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玄幻> 将门谋妃
将门谋妃已完结

将门谋妃

来源:奇热作者:吃猫的鱼标签:玄幻,都市,神医主角:云黎羡瑜

小说主人公是云黎羡瑜的小说叫《将门谋妃》,是作者吃猫的鱼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娱乐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半夜,云黎从梦中惊醒,她的眼角还挂着晶莹的泪珠。云黎用手指点了点眼角,指尖是一滴清泪。剜目之痛、烈火焚身之痛她此生难忘,云黎担心她一觉醒来又回到了上一世,但是她现在完好的眼睛还在提醒着她,一切已经重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半夜,云黎从梦中惊醒,她的眼角还挂着晶莹的泪珠。云黎用手指点了点眼角,指尖是一滴清泪。剜目之痛、烈火焚身之痛她此生难忘,云黎担心她一觉醒来又回到了上一世,但是她现在完好的眼睛还在提醒着她,一切已经重新开始了,大错还未铸成!

云黎走下床,她推开窗户,夜风吹进来,云黎感觉自己清醒了不少。

元殊放在窗棂上的手用力地抠进了木头中,指甲断裂,云黎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

云黎看着自己的双手,她知道这一切已经重新来过,她可以改变未来的发展轨迹。可是云黎也清楚,即使是时光倒流,上一世仍然是她心中不可磨灭的伤痛,曾经发生过得事情就是既定的事实,再来一次也无法改变她上一世曾经做过的蠢事。

云黎重新躺回床上,但是她再也没有了睡意,意识只是越来越清晰。

此刻在山上的水月庵中,一个带发修行的尼姑正在庵堂对着菩萨打坐,岁月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任何的痕迹,她的容貌依旧是如云黎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那么美丽。

静阳师太突然睁开了眼睛,她看着菩萨的金像,开口:“菩萨果然是慈悲心肠,那几个孩子的命运不会再那么悲苦了吧?”

黑夜中,只听得静阳师太一声长长的叹息,有些时候,改命也不知是运气,还是另一个人间地狱?

“罢了,贫尼能做的也做了,以后还是要靠你们自己啊……”静阳师太再次闭上了眼睛,如入定一般不再发出任何的声响。

一大早,春意和喜鹊就来伺候云黎洗漱、梳妆。

喜鹊今天格外地安静,一直垂着头,也不说一句话。

“我今日要去给祖母请安,动作麻利些。”闻言,喜鹊正在为云黎梳头的手抖了一下,然后直接扯下了云黎的一根头发。

云黎没有回头看喜鹊,而是在铜镜中看着喜鹊。喜鹊吓得直接跪了下午:“小姐,奴婢、奴婢只是不小心。”

“喜鹊,你身上的味恐怕还未散去,这一个月都不要再进我的屋子,你在外面打扫院子就好。”云黎脸色都没有变,“春意,你来梳头。”

喜鹊不敢反驳,赶紧退出去了。

“春意,这几日你留意着有没有机灵的丫鬟,喜鹊是用不得了。”

“是!对了,小姐,喜鹊一大早就将之前从您这里拿走的所有的首饰全部都还回来了。”

“随她去吧,你看着处置就好。”

春意灵活地为云黎挽了双丫髻,云黎面无表情的脸上突然出现了笑容。春意见了不由地夸赞道:“小姐,你还是多笑笑的好,你一笑,多像个福娃啊!”

“是啊,很像福娃。”春意走到旁边,云黎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她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苏氏住在福寿堂,一大早,大房和二房的人都已经去了福寿堂给苏氏请安。

云黎的父亲云松排行老三,老大云穆的妻子是蒋明珠,夫妻二人很是恩爱,所以云穆没有妾室。蒋明珠育有两子一女,大儿子云樊从军,常年不回家。二儿子云易,女儿云吟。

老二是云挚,妻子陈玉凤,妾室李氏。陈玉凤有一子云和和一女云珂,李氏有一子云城和一女云画青。

一如每日清晨,蒋明珠带着云吟,陈玉凤带着云珂和云画青去给老夫人请安。

当云黎和云峥赶到福寿堂的时候,她站在院子中都能听到里面传出来的笑闹声。云峥听着里面的笑声,他拉了拉姐姐的手:“姐姐,我们走吧。”

云黎自然是明白云峥的心思的,这一扇门隔开的不仅仅是一个空间,而是一家人之间的距离。门内,她们在欢声笑语,门外,她们姐弟二人就像是外人一样。

云黎没有听云峥的话,她叮嘱了几句:“你进去之后只管按照我昨日教你的说,其他的事情你不要管,姐姐有办法应对。”

云峥看着自家姐姐郑重的样子,点了点头。

云黎走上前让丫鬟通报,没过一会儿那丫鬟就走了出来:“老夫人让你们进去呢!”

云黎带着云峥进去,虽然是清晨,但是屋子里还是有些热。屋子里弥散着淡淡的檀香味,窗户开了几扇。

苏氏侧靠在中间的小榻上,正慈祥地看着云黎和云峥。云黎和云峥目不斜视地走上前对着苏氏请安:“孙女(孙子)来给祖母请安!”

“呵呵呵,都起来吧。”苏氏笑的慈眉善目,她看到三儿子的一双儿女还是很开心的,“我昨儿个还在念叨着你们两个孩子,没想到今儿个倒是来了。”

蒋明珠和陈玉凤分别坐在苏氏两侧,在她们下位的就是苏氏的孙女。

蒋明珠生的艳丽,但是她的女儿云吟却没有继承蒋明珠的美貌,模样也只能算是小家碧玉,但是也不差。上一世的云黎就相信了云吟那张无害的脸,最后被云吟背地里阴了好几次,可惜自己居然一直都没有发现。

陈玉凤有一双吊梢眼,看上去有些尖酸刻薄,但是她生的一双儿女都是好模样。云珂生的也算是美丽,但是那是在云黎没有回到云府之前,后来云珂看不惯云黎也是因为云黎长得一张比她还要好看的脸。

蒋明珠和陈玉凤都没有开口说话,云黎知道她们两个人的意思,无非就是想要看自己出丑。但是云黎这一次注定要让她们失望了,云黎带着云峥走上前对着蒋明珠和陈玉凤请安:“云黎(云峥)见过大婶和二婶!”

蒋明珠和陈玉凤都没有想到云黎和云峥居然将她们两个人分辨出来了,但是蒋明珠瞥了一眼云峥,意有所指地说:“峥哥儿如今也12岁了,怎么就随意地来了着内院呢?”

云黎没有说话,她昨日已经想到了蒋明珠会用这个由头来说云峥,所以她早就教了云峥该怎么应对了。果然,云峥走上前恳切地说:“祖母,峥儿当初离开云府的时候也就是一个奶娃娃,从来都没有见过祖母的模样。这次能够回府,也是多亏了祖母的照拂,峥儿就是想要来看看祖母,因而失了分寸,还请祖母责罚!”

蒋明珠的脸色一僵,她早就派人打听过了,这个云黎就是一个木讷的性子,云峥就是一个除了练武什么都不管的人。总之这一对姐弟就是两个蠢货,但是听着云峥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蒋明珠知道这对姐弟不好对付。

苏氏对云黎和云峥这对姐弟心中本来就是愧疚的,这么多年来她从来没有忘记过在山上受苦的姐弟二人,如今听到云峥这么说,她的心早就软了:“峥儿、黎儿,快到祖母这里来,让祖母好好看看你们。”

云黎和云峥走到苏氏的跟前儿,苏氏叹道:“这么多年,真的是苦了你们姐弟二人了。”

“祖母,你这话就说的不对了,他们两个本来就是不祥之人,一出生就克死了自己的母亲,将他们送到山上也是为了云府的安全。若是他们姐弟两人没有问题,三伯怎么会将他们送回青州?”说话的是云珂,她看到云黎的第一眼就觉得不开心。

苏氏的脸色一僵,在她开口之前,云黎却笑道:“珂姐姐说的也是实在,我和峥儿这么多年在山上从来都没有忘记过我们的身份,因此时时刻刻想着我们可不能带着不祥之气回到云府,因此在山上抄录了两套佛卷,都已经开过光了,也特意带回来献给祖母。”

苏氏一听就笑了,在这个时候,很多的人都信佛,尤其是老人。其实最灵验的就是亲手抄录一整套佛卷放在佛堂开光,但是抄录佛卷根本不是一年两年可以完成的事,所以基本上没有人这么做。

云峥想起那两套完整的佛经,他就是一阵心痛。当初在山上,静阳师太为了让他们姐弟二人练字,居然让他们姐弟二人一人抄录了一整套佛经,他们两个人真的是将一书房的佛经都抄录完了。

“是你们亲手抄录的?”云珂有些不确定地问。

苏氏也有些不敢相信,云黎淡淡一笑:“祖母,我和峥儿虽然身在山上,但是心中一直惦念着祖母,我们若是不做点什么,于心难安。”

苏氏在心中微微地叹了一口气,她对云黎和云峥又多了几分怜爱:“黎儿,你在山上这么多年想必也是不少佛经吧?”

“自然是!”

“我这几日喜欢研究佛经,不如你陪我一起看看?”

云黎笑着答应了:“祖母,黎儿回到着云府也没有什么事情做,自然是想要多陪着祖母的。”

陈玉凤没想到这云黎一回来就傍上了苏氏,不由地讽刺道:“黎儿啊,你回府也这么多天了,怎么今儿个才来请安?”

云黎的脸上故作艰难地说:“我和峥儿刚刚回府,府中似乎比山上热了一些,我就想着为祖母做了一个凉枕。可惜我的手艺实在是不行,做了这么些天才勉强做出了一个!”

苏氏一听对云黎和云峥就更满意了:“黎儿,你就是空手来我这个祖母也不会说什么的。”

云黎看着此刻的苏氏,她想起上一世苏氏对自己失望的样子,心中有些感慨。其实苏氏对所有的小辈都是挺好的,但是自己上一世从来不会讨苏氏的欢心,所以苏氏对自己和云峥应该是失望的。

云吟却在这时走上前拉住了云黎的手:“黎妹妹,没想到你们在山上都这么想着祖母,我们这些在祖母膝下长大的孩子都没有你们想着祖母,实在是有愧。”

云黎知道云吟这个人心计很深,此刻说这些话就是想要在祖母面前博关注,想树立一个好姐姐的形象。同时,她也是在提醒祖母,自己和云峥是故意做戏给祖母看,她们几个自小生长在云府对苏氏的感情自然是更加浓厚的,但是云黎和云峥和苏氏还是记事来的第一次见面,怎么就会这么讨好苏氏了?

苏氏虽然疼爱小辈,但是她不是一个蠢笨之人,所以直接听懂了云吟的话。云黎在苏氏继续深想之前不着痕迹地将自己的手从云吟的手中抽了出来:“祖母,我在山上的时候经常会做一个梦,在梦中我总是能看到一个慈眉善目的菩萨,今日见了祖母竟然觉得那菩萨和祖母生的极像。所以一时之间有些激动,还以为自己见到了梦中的菩萨呢!”

苏氏听云黎将自己比作菩萨,脸上立刻就笑开了花。这话若是换了其他的几个孙女,苏氏肯定是不会相信的,但是云黎住在庵堂中,她说梦到了菩萨当然是非常可信的。

春意也在这时将云黎昨天晚上做的凉枕拿来了,春意看着手中的凉枕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小姐居然只用了一晚就做出了一个凉枕。云黎接过凉枕,她直接给了苏氏,苏氏接过凉枕一看,心中顿时就喜欢起来。做凉枕的手艺一看就是很好,居然用了双面绣,在这偌大的青城恐怕也没有几个绣娘可以说自己双面绣的手法比的上云黎的手艺。

其实云黎所做的凉枕只是里面塞了一些薄荷叶,再加上了一些金银花和菊花,菊花是云黎用的去年封存的花瓣。凉枕闻上去是那种比较清淡的香味,手摸上去甚至还可以感觉到一股淡淡的凉意,苏氏直接就枕在了自己身下:“这凉枕做的很好,黎儿,你有心了!”

“祖母喜欢就好。”云黎的眼中闪过一道暗光,上一世她嫁给宗政元之后就苦练绣法,后来京城就传出了云黎的作品,千金难买,宗政元也是用她的绣品收买了很多人心。云黎在山上学习的不仅仅是医术,静阳师太是一个奇女子,她教的云黎琴棋书画不像是一般女子的多情柔弱,反倒是多了几分霸气。

几个人又寒暄了片刻,这才各自回到了各自的院子中。云黎回到了院子中立刻取了一套佛经亲自给苏氏送过去。

当云黎再次回到福寿堂的时候苏氏已经换了一身衣服,苏氏见到云黎亲自将佛经送来有些惊讶:“你怎么还亲自送来?这日头这么晒,可别晒伤了。”

“祖母可是忘了,黎儿说过要帮祖母念佛经的。”云黎说着就把佛经给了苏氏,苏氏看着云黎亲手抄录的佛经,她的眼中闪过赞赏之色,云黎的字迹不像是一般女子的柔软无力,下笔有力,反倒是带着一种飘逸遒劲:“果然是松儿的女儿,将来毕定也是一个女中豪杰。”

苏氏早上说的话也就是开个玩笑,她是真的没有想到云黎会亲自来给她念佛经。苏氏让自己的贴身嬷嬷杜嬷嬷将佛经送到佛堂供着,然后就侧着身子听云黎念佛经。

云黎念佛经并不是一直照着书念,她怕苏氏听不懂,在一些深奥难懂的地方还特意解释了。苏氏越听越有精神,但是她的心中对云黎更加怜爱了,云黎才不过是一个12岁的小姑娘,这个年纪的孩子根本不会懂这么深奥的佛理,更不会有耐心陪着自己一个老婆子念佛经,可是云黎对佛经的理解却比自己更加深。由此可见,这么多年,的确是她亏欠了云黎和云峥。

直到杜嬷嬷传来午膳,苏氏这才发现一上午都已经过去了。

苏氏刚准备坐起来,她有些不适地揉了揉自己的腰。云黎体贴地扶住了苏氏,在苏氏的腰上按了几下,苏氏顿时感觉自己有些酸疼的腰就轻松了一些:“黎儿,你刚刚的手法是可以帮我缓解腰痛吗?”

“是啊,我在山上学了几套按摩的手法,应该能够缓解祖母的腰痛。”云黎没有再多说,但是苏氏的眼中却闪过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