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都市> 是凤凰不是野鸡啊喂!
是凤凰不是野鸡啊喂!连载中

是凤凰不是野鸡啊喂!

来源:七悦作者:诶呦喂标签:都市,武侠,女婿主角:傅萱容,黎君皓

《是凤凰不是野鸡啊喂!》是诶呦喂写的一本仙侠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是凤凰不是野鸡啊喂!》精彩章节节选:缝间溜走。门轰然一声被强行推开。玉瑾面色阴冷的看着空旷的屋内,床褥上一只灰色的‘山鸡’正歪着头看向她。“王妃娘娘!您若再乱来,微臣便不客气了!”侍卫当下恼了,用刀鞘重重的砸在那小丫鬟的手腕上,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黎君皓还没回来,玉瑾竟是又过来闹。

这王妃也太烦人了一些,怪不得黎君皓不喜欢啊!

“王爷出去了,娘娘请回吧!”守在门口的侍卫眉头紧皱,看着张牙舞爪的玉瑾,心中十分厌烦。

“你少诳王妃娘娘!”身后新换来的丫鬟依旧飞扬跋扈,“那小狐狸精分明就在里面!王爷今日去喝酒,回来了免不了要受那狐狸精的蛊惑!出了事你担得起吗!”

侍卫厌烦的将那丫鬟推开,“王爷自有王爷的想法,还轮不到你教!”

“你!”那丫鬟眼睛瞪得老大,刚想冲上前去,就被玉瑾拉开,温声训斥道,“我不过进去看看,你这也要拦着吗?”

“王妃娘娘,王爷有令,任何人没有他的命令,也不得入内。”侍卫依旧没有半分要通融的意思。

玉瑾冷了脸,当下冷哼一声,推开那侍卫便强行闯了进来。

那侍卫赶忙去拦着,却也不敢真的动手怕伤着王妃。

傅萱容安静的躺在床上,看着地上最后一丝阳光从窗缝间溜走。

门轰然一声被强行推开。

玉瑾面色阴冷的看着空旷的屋内,床褥上一只灰色的‘山鸡’正歪着头看向她。

“王妃娘娘!您若再乱来,微臣便不客气了!”侍卫当下恼了,用刀鞘重重的砸在那小丫鬟的手腕上,顿时,便砸的她哭喊起来。

傅萱容伸了伸自己的小爪子,吃醋的女人真可怕啊。

但玉瑾就是再吃醋,也不会和一只鸡一般见识,见着屋内没人,便转身离开了黎君皓的院子。

侍卫转头看见那灰孔雀也是吃了一惊,微微一愣,便上前将它抱了起来,随后放到了院子里的草丛中,“饿坏了吧,自己找虫子吃吧。”

我他.妈.的真想打爆你的狗头!

看着那温暖的屋子被他锁了起来,傅萱容瞬间炸了毛,气急败坏的蹦起来,挥舞着大翅膀,一双小爪子就像锋利的小刀,不由分说的对着他一顿乱抓。

侍卫被打的莫名其妙,却也不敢伤了王爷的爱宠,只得一路乱窜,躲到了角落里,表情十分委屈。

不是说孔雀通人性吗,怎么这么凶啊!

【系统】:威严+10,奖励孔雀特征更加明显。

傅萱容解了气,威风凛凛的抖了抖头上越发漂亮的翎羽,趾高气昂的走出了屋子,当下竟是没人敢拦着。

她按照记忆,溜达着去了今早发现春桃尸体的河边。

河边青草茂盛,可能是由于刚刚发生了命案,所以刚刚暗下了天,周围便没了人影。

傅萱容谨慎的看着周围稀疏的草丛,之前又下过雨,也多亏了她现在是孔雀,眼神竟是比做人的时候不知道敏锐了多少。

河边的石头上满是青苔,十分的滑腻。傅萱容一个不小心就险些滑了下去,好在还有一双翅膀,扑腾了半天,又爬了上来。

若这春桃当真从这周围走过,脚上不可能不沾着任何东西,这里一定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那春桃必然为他杀,随后又被伪造成了自杀。

傅萱容一双小爪子跑得飞快,几步便走到了桥上,在春桃可能坠下的位置反复打量,终是在一处不平滑的石楞上发现了一块布料。

她的小黑豆眼微微眯起,这布料十分粗糙,且是深蓝色,不可能是春桃身上的。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她小心翼翼的将那布料藏在了一旁的石头下面,身后却突然传来了一声咂舌。

“哎呀!我说怎么少了一只野鸡,还当是让黄鼠狼掏了去!原来竟是跑了!”

傅萱容头上的翎羽瞬间就炸开了!猛地转过头,厨子又肉又厚的手掌已然快要掐住了她的翅膀。

她猛地向下冲去,那厨子瞬间扑了个空,险些从桥上栽下去,不由得更是恼怒,嘴里骂骂咧咧道,“小畜生!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白天的敌人是黎君皓,晚上的敌人是厨子,傅萱容觉得生活真是太心酸了!

厨子来势汹汹,傅萱容灵敏的东躲西藏,终是在几个转弯后甩掉了他。想不到她平生第一次被男人这么热烈的追,只是想要拿她炖汤。

看着周围陌生的院落,傅萱容这才发现,自己误打误撞,跑到了黎王府的后门。

夜色渐深,天上竟是又开始飘起雪花,傅萱容抖着爪子,正想着该怎么回去,就看见后院的大门被猛地被撞开,而后一阵刀光剑影,黎君皓竟是与一名黑衣人打了起来。

傅萱容几乎惊恐的要飞了起来,后院僻静,两人打的不可开交,刀剑的声音在寒夜中回荡,却也没有一名侍卫发现。

黎君皓似乎是喝了酒的,那刺客招招致命,几乎将他逼到了角落中。傅萱容刚想离开,就听着脑海中的系统炸了锅一般。

【系统】:紧急任务!救下黎君皓!若任务失败,则形态定格。

形态定格?!那她不是一辈子都是这孔雀的样子?!

傅萱容当下就急了,这比要了她的命更让人难以接受!

那刺客头脑清醒,眼见黎君皓腰际有一处破绽,当下便将刀砍了过去。

哪知下一秒,手腕上就传来锥心似的疼痛。一只灰色的孔雀,好似发了疯一般的呼扇着翅膀,尖锐的爪子用力的抓挠着他裸.露在外的肌肤。

黎君皓眼神微眯,手上挽了一朵漂亮的剑花,重重的一剑,刺中了那人的肩膀。

那刺客吃痛,向后退了一步,飞快的消失在了夜色中。

傅萱容依旧炸着毛,显然已经打红了眼,张牙舞爪的就要去追。

“穷寇莫追。”黎君皓冷着脸,低头看了眼那灰孔雀,随后,在它求表扬的目光中,面无表情的倒在了地上。

傅萱容傻了,伸出小爪子碰了碰他的肩膀,走近后,才看清黎君皓的后背上,竟然有一道二十公分长的伤口,正汩汩的涌着鲜血。

等第二日黎君皓醒来时,他正躺屋内的床上,轻轻一伸手,背上的伤口便扯的生疼。

玉瑾在一旁哽咽,哭的十分投入,连他已经醒了都没有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