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秋时偶像,夏末阳光
秋时偶像,夏末阳光已完结

秋时偶像,夏末阳光

来源:奇热作者:十一雅达标签:言情,末世,重生主角:卿奕和任曜

独家小说《秋时偶像,夏末阳光》由十一雅达最新写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卿奕和任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掌握别人的生杀大权。”祁思神情自若地侃侃而谈,瞬间颠覆了之前给大家的沉默少年的印象。众位入选者这才思考起一个问题来:刚才他的不言不语,难道是不屑于跟我们这些人交谈吗?这无疑是一个令人忧伤的问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知道你们对于秋时偶像事务所还有很多疑问……”秋时雨目光锐利地扫了众人一眼,“你们可以在今后的培训中不断地跟我们事务所的工作人员进行沟通。但是,我要对你们说清楚的是,你们这些人,目前什么都不是。与你们签订合同后,所有的培训都是事务所出钱出力,尽可能地打造你们成为真正的偶像。没有干劲的家伙,还是趁早走人的好。”

少年们面面相觑了一阵,没有人吱声。

卿奕和无意识地摩挲着运动裤上凸起的白色条纹,他想起了病床上那张神似任曜的脸,苍白得就跟床单一样,如果是他,会对自己说什么呢?留下?还是离开?

“你们都没有起身离开,我就默认你们愿意接受事务所的培训了。到下一次的集合为止,你们还有反悔的机会。因为今天的会议结束时,工作人员会告诉你们下一次集合的时间和地点,如果你们迟到或不来,就会被视作退出培训;来的人必须带上身份证,准备签合同。”秋时雨缓缓地说出下一次的集合要求。他见过的人多了,这六个孩子未必都会留下。但他愿意去相信,自己的偶像事务所能够吸引这帮青涩的少年,豁出他们的青春来贩卖爱与梦想。

“在会议结束之前,我有一个问题需要大家一起来讨论。”秋时雨走到少年们的面前,笑容可掬地提问,“如果把这个世界的所有人分为两种,你们认为是哪两种?”

两种人?这是什么怪问题?

少年们有点摸不着头脑,这是脑筋急转弯吗?还是哲学大思考?对于普遍年龄在十六七岁的少年来说,问这个不嫌太早了点吗?

“我觉得……”一直以来给人少言寡语印象的祁思第一个开了口,吓了他身旁的任曜一跳,“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是制定规则的人,一种是遵守规则的人。”

“这个答案不是你自己想出来的吧。”秋时雨打量着这个被其他评审员力荐的少年,脸蛋是几乎无死角的完美,有着一双美丽的丹凤眼,然而,眼神有点空洞,是那种细看就觉得没有“心”的空洞,与卿奕和的眼睛截然相反。那些评审员似乎都没有发现这一点,纷纷给他好评——啊,也不是,燕慕倒是和他的意见一致,并未给这个少年太高的分数。尽管他在跳舞机上只跳错了一个节拍,音色慵懒而甜美,容貌更是天生就要吃这口饭的,对于自己把他压在卿奕和之下的行为,那些评审都曾表示过大力反对,然,还是被他驳回了。谁让他才是这家事务所的老板呢,一票否决。

“虽然不是我自己想出来的,但我觉得很有道理。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弱肉强食,只有制定规则的人才能站在顶端,掌握别人的生杀大权。”祁思神情自若地侃侃而谈,瞬间颠覆了之前给大家的沉默少年的印象。

众位入选者这才思考起一个问题来:刚才他的不言不语,难道是不屑于跟我们这些人交谈吗?这无疑是一个令人忧伤的问题。

“就像这次的海选结果,第六名原本是另一个人,但您利用自己的权力将任曜留下来了,不是吗?”祁思似笑非笑地望着秋时雨,对他揭穿自己拾人牙慧的行为给予了小小的反击。

厉害啊!这就是自己愿意将他留在第二名的理由。秋时雨再度打量起祁思来,这孩子绝对是个野心家,假以时日,在演艺圈中大红大紫也不是没有可能。

“是的。我的确将原本的第六名刷下去了,但不是为了任曜刷下去的。增加一两个入选名额,对于我来说,算不上什么难事。只是那个少年的出身有些问题,并不符合我们事务所的规定。”那是一个父母有着政治背景的少年,而秋时雨一贯的原则就是不涉及政治和黑道,作为一个合法商人,他不想给自己找什么麻烦,所以在利用人脉资源调查到这些报了名的少年家庭背景之后,即便入选名单已被公布,他还是让自己的得力助手范晶晶劝退了那个少年。

“出身……”祁思眯着眼睛想了想,随即一笑,“是我太小人了,妄自揣测您的心意,请见谅。”

“哈哈,你本来就是个年纪还小的孩子,我当然不会跟你计较。”对于场面话说得比自己还溜的孩子,秋时雨也只有苦笑以对了。

“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爱狗的人和不爱狗的人。”似乎有点懊恼被抢了风头,任曜站起来,大大咧咧地说了起来,“我非常喜欢我家的狗狗,那家伙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了。但是我带着它出去遛的时候,总会有一些不爱狗的人对它嗤之以鼻。”

“那是因为它冲着别人叫了吧?”风骏带着一脸嫌弃的表情,白了任曜一眼,显然,他也不是什么狗狗爱好者。

“就算叫了,那也是一种友好的表现,并不是想威胁他们啊。”任曜又嘟起了嘴,孩子气的神情显得异常天真,“我懂的。小风只是想跟他们打个招呼,但是不爱狗的人就是无法理解小风的思维。”

“小风?你家狗叫小风?”风骏表情有些夸张地指着任曜,一迭声地追问。

“是啊,它跑得像风一样快,所以叫它小风。”任曜一脸莫名地回答。

“你以后千万不要叫我小风。”风骏捂着脸,**般地叫了起来,“真倒霉,竟然跟一只狗沾上了关系。”

“你们看你们看,这就是不爱狗的人。跟狗沾上关系有什么不好啊?”任曜指着风骏,对周围的少年大声嚷嚷起来,颇有一种“你们都要来支持我”的撒娇劲儿。

“这是个人喜好问题,跟是非对错没有半分关系。”卿奕和拉下任曜指着风骏的手,有些不满地看着他,“至少风骏没有做出任何不利于狗的行为。他不喜欢狗,就跟不喜欢你一样,没什么值得批评的地方。”

“可是……可是……”“可是”了半天,任曜也想不出任何反驳卿奕和的话来,“好啦,我只是发表一下自己的观点嘛,世界上就是有这两种人就是了。”他一**坐下,看也不看卿奕和一眼,跟祁思说悄悄话去了。

秋时雨扶着额头,有点吃不消任曜的表现,这就是自己不想把他招进来的原因。犹记得任曜在等待甄选结果时得意洋洋的样子,好像入选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事实上他身体的协调性很差,跳舞的时候经常犯错,心直口快的脾气也不适合在这个圈子里生存,尽管有着万里挑一的海豚音,之前秋时雨左思右想之下,还是将他淘汰了。但,同样地,也是他将人又强留了下来。

“这个世界上的人哪,应该分为精神重于物质的和物质重于精神的吧。”甄礼若有所思地咕哝起来,摸着自己的下巴,犹犹豫豫地站了起来,“我的家境不是很好,但爸妈都是精神重于物质的乐观主义者,所以经济上的不自由没有给他们带来很大的困惑。”

“那么,给你带来困惑了吗?”秋时雨微笑着问他。

“当然了。他们不知道我每次穿着质量最差的白球鞋跑出最好成绩的时候心情有多么难受,同学们都不看我的成绩,只是盯着我的球鞋窃窃私语。进入高中后,我不得不放弃最想加入的网球社,因为我买不起好的球拍和网球服!”甄礼越说越激动,紧握着拳头,流露出愤恨的神色。

风骏扯了扯甄礼的袖子,朝他使了个眼色,“甄礼,别说了。”

甄礼回过神来,有些难堪地咬了咬唇,望着四周流露出同情之色的少年,恨恨地大喊起来:“不要同情我!我来这里就是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毕竟现在最能赚钱的行业就是娱乐业,不是吗?别说你们不是抱着这个目的来的,大家为的都是金钱和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