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玄幻> 项氏
项氏连载中

项氏

来源:掌中云作者:十一生人标签:玄幻,官场,校园主角:项鼎

主角是项鼎的书名叫《项氏》,它的作者是十一生人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我劝你们不要下去,里面尽管有至宝,但却不好获得。说不好有生命危险。放弃吧。”冯生两人都是修真老手,自然知道好东西往往伴随着危险的至理名言,项鼎此话一出,两人双目发光。冯生说道:“你说的对。竟然如此...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是的,此刻最关键的就是天奇,一切的始端都是从悬浮在半空的这块石头开始的。

那么,解决的办法也应该是他。

“喔,小子,你倒是挺聪明的。我等候的人,是绝世天才,人中龙凤,拥有独一无二灵气的人,而不是你,五根具无,杂灵聚生的废材。我这里如此多的灵气,你修炼整整五个小时,才突破到筑基初期第一阶段,真是浪费。天奇,怎会沦落到这番地步。在你手中,它绽放不出任何光芒。”

项鼎一听,有了怒意,说道:“前辈,看人不要以一概全。后生可畏,焉知来者不如今?尽管此刻我是废物,但以后,绝不会。”

天玄剑灵笑道:“口气不小,小小筑基修士,也敢出言不逊。少废话,快出去,不然我会亲自动手。”

“前辈,给晚辈一个机会,我还你一世坦荡。”

“不知天高地厚。看来我是等待太久了,和你说了这么多废话。你好不离去,休怪我无情了。”

“前辈,我一定要得到天玄剑。不会离去。”项鼎斩钉截铁,颇有一战到底的口气。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小子,看在天奇石面子上,饶你一命,再不知好歹,我就不客气了。”

“前辈,我不会离去。你对我很重要,我的父亲,我的族人,还等着我,我不会离开的。”项鼎抽抽嘴角,毅然说道。

“滚!”

一声咆哮,浑厚的魂器波动,犹如大象吸水般,一触即发。

“不……”

项鼎全身心侵入,猛然遭受攻击,双手直接脱离墙壁,身体栽倒,天奇石也摔落在地。

等待项鼎爬起,尝试继续沟通天玄剑灵,却苦寻无果,他只能摇头道:“难道体质真的那么重要吗?拒绝我,你会后悔一辈子。”

捡起滚落在地的天奇石,苦涩感从心头升起,冷笑一声后,项鼎看向石壁,上面清晰的留下了他的手掌印,但下一刻却被寒水逐渐冲刷掉了。

项鼎很想大骂,却忌惮天玄剑灵的力量,欲要重新尝试。

一触碰,触电的感觉直袭脑海,让他毛发倒竖。

“前辈,我不会放弃,我还会再来的。哼。”

只能转身离去。

在上升到池面的过程中,天奇石一直散发着余温,它不想放弃,项鼎对此完全免疫。

再次来到地面,项鼎丝毫不停留,立即准备前往谷口,查看父亲的情况。

天边一抹晚霞射出昏黄色的余晖,黑暗慢慢侵袭,空气也变的诡异,此地一直存在寒光和云雾竟被稀释掉了许多。

项鼎站稳脚跟,立马发觉哪里不对,眼睛斜斜看着四周,意识高度集中,不放过一丝一毫的变化。

‘果然,有人来过了。’他在心头想到。

不会是刚才的人吧?他不敢大意,没做丝毫停留,箭矢般射向远方。

桀桀桀……

阴森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缭绕耳边,魔咒般的力量降临。

项鼎想要反抗,惊奇发现自己的双脚在不知觉间竟被稳固在地面上,他头颅微抬,在前方出现两人。

正是去而复返的素衣修士和丰腻女子。

“我的神识从不会出现差错,没错吧,他就在这里。这下回去好交差了。”素衣修士拍打双手,一副成竹在胸,尽在掌握的样子。

丰腻女子双手叉腰,看着被禁锢在当场,一动不动的项鼎,嘻嘻道:“这小子,还蛮俊的呢。可惜,得罪了四大名门正派,注定死路一条。”

感觉自己被忽略,素衣修士眼皮子挑了挑,继续说道:“杨巧,他可是阁老点名要的人,你可不要动歪心思,不然我们两吃不了兜着走。”

冯生熟知杨巧癖性,更是熟悉她的魂力乃是阴阳魂,修炼同归术,年轻男子的阳气,对他来说可是大补,万一看走眼,让他炼化项鼎,后果不堪设想,所以提前警告为妙。

“咯咯,奴家才不是你们想的那种人。两厢情愿才是我所要的,赶鸭子上架的事情,奴家从来不做。”说完,扭扭捏捏的走到项鼎面前,说道;“小弟弟,叫一声姐姐,姐姐免了你的痛苦。好不好?”

项鼎双腿被封,行动不便,上半身却活动自如,他双手挥舞,大声骂道:“滚开,你们是谁,怎么回出现在这里。快滚开。滚开。”

“小弟弟,你好凶啊。姐姐我好怕窝。咯咯,不过这样,奴家更喜欢。”她伸出手指,划过项鼎脸庞,眼神里露出邪恶之光,似乎要吃了项鼎。

一阵恶心后,项鼎把眼睛转到别处,说道:“滚开,滚开。”

“小弟弟脾气倒不小喔。”杨巧含情脉脉看着项鼎,那双眼睛像是要流出水了一般。

引得冯生一阵恶心无语,实在看不下,出口制止道:“杨巧,你收敛一点,他是阁老要的人。”

“冯生,你敢管我?”杨巧猛一回头,盯了冯生一眼。

“我只是提醒你,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做什么事情最好想想后果,看自己能否承受得了。”冯生寒冷道。

杨巧收回手指,耸耸肩头,说道;“算了。每次都这样,喋喋不休,婆婆妈妈的。怕了你了。”退后几步,也不在动项鼎。

冯生言道:“你藏得倒是挺不错的。害得我们多跑了一圈,要不是我临时改变主意,重回原地,还发现不了你。走吧,随我走一趟吧。”

大手一挥,一道黄色的灵气如影随形,闪烁光芒,围绕项鼎,只感觉一阵恍惚,项鼎竟然轻飘飘的被带了起来,来到冯生面前。

冯生带着项鼎来到池水边,聚精会神探入神识,空荡荡一片,与之前一般无二,他更觉好奇,这分明是隔绝神识的奇妙屏障。

他对着杨巧摇摇头。

冯生和杨巧对视一眼后,冯生说道:“你也看出来了吗?”

杨巧道:“池水有古怪。”

杨巧来到近前,望着平静无波的千年潭水,第一次露出了好奇。

“看来,我们这次要发财了。”

冯生点点头,两人立马开始商量是下水还是禀告阁老。

修真本来就是拼机缘,获天道的过程。最后两人一致决定,等到明日阳气最足的时刻,下水一探究竟。

而在之前,冯生给阁老发消息说要多等一天。

项鼎见两人商量事情,就知发现池水古怪,立马大声咒骂道:“放开我,放开我。不然你们你们会后悔的。放开我。”

杨巧回头嘻嘻笑道;“小弟弟不要乱动窝,冯生的天地绳可是会吸取灵气的,你越动,它吸收越多,时间一长,你的天星魂力都会被吸收,为了你的小命,安静一点吧。”

项鼎也感觉到了。他每次嘶吼挣扎,围绕在身上的绳索就会吸取他的灵气,最开始非常稀少,继而增加。果然,一旦停下动作,那种被吸取的感觉,就会减少,甚至消失。

他冷静下来,如果要对付两人,他现在的实力是不够的,除非利用天奇石,再次沟通天玄剑灵,这样还有可能成功。

这是唯一办法。

他开始沟通天奇石。

他祈祷道:“如果你真具有灵智,那么就出现帮助我吧。如果没有,我的死活跟你也就没关系了。”

话虽如此,他却全身心沉静在天奇石里。

古镜无波,一成不变。

另一方面,他对着冯生说道:“我劝你们不要下去,里面尽管有至宝,但却不好获得。说不好有生命危险。放弃吧。”

冯生两人都是修真老手,自然知道好东西往往伴随着危险的至理名言,项鼎此话一出,两人双目发光。

冯生说道:“你说的对。竟然如此,你熟人熟路,要不,你带领我们下去?”

杨巧用手遮住唇口,娇笑道:“小弟弟,你就答应嘛。姐姐,我会报答你的。”

项鼎心底狂喜,他上次没能成功,主要是修为不够,如果利用他们,说不定能够成功。

不过嘴上却装傻道:“你们是让我去死,算了。算了。我打死都不会同意。”

“你没有拒绝的资格。哼。”冯生毅然道。

项鼎还想说话,冯生立马加强天地绳灵气,封锁了他的喉管,急的项鼎面红耳赤,像逼疯了的猴子样,在地上蹦蹦跳跳半天。

夜幕深沉,月华总是给人神秘,寒冷的感觉,项鼎蜗居在一侧,继续沟通天奇石。

‘你真的忍心我去死吗?帮帮我。好吗?’

……

一晚上他都在乞求天奇石的帮助,但天奇石吃了秤砣铁了心,就是没有丝毫反应。

话已经说出去了,只有沟通天奇石后,再次进入天涯池沟通天玄剑灵,他才有反击的能力,不然一定死。

置之死地而后生,尽管是馊主意,却是唯一的注意。

好像能够明白项鼎的思想,天奇石终究是传来了温度,紧随其后的是一股讯息,通过心口传递到项鼎头脑中。

“竟是如此消息,天奇对我太好了。”项鼎兴奋异常。

讯息是天奇石收集的关于两人的修为:两人皆是筑基中期人物,杨巧是阴阳魂力,冯生是土系魂力,天星皆是两颗。

不过杨巧的天星魂力已经饱满,随时有突破的可能,冯生天星杂乱一团,不成样子。

黑夜里的项鼎,双目闪烁出明亮的光芒,他的计划一旦成功,肯定可以杀了两人。

同时对于天奇石究竟是何物的兴趣,越来越浓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