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医魂
医魂已完结

医魂

来源:微小宝作者:风雨白鸽标签:言情,都市,神医主角:

独家完整版小说《医魂》由风雨白鸽所编写的都市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医魂,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习一下五禽戏的动作。 周末很快过去,叶飞回到学校,崔松同学没有来上学,听说他家里人办了转学。 叶飞打了人这是事实,就算班主任想帮着叶飞说好话,但学校还是给了他一个大过处分,叶飞却不在乎,主动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平常叶飞不是住师父家就是住家里,一天一夜没回家而已,并不引起老娘的注意,正好明天星期六不用上学,也就跟着师兄一路去师父家了。

师兄先找个地方把车停好,这才下车带着他徒步上山,叶飞几次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师兄看不过去了,笑呵呵的说:

“放心有我在呢,如果师父打你的话我拦着点,保证打不死你就是了。”

这话说的叶飞是心里咯噔一下,同时也产生了最坏的打算。

两人走了多久不知道,怎么走进师父家的也不知道,师父看见叶飞第一眼,就没好气的问:“在外面跟人打架了?”

今天这一关是躲不过去了,叶飞一下就跪在地上,一脸歉意的说:“师父,我对不起你,你交给我的书让我同学给撕坏了,师父,你打我吧。”

说完叶飞就磕头,保持着动作不起来,一副负荆请罪的做派。

师父愣了愣,师兄急忙说:“其实没大损伤,就掉了一页,回头我找人能修好。”

“瞧你这没出息的样子,起来,别跪着丢人现眼。”师父没好气的进屋了,叶飞忍了半天也没反应,不解抬起头,看见师父拿了一个煮鸡蛋递过来说:“在眼睛周围滚滚,去血化淤的。”

“师父!”叶飞接过鸡蛋一脸的感动。

师父看着叶飞盯了他很久,没好气的说:“书被同学撕了,你就跟人打架了是吧,但愿你能打得过。”

叶飞急忙说:“我打了他们好几下呢。”

师父也没继续追问打架的事,让叶飞起来揉眼睛,然后自顾自的进屋去了,师兄也跟着进屋去了,留下叶飞自己在外面手足无措,说实话,师父要是打他一顿吧,他心里还能好受点,可师父不言不语的最吓人。

没多久师父出来了,也不知道师兄跟师父说什么了,师父走到叶飞面前说道:“按照同龄孩子的身高来看,你长得有点矮了,打架有些吃亏,我教你一套好东西。”

叶飞顿时来了兴趣,急忙问:“师父,你要教我什么?”

“俗话说,医武不分家,大夫除了要治病救人,也要学会养生,这武术就是最好的养生之道。”师父背着手说:“从古至今,有中医就有武学,当年华佗流传下来一套拳法,名叫五禽戏,后被形意拳改编,但万变不离其宗,五禽戏就是学习五种牲畜的形意拳法,练熟以后让你身体轻盈灵活自如,而且还有养生的功效。”

“这么神奇。”

“这只是其一。”师父又说道:“我还会一套已经失传的气功,名字叫八段锦,这套气功是古老的导引术,与少林八段锦和太极八段锦不同,我们练得这套气功,是为了针灸所用。”

“针灸还能用气功。”

师父板着脸说道:“这是当然,同样是针灸同样的治病又同样的穴位,有的大夫一针扎下去就见效,可有的人扎几天几百针也不见效,知道为什么吗?”

“不知道。”叶飞摇头回应。

“因为,现在的中医,很少有人会八段锦这套引气的功夫了。”

“这么神奇,师父快教教我。”

师父突然板着脸看向叶飞,“教你五禽戏没问题,但八段锦不能现在教你。”

“为什么?”

“你要拜师成为我的徒弟之后,我才能教你真正的八段锦。”

“好吧。”叶飞颓废了,“那就等我拜师之后您再教我吧。”

“来来,我先教你五禽戏。”师父把叶飞带倒院子中间,先摆出一个很古怪的动作,说道:

“《后汉书·方术列传·华佗传》记载:吾有一术,名五禽之戏:一曰虎,二曰鹿,三曰熊,四曰猿,五曰鸟。亦以除疾,兼利蹄足,以当导引。体有不快,起作一禽之戏,怡而汗出,因以著粉,身体轻便而欲食。普施行之,年九十余,耳目聪明,齿牙完坚。这话你明白什么意思吗?”

叶飞一边学一边操练:“明白,大概意思是,五禽戏分为5个种类,有虎、鹿、熊、猿、鸟,可以去病,可以健体,可以引导,身体有不舒服的时候,练一套就会出汗,常年练能活九十多岁,耳不聋眼不花,牙齿完整。”

“是这个意思。”师父继续慢慢移动,“所有古传中医,为了行针治病,都要练习五禽戏,可现在很少有中医大夫练了,主要是大家都以为,针灸靠行针就能治病,其实他们不理解行针的目的,邪气过盛则衰,自身正气不够,哪能驱除病魔。”

“还有这个说法?”叶飞跟着师父一举一动,听上去感觉天方夜谭似的。

师父不动了,站稳身形说道:“你不信?”

“我信呀。”

师父让师兄进屋把针灸拿出来,拿出一根针展示给叶飞看,“所谓的引导,是要透过身体直刺病原,除了手腕的力量,还有气的扶持,看好了。”

师父抬手照着桌子一扎,一根银针就这么轻轻松松的穿透实质的木板桌。

“神了!”叶飞看呆了,趴在桌子上翻来覆去的看银针刺穿的桌面,师父背着手说:“当引导之气练精通后,就可以把气用在针上,在行针的时候才能事半功倍。”

叶飞拿起一根针,尝试着照着桌子一扎,银针,见过的人应该知道,这针很软,遇见阻力针身就弯了,叶飞扎了这么一下针身就弯的不能再弯了,连桌面木板都没扎坏,更别说扎穿透了。

师父背着手再拿起一根针,突然说:“灵枢·官针中,九针之宜,之后你来接。”

叶飞想了想说:“各有所为;长短大小,各有所施也,不得其用,病弗能移。意思是九针的形状、用途各异,据情选用,方可去病。”

师父这才拿着针展示给叶飞看,“这个是九针中最常见的毫针,针身,针把,拿着针把行针,通过左右撵转刺破皮肤,这是基础行针,但凡你见到中医大夫,把着针身行针刺破皮肤的,这种大夫多半都是没功底的外门医生,他们这种人就算当一辈子医生,也等不了大雅之堂。”

“把着针身和针把行针也有区别啊。”今天叶飞才算明白,原来针灸还有这么多说法呢。

他拿出一根毫针,在手背合谷穴扎了一下,可一用力针身就弯了,根本就扎不进去。

叶飞又拿着针身试了试,居然一下就刺破皮肤扎进去了,师父在一旁没好气的说:“行针之道重在引导入体,医者要是连基本的行针都不多加练习,除了投机取巧之外,你说他们在医术上能有什么作为。”

叶飞想了想点点头,难怪现在中医这么不被看好,除了中医大夫水准欠佳之外,真的是没别的说法了。

“行了,知道怎么回事就行,针先放下,你先把五禽戏学会,每天多加练习,等你正式入门的时候多多少少能在体内练出一些引气,到时候等你入门之后,我再教你八段锦,你练个十年八年,等正式行医你就懂了。”

……

此后叶飞像是着了魔一样,除了背书之外,只要有时间就练习一下五禽戏的动作。

周末很快过去,叶飞回到学校,崔松同学没有来上学,听说他家里人办了转学。

叶飞打了人这是事实,就算班主任想帮着叶飞说好话,但学校还是给了他一个大过处分,叶飞却不在乎,主动从班级中间的位置,去了最后一排最后的一个坐位,还是我行我素的不跟同学交流,自顾自的看着自己的医书。

也因为班级打架事件过后,叶飞的名声算是在同学们之间传开了,特别是他那句,“惹我可以,谁碰我的书我就杀了他”,就因为这句话,同学们都在暗中讨论,叶飞看的到底是什么书看的这么入迷。

也是打人事件过后,班主任开始观察叶飞,不得不说,别看叶飞不学习光看医书,但学习成绩一直在中游徘徊,这让老师们都很意外,每门成绩都非常平均,刚好够及格,没有一科是挂科的。

一次,班主任实在看不过去,趁上课的时候站在叶飞身边说:“就算你看再多的医书,学习成绩跟不上不也是没用吗。”

叶飞淡然道:“成绩好有什么用?为了考大学吗?可大学生这么多,真正的中医有几个?要不是我师父非得让我上学,我早就回家专心学医去了,哪会天天来学校耽误时间。”

这句话说的理直气壮,也把老师气坏了,撂下一句,“下课去我办公室。”

下课,叶飞如约来到班主任的办公室,叶飞端着架子义正辞严的问:

“有事吗老师?”

老师板着脸说道:“我看你上课不听讲,考试还能及格,你要是把所有心思都放在学习上,以后一定能考个一表大学,我之前查了一下你的入学成绩,全校第一进的咱们学校,你这么好的天赋不好好学习不是浪费了吗。”

老师越说越生气,“这样,我跟你打个赌,你给我看看病,只要你能说出我得了什么病,我以后就不管你上课看课外书。”

叶飞嘴角刚露出笑容,老师又说:“但如果你说的不对,从今以后上课不准看课外书,全心全意学习,要想看也行,考个全班第一我就让你看,怎么样,你赌不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