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灵异> 葬地师
葬地师连载中

葬地师

来源:掌文作者:血糕标签:灵异,官场,末世主角:周岩安琪

独家完整版小说《葬地师》由血糕所编写的灵异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周岩安琪,书中主要讲述了:事。那女人抱起了鬼婴,看我的眼神怪怪的,盯着我手腕看了一眼,急匆匆带着鬼婴远去。夏青也没有去追,跑到我身边,皱着眉头说道:麻烦了,鬼婴这东西比厉鬼还难缠,一旦被鬼婴所伤,恐怕……嗯?你的手腕……...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青年的话让我微微一愣,脱口问道:"那你还往前开?换条路线啊!"

说完之后,我自己都觉得这话有点傻了。

那些黄鼠狼既然从我们离开镇子的时候就跟着了,不论走哪条路,估计都难能摆脱它们了。

"周岩,宗叔说你会一些古符文,是不是真的?"

青年从后视镜瞥了我一眼,说道:"等会不用客气,岭南的那些家伙阴魂不散,你也不想让他们一直跟着咱们到苏城那边吧!"

他这么一说,我有点紧张起来了。

听青年话中的意思,这些跟踪我们的黄鼠狼,应该是跟岭南的某些人有关了!

就在此时,在我们前方,出现了一位拄着拐杖的老人,走在路中间,颤巍巍的迎面而来。

本以为青年会按着喇叭稍微避让一下,但是令我想不到的是,他竟然直接猛踩油门,丝毫没有避让停下来的意思,直接开车朝那个老人撞了过去。

"我靠,你疯啦!"我惊呼一声。

青年根本没有理会我,眼看我们的车即将撞中那位拄着拐杖的老人的时候,那老人突然身影一闪,动作宛若魑魅,完全没有了刚刚那种颤颤巍巍的样子,竟然跑到了我们车顶上。

"砰砰砰……"

车顶上传来了阵阵闷响之声,锋利尖锐的爪子把车顶刺穿了很多的窟窿,紧跟着车顶被掀掉了一大块。

那位拄着拐杖的老人蹲在上面,眸中闪烁着妖异的光芒,狞笑着看着我,那双原本苍老的手,已经变成了毛茸茸的粗壮利爪,直接猛地探身朝我抓来。

经过了刚刚青年的提醒,我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咬破了指尖,在老人朝我抓来的瞬间,我指尖快速划动,散发着微弱光芒的血符从我指尖爆射而出。

"砰~"

那怪异老人直接被炸飞,身上衣衫碎裂,尖锐的痛呼声从他的口中传来,滚落到了路边的草丛中,变成了一只巨大的黄皮子。

那只黄皮子大概有一人高,两只爪子耷拉着,口鼻流血,凄厉惨嚎,恨恨盯着我们,但是没有继续追我们了。

老人们常说,黄皮子记仇,如果不能当场打死的话,以后会有大麻烦的。

这么大的黄鼠狼,明显就是成精了,虽然重创了它,但是它那狠厉的眼神还是让我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我肯定被它记恨上了。

"不错不错!"

青年很淡定的开着车,很是赞赏的对我说道:"如果你能熟练点的话,刚刚或许就能干掉那只黄大仙了,听宗叔说你刚刚接触古符文没几天,有刚刚的表现已经很难得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他有些许的羡慕了!

过了一会,不再有黄鼠狼追踪我们的时候,青年反而把车停了下来,让我跟他下车。

用他的话来说,车上已经沾染了那位黄大仙的气味,早晚会被那些黄皮子找到的,最好把车扔了。

之后,我看到他在车的附近埋下了一些黄纸符,小心翼翼的样子。

随后,他带着我不再继续走大路,而是钻进了旁边的草丛中,一边走一边回头撒一些类似香灰的东西,用他的话说是为了防止岭南的那些家伙跟踪我们的气味。

大概十几分钟后,我们的后方传来了一阵剧烈的轰鸣声,那是从我们弃车的方向传来的。我和青年站在小山头上,眺望那边,那边似乎有人影闪动,仿佛在爆炸中受了一些伤。

肯定是青年埋在那边的黄纸符造成的,难怪刚才他一副小心翼翼的架势。

不理会我怪怪的注视目光,青年对我招招手,说道:"走吧,赶夜路去苏城,希望能彻底的摆脱掉那些家伙!"

走小路去苏城显然近了很多,但是对于体力也是个巨大的考验,他在山路中如履平地,我就有点不行了,气喘吁吁紧赶慢赶勉强能跟上他的脚步。

路上,我询问了很多问题,但是他回应的很少。

我只知道他叫夏青,被宗叔救过,其他的事情一概不知。

翻过了两个山头之后,走了很远的路,凌晨三点多的时候,我们已经来到了苏城的郊外。

跑了大半夜,应该把岭南的那些家伙彻底的甩掉了吧!

正想着的时候,走在我前面的夏青突然顿住了脚步,我差点撞到他身上。

"咋啦?"我气喘吁吁的问道。

他没回应我,眯着眼睛看着前面。

我顺着他的的目光朝前面看去,明亮月光照映下,看到前方不远处一个女人似乎抱着婴儿站在路旁的树下,轻轻的拍着婴儿,似乎在哄婴儿睡觉。

本是一幅温馨的画面,但是大晚上的一个女人抱着婴儿出现在这郊外荒野,就很不正常了。

该不会又是岭南的那批人吧?

夏青给我打了个手势,让我跟着他,避让一段距离,从道路的另一边往前走。

当我们快靠近那女人的时候,她怀中的婴儿突然哭啼起来,声音尖锐,并且还剧烈挣扎起来。

那女人低着头,轻轻的拍着婴儿,柔声说道:"宝宝饿了,宝宝不哭,马上就能吃饭了!"

话音落,那女人抬头朝我们这边看了一眼,幽绿的双眸像是两颗绿色的电灯泡似的,苍白的脸上露出狞笑,朝我们冲来。

夏青冷哼一声,抖手一甩,一张黄纸符飞了出去。

纸符化为大团火光,照耀夜幕,朝那女人笼罩过去。

那女人尖叫一声,口中獠牙暴涨,直接伸出一只手朝那大火球抓去。

她的手,在这时变成了漆黑之色,尺余长的指甲尖锐乌黑,猛地一甩手臂,竟然直接将那大火球抓破了。

点点火星中,她抱着那婴儿已经冲到了我们面前数米处。

夏青面色凝重,手一翻,一柄黝黑的匕首出现在他的手中,直接迎向那个女人。

夏青手中的那柄匕首有古怪,那个女人似乎有些忌惮那柄黑色的匕首,锋利尖锐的指甲和那黑色匕首对撞的时候,会传出沉闷的金属碰撞声。

随着夏青手中匕首挥舞的越来越快,都出现了道道残影,那女人尺余长的指甲不断地被削断,片片黑雾从她指甲处冒出,看情况是夏青占据了上风。

而就在此时,那女人突然把怀中的襁褓朝我这边扔了过来。

"小心!"夏青面色一变,想要截住那个襁褓,但是却被那女人死死缠住。

"宝宝,吸干他的血!"那女人冲襁褓中的婴儿尖锐的喊了一声。

刹那间,襁褓炸开,一团小小的黑影从里面爆射而出,朝我扑了过来。

那是婴儿?

真是见了鬼了,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丑的婴儿!

一尺多高,全身漆黑,绿油油的小眼睛,满口尖锐獠牙,全身皮包骨,简直就像是一具婴儿干尸啊!

"那是鬼婴,小心点别被它碰到!"夏青吼了一声。

那女人死死的缠住夏青,哪怕被夏青用匕首在身上划了几道,她还是死死的拦住夏青,想让这鬼婴吸我的血!

鬼婴的速度很快,我闪躲的很狼狈,根本没有时间咬破指尖画符。

几次闪躲,都是险之又险。

最后,我脚步踉跄了一下,一**坐在了地上。

这时候,鬼婴抓住了机会,张开了血盆大口,狠狠的朝我咬了过来。

我已经没机会闪躲了,本能的抬起手臂,想要拦它一下。

"噗嗤~"利刃入肉的声音响起,鬼婴狠狠的咬在了我的手腕处。

钻心的痛楚让我忍不住痛呼起来,我下意识的想要甩动手臂把鬼婴甩开,但是没有想到鬼婴却发出比我更加尖锐凄厉的惨嚎之声。

妈的,是你咬了我啊!

你叫个屁?

鬼婴身躯剧烈的挣扎着,满脸痛苦之色,道道黑烟从它的身上冒出,它的身影显得更加的瘦小了。

好不容易挣脱了之后,鬼婴满口的獠牙尽数消融了,半边脸像是被火焰炙烤了似的,惨嚎着冲向那女人那边。

那女人和夏青皆是一愣,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那女人抱起了鬼婴,看我的眼神怪怪的,盯着我手腕看了一眼,急匆匆带着鬼婴远去。

夏青也没有去追,跑到我身边,皱着眉头说道:"麻烦了,鬼婴这东西比厉鬼还难缠,一旦被鬼婴所伤,恐怕……嗯?你的手腕……"

夏青的话还没说完,就愣住了,怔怔的看着我的手腕处。

我也愣住了,盯着自己的手腕看。

原本被鬼婴咬破的手腕,伤口处是漆黑色的,但是现在却恢复了正常,伤口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我自身的自愈能力这么强?

当然不是,主要是因为鬼婴正巧咬在了我手腕处的那个图案上面了,就是安琪的那个雪貂宠物给我留下的图案印记。

这时候,那图案印记正在闪烁着微弱的光芒,似乎刚刚鬼婴那凄惨的样子,就是这图案搞出来的!

这玩意竟然这么牛逼?

"你……你手腕上的这个印记,谁给你留下的?"夏青似乎被吓到了,说话都有点结巴了。

我把安琪养的那个雪貂咬我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听我说完之后,夏青的脸色变得更加的古怪起来,看我的眼神像是看怪物似的。

小说《葬地师》第十四章鬼婴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