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总裁> 狼性总裁的专宠
狼性总裁的专宠连载中

狼性总裁的专宠

来源:网络作者:舒小骨标签:总裁,都市,校园主角:苏音果贺宸

豪门总裁新书《狼性总裁的专宠》是舒小骨所编写的豪门总裁小说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苏音果贺宸,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该也不会做的太出格。想到这里,苏音果将头纱放下来遮住自己的脸,静静等着婚礼开始。“各位先生,各位女士,大家好,在这阳光明媚,欢声笑语的日子里,我们迎来了贺泽先生和苏音果小姐幸福的结合……”可惜苏...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半个月后,帝都最大的礼堂里,正在进行着一场盛大的婚礼。

不愧是掌握帝国大半权势的贺家公子结婚,礼堂布置的十分隆重,更有无数身份尊贵的客人到场祝贺。

“泽~你干嘛要跟那个臭女人结婚,难道你不爱我了嘛……”

“小妖精,本公子怎么会不爱你呢?这不是老爷子非要逼着我娶了那个女人嘛~等过段时间本公子玩腻了,一定一脚踹了她,让你做我名正言顺的太太。”

“泽~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你……你可一定要来娶我啊,泽……泽……”

双手提着婚纱,苏音果不耐烦地靠在门口,听着化妆间里那对狗男女的对话。

她低头看了眼手表,离新郎新娘入场还有不到十分钟时间,也不知道贺泽那家伙能不能结束。

不过好歹也是贺家人,今天又请了那么多的达官贵人,就算再不靠谱,贺泽应该也不会做的太出格。

想到这里,苏音果将头纱放下来遮住自己的脸,静静等着婚礼开始。

“各位先生,各位女士,大家好,在这阳光明媚,欢声笑语的日子里,我们迎来了贺泽先生和苏音果小姐幸福的结合……”

可惜苏音果想错了,婚礼进行曲都响起来了,贺泽还是没有出现。

怎么办?

难不成要取消这场婚礼?

不行!

要是这场婚礼取消了,贺家要是反悔不替爷爷洗刷冤情了怎么办?

苏音果银牙一咬,决定今天就算贺泽不出场,她也要一个人把婚礼流程走完。

“……现在,让我们大家以最热烈的掌声,有请两位新人登场!”

教堂里,掌声雷动。

苏音果抬脚,正准备一个人走出去的时候,却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沉稳的脚步声。

她还没来得及转身去看,垂在身侧的手已经被人握住了。

“跟我走。”

男人低沉冷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好冷的声音,跟冰块一样,似乎与自己在化妆间听到的不太一样。

苏音果侧头看了一眼,隔着朦胧的头纱,只看到身边的男人高大挺拔,侧身站在自己身边,完全看不到正脸。

苏音果和贺泽只见过几面,想着大概男人在做那档子事的时候与平时的声音是有些不同的,也就没有再细想。

总归还算靠谱,没有放自己鸽子,苏音果很欣慰。

她忍不住回握了一下男人的手,低声安慰道:“还好,总算没有误了吉时。”

男人脚步一顿,面色一沉,眼神冰冷地扫了眼苏音果。

苏音果只觉着全身一冷,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这男人生气了?

难不成是自己说错话了?

也对,要跟自己不爱的女人结婚,不管是哪个男人都不会开心的。

苏音果有些担心,深怕贺泽一个不高兴当场悔婚。

好在他倒是没有再说什么,紧紧地握着她的手,步履稳健地向会场内走去。

刚踏入会场,苏音果听到教堂里响起一阵窃窃私语声。

“咦~奇怪,新郎怎么好像有点不太对……”

“是啊,好像不是……”

“你们也觉着……

那些宾客的话还没说完,就见走在红毯上的男人冷冷地扫过全场,眼神如狼一般凌厉狠辣,刹那间全都住了嘴。

出什么事了?

苏音果犹豫了一下,正要停下脚撩开头纱瞧瞧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就感觉身边一冷,教堂里瞬间恢复了平静。

“不要停,继续走。”

男人冰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带着不容置疑的强势霸道。

走就走,反正不管出了什么事都有贺家顶着,她才懒得操心呢!

苏音果心里嘀咕着,跟着身边的男人走到神父面前。

“贺先生,你愿意娶你身边的苏音果女士为妻,无论疾病与健康,贫穷或富裕,美貌或失色,顺利或示意,你都愿意爱她,保护她,并在一生中都对她忠心不变吗?”

“我愿意。”

男人语气虽冷,却带着几分郑重其事。

要是刚才没在化妆室里看到贺泽偷腥,说不定苏音果还会为他认真的态度感动一下。

可惜,她现在听到结婚誓言,只觉着要是男人的誓言能相信,除非母猪能上树!

“苏女士,你是否愿意嫁给你身边的贺……”

“我愿意!”

还不等神父把誓词念完,苏音果已经不客气地打断了神父的话。

那个被打断的神父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语气有些奇怪地提醒她:“苏小姐,你回答的这么快,难道就不再考虑一下……”

“不用考虑,我苏音果做的决定从不后悔!”苏音果霸气十足地打断神父。

反正她嫁给贺泽是为了救爷爷,又不是真的爱上了贺泽,根本就不需要考虑。

“那好,现在我宣布,贺宸先生和苏音果小姐结为夫妻,两位可以交换戒指了。”

贺宸?

苏音果有一瞬间的迷茫。

和她结婚的不是贺家大公子贺泽吗?

难不成是她记错了自己结婚对象的名字?

苏音果皱着小脸,伸手想要掀开了挡在自己面前的头纱。

谁知,头纱刚撩了一半,腰已被一只大手扣住用力一拉,身体撞入一个散发着寒气的坚硬怀抱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