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契约老公套路深
契约老公套路深已完结

契约老公套路深

来源:奇热作者:千代遥标签:言情,总裁主角:苏茉苏言翎

独家完整版小说《契约老公套路深》是千代遥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茉苏言翎,书中主要讲述了:苏言翎回忆了下,对于一个男孩子来讲,满屋子的蕾丝和一院子的玫瑰,太恐怖了……苏言翎没有回答,可是看着苏茉那就要摸到玫瑰的手却又是猛地一拉:“玫瑰有刺!”苏茉没防备的被吓了一跳,而且自己的手还被抓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苏言翎回忆了下,对于一个男孩子来讲,满屋子的蕾丝和一院子的玫瑰,太恐怖了……

苏言翎没有回答,可是看着苏茉那就要摸到玫瑰的手却又是猛地一拉:“玫瑰有刺!”

苏茉没防备的被吓了一跳,而且自己的手还被抓的生疼,牢骚道;“我就是想摸摸花瓣,又不拔下来!”

倒是他大惊小怪了……

苏言翎还欲在说,却又被面前那迎面小跑过来的人被撞了个踉跄……

“小茉啊,我的心肝儿,我可算是把你给盼来了……”

是谁!竟然这般冒失的冲撞上我们的大BOSS……

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拦着,而且苏茉也还挽上了她的胳膊,甜甜道:“既然妈妈想我,那我就住在这儿不走了!”

要是真的住下了也是极好的,她跟这个可爱的婆婆相处,一定要比苏言翎那个禽兽要好的多,苏茉在心里暗想着。

而面前的老人,已经是快古稀年龄了却依旧是身体硬朗着,一头的银发更显慈祥,这个看起来像苏言翎奶奶的人其实是妈妈的,据说是老来得子!

“我当然也想跟小茉住一起了,可是苏言翎那个小兔崽子贼坏了,我行李都打包好了,他就是不让我搬去竹园!”

老太太一身的粉嫩能看得出不服老。

“他不要您进去啊?”苏茉说着没好气的瞪了旁边的某人一眼。

“恩,我像个遗弃老人一样被孤零零的关在门口好可怜,那个小崽子不让我进去!”老太太撇着嘴越说越委屈。

“妈,你够了!”苏言翎那低沉的嗓音淡淡道。

他要是去了竹园,那他的家恐怕就要大乱了,说不定会给他的竹子都披上粉色蕾丝……

“苏言翎?谁让你回来的啊?”

“……”

苏言翎:“不是您大半夜的发消息要小茉带我回来看看的吗?”

有个爱女如命却只得一子的老妈是一种什么体验,应该没有人比他苏言翎更感同身受了吧……

老太太则是一脸嫌弃的撇撇嘴,“我只是客套一下的呀,谁要你真的来了?又没有给你发消息的呀!”

苏言翎则是朝着那个实力坑儿的老妈叹了口气:“以后你要再半夜不睡觉吵我们,那就每个月一次的见面也不要了,以后不再让你见苏茉!”

苏茉:“……”

她知道他是想要让老太太早睡,但是,她什么时候成了他威逼利诱他老妈的借口了啊!

老太太:“凭什么呀,这是我儿媳的呀,你不让我见她我见谁啊?看那个跟你一样整天阴着脸的柯拓呀,还是你那一院子的畜生呀?”

苏茉内心:婆婆,干的漂亮!

苏言翎无奈的摇摇头,带着一丝的心累:“您看我啊!”

“哎呦,才不要,那是要做恶梦长针眼的啊!”

苏言翎:“……”

噗……

苏茉终究还是没有忍住破功了,他们娘俩太可爱了,自己每次过来看他们斗嘴斗可以笑半年的了。

“妈妈,你这样说我老公我要生气了!”看着那一直损苏言翎的婆婆,苏茉假装生气道。

看到苏茉拉架,老太太这才收了收孩子脾气……

“哎呦,好了好了,我不说就是了,也就是你善良才嫁给了苏言翎这个小畜生的呀,那将来都是要积功德的呀!”

苏茉:“……”

您可知道外面有多少女人巴不得来积这个功德的。

苏言翎:“……”

我是小畜生,那我的老爸,你的老公又是……

……

超级大的圆木桌,淡紫色的蕾丝桌布上,一桌子摆满了都是苏茉爱吃的菜,且苏言翎给玫瑰园请的厨子都是世界上顶尖的,有钱都不一定吃的到的佳肴。

光是闻味道都要陶醉了,老太太舀了一勺的乌鸡汤给苏茉,一脸的宠爱:“小茉啊,这个对女人好的啊,多喝些!”

苏茉连忙道谢,然后又夹起来了一大份的菜给她,转而又再看看那个一脸失宠的苏言翎,苏茉也给他舀了一碗:“老公,趁热喝!”

“谄媚!”

抱胸的双手放下,苏言翎一脸苦大仇深的拿起了勺子,一口接一口的乌鸡汤被送进了嘴里……

老太太笑而不语,他这个一向高冷的儿子,可是从不沾跟鸡和猪有关的一切东西的,现在苏茉丫头给他盛上,他倒是喝的津津有味的。

一顿极其丰盛的晚餐就这样在这诡异的气氛下结束了……

餐后,阵阵凉风吹过的别院,一家子都在苏老太太的小别院里晾着,看着老太太小心翼翼的经营着眼前的那些个花花草草。

“你爸那个老公西啊,最讨厌了,平日里送的这些个花花草草,现在他走了,倒是平白给人留着这些个念想……”

这话听着像是牢骚,但是却字字都透着思念。

“小茉啊,你去房里给我拿来剪刀啊。”

“恩?哦好!”

苏茉起身就往别墅里跑去。

一直到看着苏茉那远去的背影消失,老太太这才抚着那束绿玫瑰悠悠道:“这人啊,就像花儿一样,把不好的枝桠修剪掉,好的花儿才能越长越好……”

听出了她这话有旁的意思,苏言翎依旧是目不斜视的直白了当到:

“您把苏茉支走不只是只为了教我种花的吧!”

“小言啊,苏茉是个好孩子……”

老太太回过身来,抓着苏言翎的胳膊苦口婆心到:“每个闺女,那都是人家父母手心里的宝疙瘩,你可要善待人家……”

“……”

苏言翎:“您到底想说什么?”

像是恨铁不成钢般的,老太太拍了拍苏言翎的肩,“有什么话好好说,不能天天打孩子……”

“……”

苏言翎:“谁跟您说我打她了?”

他们之间的关系,虽说只是一纸契约,但他明明都已经快要把她给宠上天了,养个闺女也不过如此吧……

老太太则一反常态,慈祥的脸上忽然严苛了起来:“小茉天天跑上三楼哭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

说他是孟姜女也不过如此吧……

“剪刀拿来了!”适时的,苏茉也迎着春风拿着剪刀跑了过来,低扎的马尾陪着那一身暖意洋洋的装扮,在这透着一丝凉意的夜晚显得格外的舒适。

对待苏茉,老太太依旧是一脸的慈爱,她喜欢这个孩子并不单单的只是合眼缘。行为处事,待人接物,都能看的出来是一个家教极好的孩子。

就比如她现在递过来的剪刀,凡是这种尖锐物品,她总是把安全的一面给旁人,而危险的那一端,却总是朝向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