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逼婚99次:追缉大牌暖妻
逼婚99次:追缉大牌暖妻已完结

逼婚99次:追缉大牌暖妻

来源:落初作者:秦慕慕标签:言情,武侠,战神主角:江婉韩君

主角叫江婉韩君的小说是《逼婚99次:追缉大牌暖妻》,它的作者是秦慕慕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你之前有个未婚妻,这是真的嘛?”由于是背对着韩君少的关系,江婉并没有看到韩君少的脸色一冷,有些难看。“听说,还是个电影明星,叫什么……江什么的,她长的好看吗?韩总裁怎么没带她一起来法国啊?”女人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西装笔挺的韩君少,一身浑然天成的高贵,在人群中顿时鹤立鸡群,他绝美的容颜,嘴角噙着淡淡的笑容,吸引着一众名媛的爱慕目光。

江婉并不惊讶这样的他,韩君少从来不缺少欣赏者,按照跟南宫钺的约定,她现在只能远远的望着他。

她的表情尽数的落进南宫钺眼中,某人酸酸的开口,“他就那么好看?”

江婉回头,配合他的语调,使劲的回了一句,“那要看跟什么人比了,跟你比,那是的。”

南宫钺的脸上果不其然暗沉了一下,他抬起酒杯,哼哼的抿了手中的香槟,算他没问。

酒会,无外乎就是一派觥筹交错的景象,三三两两的人分成各自的小组,各自交谈着。

江婉看到韩君少被几个身姿绰约的女人包围着,眸色沉了沉,身后,南宫钺走了过来,目光停留在远处韩君少的身上,开口对江婉道,“我们现在可以过去了。”

江婉点了点头,想来南宫钺已经准备好一切了。

想起自己跟南宫钺打的那个赌,江婉心中开始有些瑟缩了,步伐显得缓慢了下来。

“江婉,你在害怕什么?”

“我才没有。”她白了他一眼,平复着呼吸走上前去。

江婉,南宫钺他们走向的是韩君少的背影,所以,韩君少并不能看到他们。

江婉的步伐停在了一米开外的地方,那个位置正好可以将韩君少的话听的一清二楚,南宫钺站在江婉身边,将她的神色轻而易举的纳入眼底。

起初,他们聊的只是一些很寻常的事情,随着一个女人的加入,她娇柔的开口问道,“韩总裁,我听说,你之前有个未婚妻,这是真的嘛?”由于是背对着韩君少的关系,江婉并没有看到韩君少的脸色一冷,有些难看。

“听说,还是个电影明星,叫什么……江什么的,她长的好看吗?韩总裁怎么没带她一起来法国啊?”女人按着南宫钺的要求又再追问了一句。

韩君少脸上溢出一抹危险的表情,他看着提问的女人微微一笑,“这位美女,你开玩笑了,我根本没什么未婚妻,你说的什么人,我也不认识。”

“额,那韩总裁看来是我误会了……”

身后的话江婉再也没有听进去,她离开,头也不回,原来,她在韩君少眼中是这样的,什么都不是。

江婉知道那个女人是南宫钺安排的,但是关于韩君少的回答却是没人逼他的,那个女人的问题只是将韩君少心中的所思所想带了出来而已。

她跟南宫钺的赌,她输了!她跟韩君少怎么也是在一起一年过,虽然这一年,他们什么都没发生过,但是韩君少对她表现的深情,那不是演的,转眼间,只剩了一句我不认识她!

南宫钺跟着江婉走出来别墅的大门,“现在可以安心呆在我身边了?”

江婉此刻什么都不想说,突然有种被抛弃的感觉,心中翻覆,面对南宫钺带着嘲讽的声音,她回头,“南宫钺,我想清静一会儿。”

江婉是背对着南宫钺的,南宫钺收敛了脸上戏谑的表情,恢复正色道,“江婉,我只是在提醒你一个事实,韩君少并不爱你,你与其心中惦记着他,不如看看眼前人。”

江婉回头,迎上身后的那一抹深沉的目光,她缓缓的走向了南宫钺,清澈的笑着,“南宫钺,你的意思是我可以相信你吗?”

南宫钺都来不及猜想,江婉脸上的那一抹笑容意味着什么,南宫钺就勾住了她的肩膀。

“当然,你可以相信我。”南宫钺轻抚着江婉颤抖的背部低声说着。

不远处有脚步声越来越近,江婉一把推开怀中的南宫钺,然后跑出几步,清澈的脸上已经换上惊恐万分的表情,她用流利的声音喊出声,“救命,谁来帮帮我?这个男人要非礼我!”

远处的脚步声快速的跑了过来,是两个卷曲头发的外国人,一看见江婉可怜兮兮的模样,忙替她挡在了南宫钺的前面。

“拜托,帮帮我!我根本不认识这个男人!”

“小姐,你放心,我们会帮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外国人上前,询问着正用阴暗目光看着江婉的南宫钺。

江婉想这是她唯一的逃跑机会吧,趁着外国人缠着南宫钺的时候,她逃了,像只惊慌的小兔子,身影快速的隐入了黑暗之中……

————

夜深沉。一轮浅月悬于夜空,夜空星星很少。

黑色的跑车驶入已经沉静的别墅,去市区的时候,是司机开车的,回来的时候,则是南宫钺亲自开的车,一路上,江婉体验到了什么是飙车带来的颠簸感。

她是逃了,可又被南宫钺给抓了回来,这个变态的男人,竟然在她的衣服上安装了**。

一道刺耳的刹车声,穿透了黑夜。

车门被哐当一声关上,南宫钺阴沉着脸下车,开了后车座的门,一把将跌撞的昏昏糊糊的江婉拉了出来,而后很快的拉她进了别墅,上楼,进房间。

这其中,江婉一直在努力挣扎着,只是南宫钺的手劲大的惊人,她根本就逃脱不开。

南宫钺几乎是将江婉扔上床的,江婉吃痛的喊了一声,一股无名的火在南宫钺的流窜着,这个女人竟然想逃!!!

江婉直起身子看着居高临下俯视自己的男人,她的一双眼里似乎含着几丝晶莹。

南宫钺一把攥起她的下颚,让江婉看到自己的愤怒,“江婉,这样玩是不是很好玩?我说了,你赌输了,就没有逃跑的权利!听不懂我的话?”

江婉抿着唇,眼中的泪水有要落下的趋势,她努力的克制着,看着南宫钺并不说话。

该死的!又是这样的眼神,南宫钺扬起了手,江婉下意识的闭起了眼,不做无谓的挣扎,如果,南宫钺要发泄怒火教训她的话,她根本就不用还手,还手也只是自讨苦吃。

想象中的巴掌没有落下……

江婉眼中的色彩近乎灰败,空洞,找不到焦距,她闭合上眼睛,身体放弃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