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重生> 邪王溺宠
邪王溺宠连载中

邪王溺宠

来源:奇热作者:火炎儿标签:重生,都市,官场主角:

热门小说《邪王溺宠》由火炎儿所编写的重生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邪王溺宠,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就没见过比你恶毒的女人,别听她胡说八道,立即处死这贱人!”丁侯府的壮汉手持棍棒,面上泛着阴冷的笑向明如月围攻过来,恶意满满,明如月手握成拳,脑子里转着两个解决办法,是先打一场再反转呢,还是打一场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路上锣鼓宣天,明如清坐在新轿后面的小轿里,面上带着喜嫁娘的娇羞,好像今天是她嫁人一般,过了今天,那属于明如月的一切,可不就属于她了吗!

马上就行,马上就让这碍眼的蠢货消失了!

本应绕大半个京城转一圈的喜队,实际上以最快的速度走近路而行,所以没过多久,喜队便停在了新郎官丁侯府门前。

喜婆还没说什么,人群中一道呼天抢地的声音响起:“不!如月,你不能嫁给丁世子,你是我的人啊!”

本来围观喜事看热闹,不自觉面带笑容的百姓,全都错愕的看向从人群中挤出来的人,这人穿着普通的布衣长袍,相貌倒算周正,但是比起一身红色喜服,显得风神俊美的新郎官丁安,却是天差地别。

此时这个男子快步奔向新轿,一路上没有人阻拦的冲过去,揭开新帘就要拉明如月出来:“如月,咱们不嫁人,你爱的明明是我,为何要委屈求全嫁给别人,你忍心让我伤心吗!”

丁安黑沉着脸走过来:“明如月怎么回事!你竟然早跟人偷情有染,还敢嫁来我丁侯府,谁给你的胆子敢给本世子戴绿帽子!”

明如月还没说话,那男人便“噗通”跪倒在地上,面上凄苦:“丁世子,求您成全我跟如月吧,我们两个两情相悦,早就互许终生,我本想着等考取功名,便上门迎娶她,没想到如月……”

“啊……这……这不是刘公子,二姐你们不是……”这时明如清走过来,看到跪地的男人,受惊过度的以帕捂嘴,瞪大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而她这副熟人想见的样子,更是认证了那所谓刘公子的言论。

顿时引起现场的哗然大波。

“什么,这伯府的二小姐,怎么如此不要脸,早跟侯府公子有婚约在身,竟然还暗地里勾勾搭搭!”

“哼,确实是个不知羞耻的贱人,听那意思,她不止暗中与人勾搭,见这刘公子没能耐,贪慕虚荣的还敢舔着脸跟侯府公子成亲,她能是什么清白人!”

“简直无耻,简直是无耻至极!”

丁安此时向前一步,冷着脸森寒看向,正缓缓走出新轿,被崔妈妈带人扑满厚重妆容,看不清全貌的明如月,转眼又看向一边面上担忧的明如清道:“明如月你敢不守闺德贞洁,让我丁安受辱人前,我丁侯府无福消受你这样丧德败坏的淫妇,今天就当着老百姓的面,我丁侯府打死你这个水性扬花的贱人,给大家一个警醒!”

“来人,给本世子打!”

明如月看向丁安,那一双眼睛明明明亮而清澈,透亮的似乎能看透世间的污秽,然而正是因为这样的通透,当她看向丁安那一刻的冷然,让丁安感觉自己脖子似乎被一双冰冷的手,无形的缠缚住一般,带着一种窒息的惊惧。

然而下一刻,丁安却是涛天怒火,明如月这个无盐的蠢笨丑女,凭什么敢这么看他,简直是找死!

幽幽清冷的声音响起:“丁安,这人我根本不认识,你只听他一面之词,便要定我了的罪?你到底有没有心与我成亲!”

丁安闻言却一愣,明如月不该被毒哑说不出话吗,怎么会没事!

明如清眼眶含泪,不忍心又不得不站在正义角度指责道:“二姐,你与刘公子的事,我早就说过瞒不住……你……你想怀着身孕嫁进丁侯府,实在是……”

“什么!这明如月简直太恶毒无耻了,凭什么让丁世子当这个便宜爹,这个人尽可夫的贱人,快打死她!”

“啊啊啊,简直气死我了,怎么会有这样丑恶无耻的女人,简直是丢尽女人的脸!”

那群百姓顿时怒气冲冲,指着明如月咒骂,而那喜婆与明如清对看一眼,急道:“哎呀,这可怎么办才好,吉时就要到了,出了这样的丑闻,这婚事……”

丁安哼了一声:“这等无耻的女人根本不配本世子,倒是伯府上四小姐明如清纯真善良,吉时不可改,本世子宣布,休掉明如月这个不守妇道的贱人,改娶伯府四小姐明如清!”

说罢看明如月的眼神泛带恶毒:“明如月不守妇道,乃是南昭国女子的耻辱,这等人尽可夫的无耻之徒,本该浸猪笼,但为了以儆效尤,现在当场杖毙,上!”

“慢着!”明如月孤身而立,面上带着浓浓嘲讽:“丁安,你真当我伯府无人,竟敢如此欺辱我!”

明如清急道:“二姐你快别说了,你做下如此丑事,你可有想到父亲,父亲不愿出来,不就是给你留个颜面,你就不要做无畏的狡辩了!”

瞧瞧明如清这好妹妹的话,多么为明如月着想啊,多么诛心的句句送明如月去死啊!

不但婚前与人苟且偷人,怀着身孕要嫁给丁安,做出这事更称不上孝道的为伯府丢脸,想想还真是不死都对不起世人呢!

明如月冷笑一声,突然从荷包里拿出胭脂以及纸张,众人疑惑不解,不一会明如月展开那张纸,朗声道:“丁安,今天不是你休我,而是我明如月休夫在先!身为未婚夫妻,你于我不信不忠,不配为我明如月的相公!”

丁安气的快头顶冒烟,那个被他玩弄于骨掌间蠢笨丑陋的明如月,也敢当众休他,简直不知死活!

“来人,打死这个……”

明如月冷笑:“着什么急要打死我?害怕你跟明如清勾搭成奸暴露吗?”

“姐姐,你怎能血口喷人,妹妹一直尊敬爱护你,你怎么能害我清白!”明如清瞬间眼眶通红,那委屈的模样,真是让人心疼,对明如月的印象就更差了。

丁安怒喝:“明如月你死到临头,还敢攀赖它人,本世子就没见过比你恶毒的女人,别听她胡说八道,立即处死这贱人!”

丁侯府的壮汉手持棍棒,面上泛着阴冷的笑向明如月围攻过来,恶意满满,明如月手握成拳,脑子里转着两个解决办法,是先打一场再反转呢,还是打一场呢!

“哟,丁侯府还真是热闹。”一道戏谑的声音,突兀出现在剑拔弩张的现场,一群黑衣男子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