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武侠> 《寒秋赋》
《寒秋赋》连载中

《寒秋赋》

来源:奇热作者:玄皞石标签:武侠,重生,武侠主角:楚语秋,小秋

《《寒秋赋》》的主角是楚语秋,小秋,玄皞石是该小说的作者,这是一本很好看的小说,推荐给大家,大家不要错过这本小说哦。护着,也只有艳羡,感叹自己命不好。自从跟小秋离开梅家之后,在山谷中居住,对这世俗之情淡泊了许多,今日见到人家的天伦之乐,心中最柔弱地地方似乎被狠狠地揪了一把,而眼中落寞的神情明显地流露出来。小秋在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日黄承武前来求见。“前几天罗氏兄弟到了。他二人听说云庄主的神勇,也是非常敬仰想交结一下,前几日小永兄弟养伤不好打扰,今日听大夫说已无大碍,他二人又托我前来相请,我已备下酒宴,还请二位赏面。”

小秋心里有些不愿,但也不好推辞,便点了点头。

黄承武又说:“其实这几日里,拙荆与犬子也来了。”

“哦?”小光好奇地望向黄承武。

“犬子黄修文投在罗家老大门下,这次也随着师父一起来。我们一家人很久没有见面,他娘知道了,也从平安镇赶过来了。”

小秋笑道:“将军承武,令郎却修文,看来将军本意不希望令郎习武啊!”

“哈哈!”黄承武大笑道:“修文是老夫最小的儿子,他兄长修思从小习武,现在京都司职御林卫。我寻思着习武不是上战场就是远离父母,希望他能留在身边,哪知他是压根不喜读书,只好依着他让他习武了。”

小光又问道:“将军膝下只有这二子?”

黄承武道:“还有一女,是他们的长姐,嫁为安西府尹崔林源为妻,随夫君居于安西府。”说罢叹口气,“也是多年未见了!”

安西府?小光小秋心里同时念了一遍,不正是梅家所在的州府么。

一路上说笑着,二人随黄承武走入大帐,却见里面老少男女满满一屋子人。罗氏兄弟二人及其随行弟子、黄夫人及其贴身侍女,加上几名心腹副将,众人彼此寒喧闲聊着,笑语一片,好不热闹。

黄承武进入后,众人才略安静了些,黄承武便将小光二人一一引见。

罗氏兄弟老大叫罗青山、老二叫罗青峰,二人年纪在四十左右,典型的北方人长相,身材魁武,五官硬朗。

听得黄将军介绍后,罗青山便朗声笑道:“早几日听得黄兄赞叹两位青年才俊英雄豪杰,今日一看果然不凡。”罗青山嗓门较大,语气豪迈,令人顿生亲切之感。

小光也抱拳说:“久仰二位英雄侠义大名,今日得见,幸会幸会!”

“虚伪!”一个脆生生的女子声音地传来。循着声音望去,竟是一美貌少女,撇着嘴,一脸不屑的样子。

罗青峰斥责道:“离儿,不可无礼!”又转向小光二人陪笑道:“小女被娇宠坏了,云兄弟莫见怪。”

“怎么是我无礼?明明是他们无礼!咱们等了这么久,他就久仰久仰幸会幸会这种话来敷衍人!”离儿却毫不畏惧父亲的斥责,不依不饶地说到。

罗青峰作势瞪着眼睛,举手要打,离儿却立刻窜到一中年美妇身后,一点没有害怕的样子。

那中年美妇笑呵呵地说到:“小离儿是等得饿了吧。”

黄承武望着中年美妇对小光说:“此乃拙荆。”黄夫人微微颔首一笑,典雅庄重。

小光连忙作揖道:“有劳嫂夫人久等,心中实在不安。”

那离儿又想插嘴,却被身边的少年扯了扯袖子,便又止了口。

黄夫人说:“听得夫君说二位杀敌无数,立了大功,既是大英雄,便不必拘于小事。”

小光听她说的得体,不但请自己二人勿要不安,又请自己不要怪罪那小丫头离儿,心中也是暗暗敬佩,心想这黄承武福气不浅,娶得如此美丽聪慧的女人。

黄承武指着她身边的少年道:“此乃犬子!”说罢对少年说,“还不叫云叔叔!”

那少年十七八岁,相貌英俊,面目象母亲更多些。少年有些迟疑,小光看起来也比他大不了几岁的样子,要叫叔叔可是有些为难。

小光连忙说道:“叫叔叔太折杀我了,叫云大哥好了。”

黄承武道:“不可!我叫你云兄弟,他怎能叫你大哥?”

小光一怔,心想确是如此。那少年听得父亲所言,倒也大方,行了晚辈礼,恭敬地叫了声:“小侄修文见过云叔叔!”

小光有些尴尬地扶了一下修文,心想自己老了么,都被这么大的人叫叔叔了?

说话间酒席已经备好,众人纷纷落座。军中的将军们一桌,罗氏兄弟的弟子们一桌,黄承武夫妇、罗氏兄弟、离儿、修文及小光小秋一桌。看到小秋随着小光坐在主桌,众人都忍不住看了一眼。

黄承武说:“这位云永兄弟,是云庄主的!兄弟。”他一边说一边看了小秋一眼,小秋微微点了点头。黄承武接着说,“云永兄弟也是云庄的重要人物,武功高强,智谋过人。”

小秋拱手施礼一圈,算是打了招呼。

众人听闻,又多打量了几眼小秋,看他表情清淡,眼神清冷,令人既想亲近,又不敢亲近。

只有那罗离儿又嗤之以鼻地哼了一声,坐在她身边的黄修文悄悄地附在她耳边说了什么,她挑挑眉毛,虽有点不情愿,但却听话的点了点头。

小光心里暗笑,这一对小男女倒是情深意切,而且双方长辈也很满意,只看黄夫人对离儿宠爱的样子便可看出。

一时间杯斛交错,桌上诸人把酒言欢,笑语一片。

黄夫人与儿子久未见面,慈爱之情溢于言表,低声问长问短;黄将军忙着招呼在座的人,但也不时地将眼光投向爱儿。

那罗离儿一会倚在黄夫人怀里扮乖模样,一会又扯着父亲的胳膊撒撒娇,一会又甜蜜蜜地和黄修文咬咬耳朵,加之喝了一点酒,绯红着小脸,显得开心无比。

小光看着看着,心头不禁一酸。他是一个孤儿,从小被梅家收养,作为一个下人,从未享受过父母之爱家庭之乐。小时候看到梅家的少爷小姐被众星捧月般呵护着,也只有艳羡,感叹自己命不好。自从跟小秋离开梅家之后,在山谷中居住,对这世俗之情淡泊了许多,今日见到人家的天伦之乐,心中最柔弱地地方似乎被狠狠地揪了一把,而眼中落寞的神情明显地流露出来。

小秋在一旁分明地看到了小光的感伤,心中也是一片凄然。自己起码还知道父母是谁,如果当初肯忍气吞声继续留在梅庄,经此多年,应该也能勉强融入那个家庭,而小光却是一个被人遗弃的孤儿!

自己虽然命运多劫,但也曾锦衣玉食,享尽荣华富贵,而小光却不过是一个卑微的下人!

小光无语地低头饮酒,连续自斟自饮了好几杯。小秋却是端着酒杯,喝不下去。

“云庄主!”黄夫人柔声唤到。“云庄主莫不是想家了!”

小光尴尬地一笑,心想这黄夫人倒是察言观色善解人意,自己眼里小小的艳羡竟落入她的眼中。

黄夫人微笑说到:“云庄主不必难为情,离家多日,想念家中美妻娇子,也是人之常情。”

黄夫人看小光的年纪二十四五,认为他定已有了家室,才如此劝慰。

小光当然没必要解释,只是说:“叫嫂夫人见笑了!”

黄承武听得夫人此言,想起小光曾经说过的与小秋二人相依为命的话语,便若有所思地望了望小光二人几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