的走道了,感觉有些奇异,猛地抬头向上看,是刚刚的墙与走道,还有那消失的楼梯??不断地移动着。

这里更为混暗,不时地传出一些恐怖的哀号,声音有些熟悉,参杂着些什么,地上可以隐约地看见一些血迹,斑斑驳驳。沿着血迹向前走着,并不知道哪是尽头,哀号声更加响彻耳膜,更为熟悉。一扇门,不加装饰的,声音从内传出,只有哀号。这声音是……天少突然想到了什么,想推开门看个究竟。伸手,用力。

怎么回事?这里竟是他翻墙的地方,是修道院的外面了。看来是不想让自己进去,算了,走吧!

天少开着车仍在外面晃着,手机音乐响了,一看,是金妍的号码,没有接,铃不停地响着,好似知道有人故意不接,犹豫了一下,算了,接起。

“喂!金妍,什么事?”

“你干吗不接我电话?”

“有什么事吗?”不管对方的质问。

“没事不可以打给你吗?”

“啪!”天少直接关了电话,不是很礼貌吧,(他一向没什么礼貌。)但他现在只想静静,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烦什么。

“Iwanttochangetheworld……”音乐铃又响了,(连电话铃都那么霸气。)他没接,就一直响着,烦了,又接起,“什么事?”

“你今晚陪我吧?”仍是金妍。

“恩……我今晚必须赶计划书,应该整晚都会呆在公司吧!”

“那……明天再做,不行吗?”没有回答,金妍也了解那是不可能的,天少是个工作狂。

“就这样吧!”

“你知道我在哪儿吗?”金妍的语气明显投露着她有些生气。

“我赶时间,不聊了。”再一次没有绅士风度地关机了。其实金妍想告诉他,她现在就在天乐集团,但她又想,天少知道又怎么样,他这个天生的少爷根本不会有愧疚,他会撒谎已经很好了,很给她面子了。

“Iwanttochangetheworld……”又响了,天少这次可没有再犹豫,立刻接起,“我说了我很忙,金妍!”

“你很忙吗?”是费尔的声音。(还算好不是金妍接,要不气死,谎都可以撒得这么理直气壮!)

“对,很忙。”

“我不管你忙不忙,立刻过来接我!”

“为什么?”天少最讨厌别人命令他了。

“因为……我……不知道怎么回天家了。”

“什么?!你迷路?”

“差不多吧!~”

天少真的很想说,怎么去的就怎么回来,但想了想还是算了,现在已经是5点了,这丫头总发生点他意想不到的事,再这样下去,就快有心脏病了,“你在哪儿?”

“不知道。”三个字足已让天少吐血。

“不知道?!”

“废话!知道就不叫迷路了。”猛地刹车,差点撞上前面的卡车,真是有逻辑推理啊!~让他想起儿时不交作业,秃顶老头问他为什么不交,他理直气壮地反问道??没有做,怎么交啊?差点把那老头气得心肌梗塞发作,现在突然体恤起那老秃顶了。

“好,那你告诉我,那里有什么建筑物或一些标志性物体。”

“……有几棵树,有些房子,有条大马路,还有我站的电话亭。”拜托!这叫他怎么找,哪里不是这个样子的?他突然开始相信一句歌词??漂亮女生没大脑。(那句歌词好像应该是??谁说漂亮女生没大脑吧?![详情请见蔡依林的《爱情三十六记》])

“说得再清楚点!”

“有酒吧、电脑房、夜总会、舞厅、招待所、HOTEL……”这不是夜市嘛!她怎么会在那种地方?“还有什么**什么的,那里是做什么的?”

“我知道了,你站在电话亭里不要乱走,还有那**招待所千万别进去,有什么人叫你,也别跟他走,知道吗?”

“知道,我不是小孩子,你还没回答我,那个‘**’到底是……”

“你别管!!!”挂了电话,(他今天要把反绅士进行到底了。)天少快气死了,竟问他**是做什么的?!给女人**的地方她都会有兴趣,还说自己不是小孩?看来得快点,这丫头好奇心旺盛,可别真的进去了。但是国内夜市这么多,怎么找啊!~

等到天少找到费尔的时候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也不算是找到的,是费尔自己冲出马路撞到他的车子。(幸是他已准备停车,要不明天报纸的头版头条就是??天生的少爷谋害亲妻,16岁少女成为车下亡魂!)

“喂!你怎么回事?”他走下了车责问道,她可知他找她找得有多累!但费尔只是倚着跑车大喘气着,一脸傻笑地看着他。本想再问的他,看见了后头追来的流氓,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社会,流氓真是猖獗啊!~)他一下子感觉全身的血直冲脑子,不顾三七二十一冲了上去,与四五个大汉打了起来。

“别打了!救命啊!”费尔看情形不对,大叫了起来。但别搞错,她不是为了天少,而是为了那群被打趴下的流氓,再这样下去会出人命的。不过周围看白戏的路人可不会体恤她的心情,也许是因为平日被这群流氓欺负够了,又或许是因为天少那张脸长得太漂亮了,看帅哥打架实在是太爽了(事实说明是因为后者,围观者几乎都是女生),都鼓掌而起,还不时有人叫好,就差献花了!

天少终于发泄完了,停下了手,走出了人群。(相信明天报纸的头版头条将会是??少总在夜总会门口,为争一名女子,与流氓大打出手!)

天少在离开夜市不远的地方停下了车,这里很安静,他放松了全身靠在了椅背上,眼睛透过玻璃看着远方,在想着什么。为什么呢?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冲动?什么也没发生不是吗?费尔也不是自己什么重要的人,关自己什么事?可是他清楚地了解,不是!不是!不是这样的,他受不了她被人欺负,受不了她受伤害,他受不了。

费尔觉得车中的气氛很奇怪,他不知道天少在想什么,可她觉得自己……为什么天少上去打人心里会那么高兴,为什么会想对着这个高傲的男人撒娇?她只不过是在演好一个“假的天家三少奶奶”罢了……

“你去夜市做什么?”他生气了,她知道。

“Secret!”嬉笑道,得来一个白眼,在这种时候还是别惹他的好。“找工作。”

“找工作找到夜市去了?你知道那里都是些什么人吗?有自尊、有教养、有大脑的女生都不会往那里跑!(换言之,就是费尔没自尊、没教养、没大脑)我如果晚点到,会发生些什么事!你想过没有?!”

“不是什么也没发生吗?”天少直直地瞪着她,吓得她把后半句话给吞回了肚子??不都是因为你来了那么晚!“你也知道我未成年,能干的工作也只有到酒吧做歌手了。”

“……你,天家还养得起。”

“天少,我叫你‘老公’你还当真啦!你别忘了,我是假的!假的天家三少奶奶。”

天少突然脸色发白,皱起了眉头,“那你到天乐集团来,我安排份工作给你。”

“天乐集团?”一阵寒光在费尔的眼中一晃而过,但却没有逃过天少的眼睛,“你没搞错吧?我从小就训练乱七八糟的怪东西,连小学都没上过,更别说什么高档文凭了。”

“我让你去你就去,说这么多干嘛?!”

“霸道!”费尔嘴里骂道,心里却再一次凸显了那两个字??傻瓜。

“恩?”

“啊!我是说我好饿……还有,那个‘**’到底是干什么的?”

结果,聪明的广大读者可想而知了,不必我多说了吧!~(打我做什么?!费尔叫道。)

第九话桃色绯闻

今天是费尔到天乐集团的第一天,所有人都用奇怪的目光看着她,不时地听见些不能在面前说的切切私语,费尔并不介意,因为这一切的发生都在预料范围之内,谁叫她一没文凭,二未成年,三未经面试,就直接到这所有白领所向往的“天堂”来了,而且她还做的是收入在副经理之下,业务总管之上,天乐集团总经理??少总的秘书。这个职务很荣幸地被所有媒体一致誉为“幸福座位”,原因有二:1、钱拿得爽快。在天乐集团做少总的秘书工资高得要命!(竟在总管之上,不知为何。)2、视觉享受。天少长得太帅,一边工作拿钱,一边欣赏帅哥,岂不乐哉?在现今社会还有比这两点更吸引人了吗?回答是肯定的??没有!而费尔就这样不费吹灰之力坐上了这个“宝座”,怪不得一进来都是三角眼呢!不过她现在还不知道这一切不单是因为这个。

天乐集团的总公司一共有112层楼(安全措施是绝对保障的)豪华的高科技现代公司,每层楼几乎是一个部门,每个部门都有最好的管理机制,一切设备一应俱全,而且每层楼的装潢设计都是有各自的独到风味,让人不得不惊叹其壮观。天乐集团的工作人员都是在研究生的学位之上,当然也有破例,但绝对与费尔的情况不同,都可以说是各个领域的权威人士,所以在这里工作的人平均年龄在35岁左右,当然也有许多年轻的被人誉为天才神童的人,而费尔的工资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