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校园> 缝隙之间
缝隙之间已完结

缝隙之间

来源:追书云作者:木小木标签:校园,灵异主角:唐朝顾亦欢

独家小说《缝隙之间》是木小木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唐朝顾亦欢,书中主要讲述了: “就看一眼!她可是我的好朋友啊……”女孩儿嘟起嘴,卖力卖萌。 顾城有些汗颜。自家小侄女从小就情商低。刚才他已经给她宿舍的几个女孩子录完了口供,得到的答案无一例外不是谴责吴娇娇的为人。对方那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就看一眼!她可是我的好朋友啊……”女孩儿嘟起嘴,卖力卖萌。

顾城有些汗颜。自家小侄女从小就情商低。刚才他已经给她宿舍的几个女孩子录完了口供,得到的答案无一例外不是谴责吴娇娇的为人。对方那么利用和不待见她,顾亦欢反而没有察觉,真不知道该怪谁。

经不住她的恳求,顾城答应放她进去看一样。

不过,就一眼。

顾亦欢在顾城的带领下,穿过墙漆斑驳的大厅,走到楼后的院子里。

院子里是泥土的腥气,以及植物、木头腐朽的味道,顾亦欢无法想象,她就死在这样一个地方。

吴娇娇的尸体被放在她吊死的树底下,女孩儿的脸还没有被白布蒙住,脖子上肿胀的青紫色勒痕触目惊心。

她的左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白色的粉底,细长的娥眉,殷红的嘴唇以及桃花色的双颊……

右脸的苍白与左脸的精致形成鲜明对比。

她身上穿着的是一件青底白花的戏袍,密密麻麻的白色花纹让人浑身不舒服。

顾亦欢刚想凑近再看两眼,却被顾城拦住。

“妾呀么等郎来,郎见那桃花儿开……”

诡异凄婉的歌声突兀的响起,在场的人面面相觑,场面一时诡异的吓人。

“顾队……”张芳菲走上前来询问该如何是好。

张芳菲顾亦欢是见过的,是刑警队的老人了,她小时候去找顾城玩儿的时候,她就经常抱着她逗她玩儿。

在顾城的示意下,张芳菲从吴娇娇的尸体上找到一个伤口,声音就是从那里发出来的。女人的歌声从尸体胸口处得皮下呜呜咽咽的传出。在众人惊惧的目光里,她将尸体上不久前被人用麻线匆匆缝合的伤口割开。

她立即露出吃惊的表情,一阵反胃。

尸体在活着的时候,胸口就被人剜出了一个血淋淋的小洞,迷你MP3就这样被生生植入她的皮下。

顾亦欢眼神闪烁,不知道在想什么,推开拦住自己的顾城,转身离开。

他叹口气,任由侄女离开。

只希望,这场案子顾亦欢不要牵扯进来。

顾亦欢马不停蹄的赶到吴娇娇留下的地址。

随即就出现了她与唐朝自报家门的场面。

“你是说,吴娇娇找过你帮忙?”顾亦欢细长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动,思绪在她大脑里乱成一团。

吴娇娇是不是知道什么线索了?所以才被人杀掉了?

她想不清楚,可是冥冥之中又有直觉,她觉得面前这个叫做唐朝的男人一定能够帮助她,得知这件案子的真相。

唐朝抬眸扫了他一眼,“我没兴趣陪小女孩儿玩过家家。”

顾亦欢随即就被他这句话弄火了。双手往他的檀木桌子上一拍,还没等开口,就听见男人淡淡地说:“这是上好的檀木,拍坏了可是要赔的。”

她双手立即抬起脱离檀木桌,显然被男人突如其来的话吓了一跳。

“介于吴娇娇生前已经付了全款,这件案子我是一定会查出个水落石出的。”唐朝随手在抽屉里拿了张便签纸,龙飞凤舞的写下一串号码,“最迟明天,我会联系你。”

“可……”顾亦欢还想再说些什么,在男人“我请你快走”的眼神中,可了半天也没可出点什么来。

行!为了吴娇娇!她走!

顾亦欢轻哼一声,转身大步走出古董店。

她身后的唐朝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离开的身影。

听刚才这个叫做顾亦欢的女孩儿的描述,这个案子最大的特点,而且贯穿目前所发生的所有的事情的,就是半面妆。

如果还有什么,那么就是那首他只知道一句歌词的戏。

唐朝拿起随身携带的笔记本,将现在所能想到的关键字一一写下来。混乱的线索,神秘的歌词,画着半面妆的诡异女人。

这其中到底是什么东西把他们绑在了一起?

唐朝一个起身,拿起藤椅上的外套,锁好古董店的门就离开了。

“怎么,打赌吗,你一定是有新案子了。”

头发花白的老严头倚在四合院中间的躺椅上,看见唐朝门也不敲的就推门进来,也不着急,笑呵呵的调侃着来人。

“那可不是。”唐朝坐在他对面的石凳上,随性的端起一杯未凉透的茶,就一饮而尽。

老严头眉头一挑,兴趣满满的继续询问。

唐朝也不隐瞒,竹筒倒豆子一般将这件案件的始终全都倾囊相告。

老严头是唐朝初来T市时候的房东,两人都对探案有着莫名的执着,一来二往,就在不知道什么时候,成了忘年之交。

唐朝将写有那句歌词的纸递给老严头,有恭恭敬敬的递上老花镜。

他盯着那张纸上的字迹,笑容瞬间收敛,眉头越皱越深,犹如碰上了一件十分棘手的大事。

“这是名伶周悠的歌。”老严头划亮一根火柴,将纸烧成灰烬。

唐朝是听过周悠这个名字的。是大约四十几年前的一个戏子,卖艺不卖身的清伶,后来因为勾引有钱人家的老爷,被主家太太从楼上推了下去。

死的时候正卸了一半的妆。

“你知道T大那座教学楼为什么废弃了吗。”老严头从躺椅上坐起来,打了个懒腰,“现在的校长刚来的时候,在那里见过不干净的东西,吓得不轻快,怕吓着学生,就封了。”

“不干净的东西?”

老严头笑了。

也不怪唐朝不知道,那件事发生的时候他才刚上幼儿园呢吧。

当年T大的校长新官上任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在晚上从那座教学楼里逃出来,吓得尿了裤子。

后来警方介入,才知道他在那里看到了画着半面妆的女人,唱着歌在楼里游荡,青白色的衣袍让人毛骨悚然。

警方只管人,管不了这等事情,也认为他是精神失了常。

可校长第二天就绝口不提这件事情,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别人再问,他也不肯开口了。

有人猜测他是害怕校长这个位置丢掉,也有人猜测他明白自己是看花了眼,总之这件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周悠当年有个弟弟,现在住在城西东和胡同里,你去问问吧。”老严头捋捋根本就不存在的胡子,提议道,“可是有一样儿,人家家里人没了这么多年了,少问两句就成了。”

唐朝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你说的那个直接来找你的小女娃,叫什么名字来着?”

唐朝说出顾亦欢的名字,老严头脸上的笑纹浮现出几条,不过他暂时还没打算把她警察世家的消息告诉唐朝。

“周记的烧鸡和酒鬼张家的酒。”

这是他们之间的默契。一旦唐朝查案遇到什么瓶颈,从老严头这里得到了线索,就要买这两样东西犒劳老严头。

老严头喜欢这样两样儿,可自己却不去买,倒不是因为他缺钱,而是这两样东西一个在城南,一个在城北,一个来回就要一个小时,老严头家在城南,烧鸡一买回来就凉了。

他第一觉得唐朝能耐大,就是因为他买回来的烧鸡永远是热乎的,那香酥的口感……啧啧啧,直让他老头子流口水。

老严头听他这么一说,一下子乐了,挥挥手示意他赶快去查案。

唐朝也不含糊,很快就坐着计程车找到了周悠的弟弟家。

周悠当年出事的时候只有十八岁,所以满打满算,她弟弟今年也就六十岁。一个六十岁的老人,能记住多少当年的事情?

而且不论记忆力,当年他不过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他又能知道什么呢?

计程车到了东和胡同的巷口就停下了。那巷子太小,车子进不去。

唐朝付了车费正准备下车,这时候司机好心提醒:“小哥,这里扒手多,碰瓷儿的也多,你自己小心哈。”

他谢谢对方的好意。

周悠死后,她弟弟就成了孤儿,因为年纪太大去不了孤儿院,后来一直漂泊着,现如今住在这样一个棚户区,生活贫困到做扒手与碰瓷儿,倒也不令人觉得奇怪。

“大爷,知道有个叫周大成的人吗?”唐朝直直走向巷子里一个糊纸盒子的老头儿。

那老头儿干瘪的吓人,整个人瘦瘦小小的,皮肤又黑,只剩两只浑浊的眼睛突兀的盯着他,像是骷髅一样。

“我就是。”周大成停下手里的动作,不安的打量着来人。

但是眼见着对方穿着考究,满脸的贵气,他又不自觉的换上一副讨好的面孔。

“我父亲年轻时候很喜欢令姐的歌,想为令姐出一本传记。”唐朝满口乱说着,亏着周大成这个人没什么见识,丝毫不会怀疑真的有人愿意为他那因丑闻而死的姐姐出书。

他只觉得,出了书,自己能够获得多少的钱,好缓解一下自己现在的困窘。

“先生怎么称呼呢?嘿嘿……我这里地方小,先生凑活着吧。”周大成招呼他进屋。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他那间小的窘迫的屋子。屋里满是散发着怪异味道的破纸壳和塑料瓶子,周大成打开开关,一只满是灰尘的灯泡发出昏黄的光芒,苍蝇和不知名的虫子嗡嗡的围着它转动。

唐朝明里暗里的套着他的话。

从他的嘴里他得知,当年他姐姐喜欢的男人姓程,他姐姐也不什么小三儿,而是那个男人要娶进家的姨太太,只因为主家太太嫉妒心太强,才闹出了人命。

他没有点破眼前这个无知落后的男人。

四十年前新中国早就建立了,哪里来的什么官老爷,姨太太?

周大成无意之中还说出这样一件事:十年前有人来找他,说是曾经欠周悠钱。那人一下子拿出了几十万。他想也没想的就收下了。

他姐姐当年可是名伶!会借给别人这么多钱并不奇怪。

唐朝在心里呵呵了几声。周悠为人吝啬是人尽皆知,再说了,作为一个清伶,唱到嗓子坏掉,在七几年的时候也挣不了几十万吧?

因此,那个男人反常的行为格外引起他的注意。

唐朝留了假名字与电话给周大成,告别后就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