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玄幻> 神羽山战纪
神羽山战纪已完结

神羽山战纪

来源:奇热作者:猪奇骏标签:玄幻,战神,短篇主角:陈神羽千石

小说主人公是陈神羽千石的小说叫做《神羽山战纪》,本小说的作者是猪奇骏写的一本玄幻奇幻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五天,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某人等的可是很焦躁。“母亲我这一穿着的没错吧?”神羽一边收拾一边向母亲寻问,穿衣不是太讲究的神羽这可是第一次穿了很长时间。“很好,很好···都问了不知多少遍了,遗憾没有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五天,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某人等的可是很焦躁。

“母亲我这一穿着的没错吧?”神羽一边收拾一边向母亲寻问,穿衣不是太讲究的神羽这可是第一次穿了很长时间。

“很好,很好···都问了不知多少遍了,遗憾没有成亲的礼服,只能这样了。”栾香微笑着回答。

“哎!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个婚礼也只能不拘泥于礼法了,一切从简。”黄醉剑牵着晴凤走了进来。

“恩,这没办法,离最近的村庄也没有卖礼服的,就照黄人三拜就可以了。”栾香无奈的说道,这可是儿子的人生大事。

于是陈神羽和晴凤依照黄人三拜之礼。一拜,向天叩拜祈求上苍佑护,二拜,向父母叩拜答谢养育之恩,三拜,向对方叩拜感谢以后互帮之情。

三拜之后,自然是大吃大喝,也许是太高兴了,晴凤化高兴为食量,横扫一桌,黄醉剑看的直摇头,晴马也终于吃到了全荤大宴,以前晴凤总是用百香草喂它,晴马却是绝食抗议,晴马又偷偷逮一些动物向晴凤孝敬,晴凤也终于接受晴马是吃肉的存在。

吃完饭,黄醉剑说再见到最近的村庄去大醉一场,栾香也晓得他的意思,终于放下心中的一个心愿,再最后醉倒一次,然后离开这里去追寻一个自己牵挂十几年的人,临走时说明天早上回来一下。晴凤这些年也晓得自己的父亲思念的是谁,虽然不晓得很多,甚至连母亲的名字都没说,但是晴凤明白,一定有一些事很重要,只要找到自己母亲,一切都会明白。

有点伤感的一个下午结束了,晚上吃完晚饭,栾香拉住晴凤说了几句话,便让陈神羽和晴凤去到晴凤房间睡觉。

“刚刚母亲和你说什么啊?”陈神羽一进房便回头问道。

“啊?栾香阿姨,不,母亲和我说,睡觉的时候让你睡我身上。”晴凤有点脸红说道,虽然不晓得为什么要这样,直觉告诉她有点···

“哦···不过床这么大,怎么不能俩个人一起睡,我睡你身上不会压着你吧?不如你睡我身上算了。”陈神羽不明不白的说道。

“这个笨小子,一点都不开窍。”窗外传来栾香微怒的声音。

“啊?母亲你怎么来了?”陈神羽一愣:“还在外面不进来,偷听我们说话?”

“嗯?谁想听你们小夫妻的悄悄话,我只是看看你们,顺便拿点水果给你们。”栾香拿着水果推门进来,刚刚听到暗骂陈神羽是个笨蛋,不过这十几年来从来没有出去过,也没对他说过,这事情不晓得也正常,有时间是要好好教育一下,栾香暗想道。

在这个时候忽然房顶被轰开,屋外漫天的黑云,非常的黑浓,把天空中的月光全部遮挡,大地一片黑暗。“哈哈,终于找到了,你应该是天魔的女人吧?魔尊者请你带上你们的孩子去魔界看看天魔,去不去?”天空黑色的云中传来一阵沙哑的声音,虽是寻问但语气却是不像是容商量的。

“是那时的战魔将!你们怎么可能来这?”栾香从自己的手镯的空间内抽出天凌法杖,这法杖好像是五条不同的魂力实化互相拧绕而成,魂力巨大的惊人,全身迸发出魂神师下阶的气势。

“哦?不愧是天魔的女人,实力还不错。”冷漠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好像也比我强不了哪去。”栾香讥讽道。

“哈哈···要不是我这一段时间找你们耗费很多的魔魂,又没有多少魔魂补充,我几招就能把你擒来,忘了和你说,我们是来了很多人的,多打一可是我们很喜欢的,嘿嘿···你还是和我们乖乖的走吧,当然还有你们的儿子,魔尊者可是要你们娘俩一起,到时如果伤到你们,我们可就不好意思了。”虽说不好意思,但天空的魔魂滚滚而来,压迫之力使得还在发愣的陈神羽和晴凤呼吸都有点困难。

“水!火!雷!风!土!五魂集合,魂之庇佑!”栾香手杖一挥,五魂之力快速集合在陈神羽和晴凤身边,俩人感觉压力瞬息消失,陈神羽感觉他们都是以自己目前实力根本就无法抗衡的存在,只能在母亲的保护下,无能为力的感觉在心中,要是能迸发上次的状态那要多好啊!就能帮助母亲了。

“我们连手擒下她,这里魔魂补充太慢了,速度快点。”天空中的黑云强烈的翻滚,一种沉静的气氛洒满在空中。一道弥漫着强烈的魔魂从空中的黑云冲了下来。

栾香手中法杖,其中一道红色光芒一闪,栾香杖指向天,念念有词,“火焰之漫天!”空气中不断的火魂力集合在法杖前端,凭借天凌法杖的增幅,在天空中狂乱的炸开,天空中出现通红的火光,天空好像被点燃了一样,不断和天空的魔魂摩擦。不仅击散了那道魔魂还把空中魔云炸开了不少,露出星光点点。

“该死的,火魂之力果真也是对魔魂克制不少,不要再私藏了,我们都拿出全部力量吧,不然的话受伤可不好。”天空传来一阵怒骂声,然后天空中魔魂比才出现时更加的强烈,连空气中的凌气都被强行驱散,“哼哼!天空中的其他凌气都被驱散了,我看你还怎么借用,我现在的实力是和你差不多,可是我们是好几个,而你就一个,还是跟我们走吧,不然我们真的不客气了!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你还想再打的话,我可就要违背主人的命令,把你打成重伤老实了,再带回去。”

栾香点头退回魂之庇佑里,天空中魔将看到这样以为她妥协了,也没有继续攻击,这里魔魂少的可怜,能节约则节约,不然回去补充也要耗费不少时间,万一用过度了,实力可是会下降的。

“神羽这一切事都在这个玉简里。你先听我说”百凌一进魂之庇佑里看到神羽焦躁询问模样,从空间手镯里拿出一个玉简,贴在额头,凌光一闪完成了刻印,着急塞给神羽,非常严肃说:“你的父亲被他们抓住了,我这些年来怎么也找不到,这是我唯一去见你父亲的机会,你不能被他们抓着,你是我们的希望,我也预感到这一天的到来,我会送你去一他们查觉不到的地方,等过了一段时间再出来。不要再问时间来不及了!”说完从手中拿出两个石头一样的东西,放到陈神羽和晴凤手中,并帮他们捏碎,看着他们两个身影变淡,天空魔云传出愤怒的吼叫,“敢骗我们!你···你···”天空中魔云剧烈翻滚,各种负面情绪沉静着,好像世界末日一样,突然迸发向百凌她们三个冲过来,阻止传送石的成功。

“看来不让你们看看魂术士能力,你们太自大了!”栾香冷笑到,虽然没有魂力的补充,这是一种魂术士的秘术,法杖虚指向前,天凌法杖爆炸开来,化作五魂之气的光球,深蓝色的水、深红的火、深紫色的雷、深晴色的风、金黄色的土,五魂相生相克,居然融化作一个五彩的光球,虽然只有一个人头大小,但光球四周不断有空间化作虚无,可见其魂力的庞大,魔云对这光球忌惮不已,没敢向前。栾香感觉到身后的陈神羽和晴凤传送出去了,松了口气,微笑着对近处的魔云说道:“呵呵,这个可是我的得意技,五魂之怒。”原本微笑的脸色突然一变,“你们好好尝尝吧!”光球突然极速向魔云冲去,途经空中不断划开空间,黑色的空间裂痕不断出现,像五彩的流星拖着黑色的尾巴,煞是美丽,美丽中却是强大的杀机!

“这下我们几个不要再私藏了,不然的话死了就怪不得别人了!”魔云中魔魂瞬间压缩也化作了一个黑色的球向五魂之怒冲了过去!

一个惊天动地的巨响从两球向撞中暴怒而出!紧接着一股强大魂力四散而出!以光球为中心,横扫方圆十里地!魂力所过之出没有一个完好的存在!

硝烟散去,一群穿着着破破烂烂黑衣的人在焦黑的地上,有的站着有的已经昏倒的躺着,还有一个完好无损在不远处也是已经昏倒的栾香。

“咳咳…魂术士果真强大,要不是我们没魔魂补充,实力下降的厉害,怎么会这样的无措不堪,还差点送了性命。”说着说着又吐了几口黑色血。

这时一个黑色的兵器射向百凌,却被为首的黑衣人扔出的兵器所挡住。“你想干什么?”为首一个黑衣人厉声质问到。

“哼!要不是她,我们能受这么重的伤吗?实力会下降的!我一定要杀了她!”

“蠢货!我们主人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晓得吗?他说要两个人都带来,现在用传送石跑了一个,不晓得在这个大陆什么地方,现在就剩这一个,你再给她杀了,你说主人为了让多年来的宿敌臣服,才让我们抓到他女人要挟他,如果她死了,天魔更不会臣服,你就等着主人的暴怒吧!我们全要死!”为首说完又冷哼了一声,背后的黑衣人身体一颤,大叫自己是蠢货。

在这一群黑衣人谈论时却没发现本来已经昏倒的栾香微微的笑了一下。

“魔梁你带着她,好好看着。”背后一个冰冷的女声应到:“是”

“希望主人看我们这么多年来的忠心上,到时候不要再出差错了,跑了一个,再跑了,我们也活不长了!快把其他的弄醒,我们现在实力大降,已经无法在找那个天魔之子了,快走!这么大的动静会吸引不少人注意。”说完所有人都弄醒了,除了栾香,一群人带着“已经昏倒”的栾香离开,却没发现把栾香抬离时身下的一块不是很起眼的玉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