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灵异> 阴阳时差
阴阳时差连载中

阴阳时差

来源:落初作者:幽夜繁星标签:灵异,末世,女婿主角:萧云孙膑

主人公叫萧云孙膑的小说叫《阴阳时差》,是作者幽夜繁星创作的灵异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恨不得抽自己一耳光,瞎认什么爹!等等……这身体主人姓萧,这家人姓刘,难不成自己是个上门女婿?可是这小磨人精,二十还不到吧……萧云这个凌乱……“哈哈!这孩子从小就和你亲近!”一个略微有些发福的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滨市是沿江而建的城市,分江南和江北两个大区域,江南人口密度极大,江北相对而言就少了许多,所以开阔地带,总是适合建富人区的。

江湾庄园,滨市最奢华的临江别墅区,每个别墅都有一个独立的巨大花园,在这里,居住着滨市最富有的人。

经过一个别墅花园时,萧云忍不住多看两眼,那台齐柏林没在,看样子,老太岁还没有回家……

“你在看什么?”小磨人精似乎注意到了萧云的视线,开口问道。

“没……没什么……”

车很快开入了一个花园停下,车费59块,小磨人精掏出了一张红色毛爷爷,司机下意识地掏出40块找零,毕竟能住在这里的都是大富大贵不差钱。

“喂!少找了一块!”小磨人精声色俱厉道。

司机诧异地看了小磨人精几秒,从小夹子里取出一块钱递给小磨人精,两人下车,出租车一脚油门绝尘而去,只想尽快离开这伤心之地。

小磨人精吐了吐舌头办了个鬼脸:“想占本小姐便宜,哼!”

萧云看着小磨人精愣了愣,这小妮子,这出身还这么节约……

“瞅什么瞅,菜都凉了,还不快走?”小磨人精横了萧云一眼,扭头就走。

“爸爸,妈妈,我们回来了!”

人没进屋,小磨人精就冲着房间内喊着。

“呦!诗雅和小腾回来了啊?”一个带着眼镜,看上去40多岁的男子迎面而来。

萧云纠结了几秒,才艰难地从嘴中吐出来一个字。

“爸……”

“陈叔叔!”

萧云:“…………”

小磨人精:“…………”

小磨人精转过头来,用一种见鬼的表情看向萧云:“你刚刚……说什么……”

陈叔叔哈哈一笑,朗声说道:“老刘啊,你看我和小腾这么多年没见了,他还记得以前管我叫过干爹呢!哈哈哈!”

萧云心里在数马,恨不得抽自己一耳光,瞎认什么爹!

等等……这身体主人姓萧,这家人姓刘,难不成自己是个上门女婿?可是这小磨人精,二十还不到吧……

萧云这个凌乱……

“哈哈!这孩子从小就和你亲近!”一个略微有些发福的男人走了过来,满脸慈祥的微笑,看向萧云。

“小腾,回来了?”

简简单单的一句问候,萧云却听出来对方发自内心的关切,不由得替萧腾感到高兴,又有一些愧疚。

“嗯,对不起,酒吧有点忙,太久不回来了……”萧云讪笑道。

“跟爸爸那么客气干什么?快来,饭菜都好了!”

四人坐在餐桌前,晚餐很丰盛,这对于已经饿了两天一夜的萧云来说,无疑是最大的礼物了。

这时,一位中年妇女端着一坛热汤走了过来,女人看上去四十多岁,虽然有些皱纹但仍然能看出来这位年轻时候绝对是大美女。

妇女放下坛子,慈祥地看着萧云:“小腾回来啦!”

有了刚刚的教训,萧云决定不再嘴贱,只是微笑看着妇女。

小磨人精用筷子怼了怼萧云的胳膊:“喂!你傻啦?怎么不和妈说话!”

萧云:“…………”

好吧,我继续去数马……

“诗雅,不准跟哥哥没礼貌!”父亲故意嗔怒道。

诗雅吐了吐舌头,萧云如蒙大赦:还好……是哥哥……

萧云硬着头皮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复着父母的各种问题。

“小腾啊,这么久没回来,是不是处朋友啦?”

“啊?啊……没……”

“小腾啊,这么久没回来,是不是酒吧生意忙啊?”

“啊?啊……是……”

“小腾啊,下个月你过生日,记得回家啊!”

“啊?啊……好……”

萧云直感觉自己在刘家这几个小时,比几个世纪还长,不过萧云还是有收获的:萧腾是自幼被刘家从孤儿院收养的孩子,而自己这便宜父母对自己也是十分关照。

生日家庭餐终于在尴尬的气氛之中结束,萧云已经懒得去记自己究竟数过多少匹马,总之,家人还有自己那个便宜爸爸没让自己太难堪。

一家人的晚宴以及吃蛋糕环节结束,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在萧云的坚持下,家人没有强行留着他在家里居住。

“萧腾!下次再见到我不准装作不认识我的样子!否则我打掉你的牙齿!”小磨人精挥舞着粉拳,龇着小虎牙威胁道。

“诗雅,不准欺负哥哥!”父亲瞪了小磨人精一眼,故意做出一脸严肃的样子,小磨人精吐了吐舌头便仰着小下巴看着萧云。

萧云无奈,打了声招呼,便往门外走去,却在门口被父亲叫住。

“小腾啊,我知道你要强,但别硬撑着,你那酒吧生意怎么样我还是知道的,有困难就和爸爸说,不要总把自己的身份挂在心上。”父亲语重心长地说道。

“好啦,远山,不早了,别让小应在下面等太久。”母亲嘴里对父亲说着,眼睛却一直看着萧云。

萧云点了点头,便离开了别墅。

一辆750已经停在门口,打开车门便坐到副驾上,看向身边的司机,司机看上去三十多岁。

萧云礼貌地打了声招呼:“应哥。”

司机愣了愣,随后便笑出声来:“对对对,还是哥这个称呼好,叫叔太老气!”

萧云不说话了,又开始数马去了。

车开得很快,萧云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应司机聊着,原来自己这个爸爸是做餐饮的,算是滨市餐饮前几号的人物了,自己那个酒吧便是父亲原来的产业。

“刘总真的拿你当亲生儿子一样啊,否则怎么会把太平大街的那个房产都划到你名下!”应司机似是和萧云很聊得来,“无意间”竟然说出了一个巨大的秘密。

“我名下?”萧云有些疑惑地问道。

“呃!”应司机似是注意到自己失言,便不好意思地说道:“也对,当时划给你的时候,都是刘总运作关系一手操办的,你不知道也正常。

既然都说了,那再告诉你点也无妨,你回去看房本就知道了,上次刘总去的时候,把房本放在了你三楼卧室的床头柜的最下面。”

萧云一路没再说话,不知是惊叹于父爱如山,还是想着其他什么。

十一点五十,萧云回到了酒吧。

应司机见萧云走进酒吧,便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刘总,信息我已经透漏给小腾了。

嗯。

嗯。

可是刘总,我总感觉今天小腾有些不对劲。

好。

好的,知道了,刘总早些休息。”

挂掉电话,应司机看着仍然亮灯却冷冷清清的酒吧,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父爱如山啊,小腾,你可不要辜负了刘总的期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