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此情欲待流年
此情欲待流年已完结

此情欲待流年

来源:掌中云作者:雪樱标签:言情主角:景澈菡莫缜

主角叫景澈菡莫缜的书名叫《此情欲待流年》,它的作者是雪樱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管家看着眼前破败的楼房,很是担心是不是真的还可以住人。看了看一脸平静的景澈菡,他最终咽回了,劝她搬离这里的话。“谢谢你。”“景小姐,您不用客气,这是我们该做的。”目送管家离开之后,她的心才完全放...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管家看着眼前破败的楼房,很是担心是不是真的还可以住人。看了看一脸平静的景澈菡,他最终咽回了,劝她搬离这里的话。

“谢谢你。”

“景小姐,您不用客气,这是我们该做的。”

目送管家离开之后,她的心才完全放下,她终于从莫缜哪里离开了,再次回到熟悉的地方,突然觉着很怀念。

自从家里面的所有财产被大伯父一家霸占之后,她就从原本属于自己的别墅,搬到了这个有名的穷人区,因为她实在是没有钱租好的房子租,她打工挣的绝大部分钱都拿给妈妈治病了。

回到家,景澈菡洗个澡倒在床上,很快就睡过去了。只有在自己熟悉的地方,她才可以这样安然入睡,而不像在莫缜那里,随时都是提心吊胆的。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之中,她感觉房间外面发出了响声,可朦胧之间的她,感觉这声音时近时远,并不是那么真切,没一会儿又一次陷入了沉睡之中。

就在她的意识再次消散时,一双手突然搂住了她,猛地一下,她就惊醒过来,瞪大了双眼,眼眸中满是惊恐和害怕,下意识的就想要叫出来。

可还未发出声音,她的嘴就被身后的人捂住了。

一直之间,景澈菡开始激烈的正挣扎起来,双脚不停的蹬踹着身后的人。

“别动……是我。”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她提着的心才缓缓的放下来,可弥留在心中的害怕,却还没有退散。

莫缜松开了捂着她的手,放松身体躺在了她的身后,紧紧的环抱着她,十分满足的叹息了一下。

“莫缜,你是不是有病啊,你知不知道我快要被你吓死了。”景澈菡咬牙切齿的说着,真恨不得一脚给他踹下去,可想了想还是作罢。

闻言,莫缜并没有回答,依旧安静的躺着,就仿佛入睡了一般。

见他不愿意理自己,也懒得讨人嫌,闭上眼准备再次入睡。蓦然,一个想法从她脑海中闪过,毫不犹豫的转身,凝视着黑暗中莫缜的脸颊:“你是怎么进来的?”

“撬门。”

“撬门?你……你……你简直就是个强盗,你怎么可以撬我家的门,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是犯法的……”

“闭嘴,你好吵。”莫缜十分不耐烦的说道。

被嫌弃了的景澈菡愣了一下,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气,告诉自己千万要冷静,冷静,不能跟他一般计较。

等理智重新回来的差不多了,她才再次睁开眼睛,看向对面的莫缜。

此时的他,闭着眼,像是睡着了一般。可景澈菡知道,他根本就没有睡,想要继续质问他的心思,不知怎么一下子就歇停了。

也许问了也是白问,还是不要问了。

想明白了之后,她闭上眼睛,重新开始培养睡意,刚才莫缜闹的拿出,把她的所有睡意都给闹没了,现在她都有点睡不着了。

等她刚闭上眼睛之后,原本闭着眼睛的莫缜,却慢慢睁开了眼,眼神十分复杂的看着她,眉头也轻轻的皱了一下,随即有舒展开。

今天,他答应放景澈菡离开,原本想着也就是一个星期,也不会觉着有什么。可是到了晚上,吃不到她做的饭也就算了,就连睡觉……他都感觉好像缺了什么,翻过来覆过去就是睡不着。

从来没有过这样情况的莫缜,想也不想直接开车就来到了景澈菡家楼下。

他到了之后并没有立马上来,而是在车子里面坐了很久。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就直接撬开了景澈菡家的门,反正他并不后悔这样做,也直到重新抱着她入睡,这才感觉到圆满。

景澈菡以为自己会睡不着的,可慢慢的意识就开始陷入了迷糊之中,再渐渐的她什么都听不见了。

听着她平稳而缓缓的呼吸声,莫缜搂着她的手渐渐的收紧,头轻轻的埋入她的发间,问着淡淡香吻,也慢慢闭上眼睛。

翌日,阳光透过窗户,星星点点散落在相拥而眠的两个人身上。

轻轻翻了一个身,只感觉阳光一阵刺眼,景澈菡下意识的拿手遮在眼睛前面。

轻轻颤抖着睫毛,就像一个飞舞的小刷子一样,慢慢颤抖的睁开了眼,光线刺眼,她有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待适应了之后才再次睁开。

这一觉,她感觉自己睡的前所未有的轻松,就好像所有的重担都消失不见了,她不用再担心任何事情。

轻轻挪动身体准备起床时,景澈菡才发现,自己的腰间横着一只手,猛地一愣。

一些记忆,瞬间涌入脑海,她才想起来昨晚上,莫缜撬开她家的房门。

想到这里,她心里就一阵来气,怎么说莫缜也是堂堂的一个大总裁,居然还做撬门的事儿,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醒了?”莫缜沙哑带着性感的声音,从她的声音传来。

原本松软的身体瞬间变得僵硬,尽管他们已经同床共枕一段时间了,可心里面还是没有办法彻底接手他的存在。

许久之后,她才轻轻的恩了一下。

气氛,就陷入了安静之中,静的只能听见彼此淡淡的呼吸声,这样的气氛景澈菡只感觉压抑,甚至都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你不是说答应放我离开一个星期吗?怎么又来了?你难道想出尔反尔吗?”

莫缜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不是。”

闻言,景澈菡原本提着的心才轻轻放回了原地,她就害怕他反悔,她好不容易才争取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她不想就这样浪费了。

“这几天我会住这里。”莫缜霸道的说道,根本不容拒绝。

景澈菡的眼里闪过一丝惊讶,甚至还有一丝害怕,她不知道莫缜在打什么注意。

“莫缜,你放着别墅不住,来住我这简陋的房子,到底想做什么?”

他继续沉默着,并没有回答。

见他不愿意回答,景澈菡也懒得再去追问了,他想住就住好了,只要他能住的习惯,那就无所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