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将军,夫人的乌鸦嘴又显灵了
将军,夫人的乌鸦嘴又显灵了连载中

将军,夫人的乌鸦嘴又显灵了

来源:追书云作者:福千千标签:言情,穿越主角:李袅袅秦未白

新书推荐,《将军,夫人的乌鸦嘴又显灵了》由福千千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李袅袅秦未白,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赵兰花头还破着呢,看见李袅袅就像是一只炸了毛的斗鸡,往前冲了几步就想拉扯李袅袅。 李袅袅拉着二丫往后退了两步,还好,赵兰花还没冲上来,就被几个村民给拦下来了。 “你想干什么?”李袅袅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赵兰花头还破着呢,看见李袅袅就像是一只炸了毛的斗鸡,往前冲了几步就想拉扯李袅袅。

李袅袅拉着二丫往后退了两步,还好,赵兰花还没冲上来,就被几个村民给拦下来了。

“你想干什么?”李袅袅皱眉,李大柱和赵兰花绝不是什么好人,她一定得和他们撇清关系。

赵兰花左突右闪,始终被几个村民拦住不得前进,气急败坏地说道:“你们拦着我干什么!你们真以为她是萝子吗?屁!她就是我三两银子买回来的,当年你们都看着呢!”

李袅袅虽然听得懂赵兰花他们说的方言,但毕竟不像普通话那么熟练,聚精会神,才能把赵兰花语速加快的话听个七七八八。

刚刚二丫也没把原主的情况说的太清楚,如今一听,才发现原主这简直是惨到没边儿了,居然还是个被拐卖的童养媳。

“从前是从前,萝仆大人已经说了,李袅袅就是我们新的萝子,大柱他娘,你不要再闹了!”拦住赵兰花的一个村民说道。

“我闹?老娘怎么闹了!买这个贱货花了老娘三两银子,买回来却是只下不了蛋的鸡,浪费老娘几年的粮食,我闹怎么了!”赵兰花显然也是个泼皮惯了的人,当场就撸起袖子来往前冲。

眼看着两三个村汉都要拦不住赵兰花,人群之后突然传来一声断喝:“都闭嘴!”

赵兰花浑身一僵,刚刚甚是嚣张得气焰顿时就矮了下去。

众人转过身去,恭敬地说道:“萝仆大人。”

“萝,萝仆大人。你怎么过来了……”

赵兰花尴尬地冲萝仆笑了笑。她脾气冲敢撒泼,村里人没人敢跟她硬碰硬,可萝仆大人不一样,连她也不敢随意出言顶撞。

萝仆走了过来,严肃看着赵兰花说道:“早就跟你说了,如今李袅袅是我们新的萝子,你是想反了村不成?”

赵兰花眉毛一竖,怪叫道:“萝仆,这个贱货怎么能是萝子呢!她,她……”赵兰花眼珠子直转,就在想怎么能把李袅袅拉下水来。

“都说,萝子是极为美貌的女子,是大吉大利,大福大贵的人,李袅袅她顶多是清秀,被我买来的,还是个不详的石女,连个女人都算不上!”赵兰花突然叫道,整个人兴奋异常,“萝祖有灵,怎么能让萝子觉醒在一个连女人都不是的怪物身上!”

周围的人听见赵兰花的话,脸上都有出现了迟疑的神色。

石女不能生育,无法成家,因此不详,这是大家都知道的道理。李袅袅的身份,确实和萝子不太相符啊。

这下,就连萝仆都有所动摇。

李袅袅看到萝仆的神色,心中暗道不好。

她明白自己现在只有坐稳了萝子的身份,才能在这里存活下去。

一旦失去萝子的身份,赵兰花一定会想尽方法将她再次活埋。

李袅袅心中有了主意,瞬间正色:“你闭嘴!石女怎么了,正是因为我是石女,所以才能觉醒成萝子,我……我这是在为萝祖守贞呢!”李袅袅脑子飞速运转,竟然真被她找了个理由。

众人对视,这,好像也有点道理啊。

萝子可必须是清清白白的。

石女,可不就清白嘛。

萝仆一听,果然动容,当即说道:“萝父如今闭了关,暂时不会出来。萝子既然已经觉醒,我想就在这两天,为萝子举行卜授仪式。赵兰花,李大柱,你们不得再纠缠,知道了吗?”

“既然这样,那不如解除婚约吧!”李袅袅一听萝仆的话,趁势道,“萝祖有灵,给了我这样的身体,就是要我保持纯洁,始终如一,咱们一定要遵循萝祖的心意!”

“说得也有道理。”萝仆若有所思。

赵兰花听了可不干。

村里人都被这贱货骗了过去,但她看着李袅袅长大,还不知道这是个什么玩意儿吗,居然敢休了她的宝贝儿子!

她算个什么东西!

赵兰花下意识就要撒泼,可一看萝仆的脸色,又被吓了回去。

萝仆大人她惹不起,那就让那贱人知难而退!

“要解除也行,买她我可花了银子,村里把银子补给我,我就同意!”赵兰花道,觉得自己想了个好主意。

萝仆皱了皱眉,问道:“你要多少?”

赵兰花眼睛一转,张口道:“五十两!”

这话一出,人群炸开了锅。

“五十两?那可够我们不干活生活三年了!”

“就是,你买她才三两!”

赵兰花蛮横道:“我养李袅袅这么久,吃的喝的穿的不用花钱啊?我还是看在大家乡里乡亲的份子上,才忍痛把其他杂七杂八的舍了。不然,五十两可能还不够呢!”

李袅袅心中腹诽,原主在李家过的日子简直猪狗不如,干的活比谁都多,还真没倒贴钱的的理。

也许是太过气愤,腹诽的话不小心说了出来:“漫天要价,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赵兰花吵架可是一把手,听到立刻粗眉竖起,当即就要回嘴。

谁知一张嘴,不知怎么的舌头当真闪了,甚至还重重地咬了一口,疼得她眼泪都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