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爆宠妖妃:将军,求放过!
爆宠妖妃:将军,求放过!已完结

爆宠妖妃:将军,求放过!

来源:微阅云作者:栖栖标签:言情,重生主角:笙歌宁涣痕

主角是笙歌宁涣痕的小说叫《爆宠妖妃:将军,求放过!》,本小说的作者是栖栖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笙歌闻此,笑得花枝招展,手指轻轻划过周裕的胸口,却好似撩起了他心中的欲火,周裕一把攥住了笙歌的手,搁置在胸前,沉吟道:“姑娘的手好冰,我来给你捂捂。” 当下,笙歌笑意更浓,那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笙歌闻此,笑得花枝招展,手指轻轻划过周裕的胸口,却好似撩起了他心中的欲火,周裕一把攥住了笙歌的手,搁置在胸前,沉吟道:“姑娘的手好冰,我来给你捂捂。”

当下,笙歌笑意更浓,那是眼看着猎物成功上钩的得意,她心道:“得来全不费工夫。”

“臭丫头,敢到老娘门前抢客人,你活得不耐烦了。”

一道尖细的女声传来,那便是刚刚将周裕赶出来的女人,群芳楼的飘香姑娘,此刻她身着轻薄的紫纱,期间若隐若现的透出同色的吊带,一对高耸正呼之欲出,模样妖冶性感,难怪周裕对她欲罢不能。

只是,这胡搅蛮缠的模样实在让人喜欢不起来,笙歌撇嘴,“看来又惹上了个麻烦。”

笙歌也知自己的做法坏了规矩,但当下却不能退步。

“姐姐可别冤枉我,公子他愿意去哪,是他自己的意愿,怎能怪我抢客人,要怪也只能怪...群芳楼的姑娘留不住人。”笙歌微笑道。

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但笙歌的笑里藏刀却让飘香火气更胜。

“死丫头,你放屁。”

飘香一边大骂,竟然朝着笙歌冲了过来,她那留着长指甲的手更是直冲冲的奔着笙歌的脸而来,笙歌下意识后退却撞到了身后周裕,她眼中划过微茫,随即脚下一软跌坐到了地上。

“啊!”笙歌轻呼。

随着笙歌的跌倒,飘香原本应该落在她脸上的巴掌,而今却打在了周裕的身上,他的脖颈立刻显出五道血印,周裕吃痛一把推开了飘香。

“啊,公子受伤了,都怪我不好。”笙歌起身,故作伤心的看着周裕的伤痕。

她自然是假装脚软跌倒,这才避开了飘香的攻击,又让周裕挂了彩,也算解了她要出卖色相的憋屈,一举两得,何乐不为。

周裕此刻也发起了火,他上前一把抓住飘香的手腕,大声道:“你还敢动手,跟我去报官!”

“我,我不是故意的。”

飘香摆明是纸老虎一个,周裕好歹也是大理寺的主簿,如今她又伤了他,若真的入了官门,官官相护,她必定吃不了兜着走。

笙歌见状,嘴角微勾,果然,借刀杀人这招,向来屡试不爽,如今飘香自顾不暇,就没心思再找她的茬了。

最终,飘香反倒赔了周裕几两银子了事,而周裕转身便把银子给了笙歌,实则一副大方模样,笙歌却暗骂其装蒜,分明是个穷哔,还楞装大佬。

笙歌带着周裕入了君来院,又贴心的帮他处理伤口,如此善解人意又性感有余的姑娘,周裕倒是第一次碰见,仅仅相识半个时辰,他竟萌生了要为她赎身的心,但也仅是想想罢了。

“笙歌,你我如此投缘,今夜我便定了你吧。”周裕笑道,却是目露淫光。

笙歌心中冷笑,说到底,还不是惦记着那点事,果然色心大过天。

但她脸上却升起一抹红晕,小声道:“今日不行,我天癸已至。”

她不过是为了套出消息罢了,色相卖了就卖了,身子却是不能陪进去的。

周裕闻此也极近无奈,一时没了兴趣,便要离开了,笙歌也不多留,便送他出了君来院,只是玲花碰见这一幕,目光有些意味深长。

“笙歌,既然接客了,打算何时梳头?”玲花正色,她自然不满足笙歌仅仅是陪酒,君来院有一个书寓就够了,况且,笙歌的初%夜可以让她赚一大笔,她更加不想放过。

梳头,便是花楼姑娘开始陪客了,初*夜过后的姑娘,便会把头梳起来,算是一种标志。

笙歌蹙眉,心中更是大骂宁涣痕一万遍,要不是那个家伙威胁,她现在已经离开君来院,哪还需要为这种事情苦恼。

事已至此,笙歌当下只能先稳住玲花,于是她微笑道:“妈妈别着急啊,我可有办法让君来院更加红火,至于梳头的事情,还是推一推吧。”

玲花想起笙歌为碧禾那日设计的掌中舞,心道笙歌的鬼点子多,只要能赚钱,别的她倒是不在乎,只是依旧板着脸道:“别以为我好糊弄,赚不到钱,你没有讨价还价的权利。”

“笙歌知道。”笙歌微微欠身道。

这时,正逢碧禾送沈辞安离开,见此一幕,沈辞安笑道:“这不是那天的姑娘,倒是有性格。”

入了花楼,想保住清白之躯根本没有可能,姑娘的初%夜往往是最值钱的,那些每日寻欢的客人,也最喜欢尝鲜,因此每次新姑娘,都极为抢手。

笙歌以退为进,倒是个聪明的姑娘,加之那日的事情,沈辞安到对她有些兴趣,只是这话到了碧禾的耳朵里却变了味道。

“沈公子喜欢笙歌?”碧禾轻声问道。

沈辞安微笑回应:“倒是个有趣的姑娘,这么久了,竟还没有梳头。”

碧禾眼中闪过异色,没有再说话,沈辞安也只是碰巧遇到才多说几句而已,随即便离开了,但碧禾却心中难安。

近日来,沈辞安对她格外好,她的心底也对其生出了别样的感情,想着有朝一日,他能为自己赎身,而他今日的话,却让碧禾心烦,碧禾暗道:“笙歌,当初我劝你离开,你执意留下,如今便怪不得我了。”

笙歌不知其想法,只觉得疲惫便回了房,碧禾却将玲花拉到了一边。

“妈妈,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说...”碧禾欲言又止,玲花见她这副模样,不免有些气恼。

当下客人还需要招呼,玲花哪有时间磨叽,赶忙催促了句:“有话快说。”

“其实笙歌喜欢那宁公子,她不愿梳头,定是盼着宁公子把她赎回去,若真是那样,妈妈岂不是要吃亏了。”碧禾巧言令色,一副为玲花着想的模样。

玲花微愣,宁涣痕不久前才赎走了云霜,虽然她大赚了一笔,但是长久算来,她还是亏了的,若不是宁涣痕强势,她哪肯放走云霜这棵摇钱树。

如今,君来院的姑娘都姿色平平,全靠着碧禾在吸引着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