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重生> 重生千金:爷,求放过!
重生千金:爷,求放过!已完结

重生千金:爷,求放过!

来源:微阅云作者:小花火标签:重生,总裁,玄幻主角:顾西,安浅

独家完整版小说《重生千金:爷,求放过!》由小花火最新写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顾西,安浅,内容主要讲述:龙旭尧闹腾了好一会了,这会他突然跑到安浅面前,不少人都打着看热闹的心情看过去。这安浅,不会就是得罪了龙旭尧的女人吧?你这个臭女人,竟然敢……龙旭尧纷纷出声,当看到安浅回头时,他的脸开就始红。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安浅出现的时候,安少谦的视线就跟着过来,那炽烈灼灼的目光,一直跟随着她的步调。

安少谦身侧的苏烟渐渐就笑不出来,每当安浅在的地方,整个世界好像都成了她的舞台,所有人的目光都会紧跟着她,包括她的未婚夫。

安浅虽笑的妖冶,可一身黑色保守的礼装却冲淡了这份艳丽,反填魅力。

安浅走上去,柔声道:哥。

安少谦扫了眼她挽着莫北的胳膊,无奈的叹气:宴会都快结束了你才来,还真是应付我。

你只说父亲让我和你来,可没说让我几点来啊。安浅嫣然一笑,靠着莫北对着苏烟烧死的眨眨眼,嫂嫂,你怎么这副表情?就算讨厌我,也不能这么明显吧?

苏烟刚准备扬起的嘴脸因为安浅的话僵住,她是讨厌安浅,之前见面也没有太亲近,可她还是第一次这么直白的说出来。

周围不少人都看着这边,苏烟再不愿意,表面功夫也是要做到。

苏烟靠近安少谦,低声笑了笑:小浅,你这么可爱,嫂嫂怎么可能会讨厌你?

安浅可不会给她台阶,反而直言不讳揭其短来:我哥在你才这么说,上个月你把我推进了游泳池,我可不会忘记,害的我发烧了好几天。

安浅不喜欢苏烟,安少谦知道,可他不知道,苏烟竟然背着他做过这事。

上个月,安浅病的很重,没几天功夫,人就瘦了一圈,

安少谦的气息一沉,苏烟就知道大事不妙了,她赶忙柔声说:小浅,当时我只是给你开玩笑,不知道你会掉下水……

开玩笑?安少谦冷笑,你多大的人了,还会来这种玩笑?

苏烟咬唇,心下更厌恶安浅,可还是赶紧抓着他的胳膊低声道歉:少谦,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当时很多姐妹在,她们都能给我作证,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安少谦正欲甩开她,就见一个中年男人带着一个年轻女人过来,他顿了下,就收敛了身上的戾气。

男人看到安浅的时候,目光划过隐晦光,稍纵即逝,谁都没发现。

安浅见到安少谦的反应,心头冷笑,随手从侍者手中拿过一杯酒,人也转身离开。

这苏家,安少谦不会轻易放弃,可这间隙,却很容易制造。

安少谦最厌恶别人背着他做事,他有强烈的掌控欲,一但有人忤逆,他就生出疑心。

这苏烟,恐怕要费着脑子去哄安少谦了。

有些事得慢慢来,她可不着急。

龙旭尧此刻烦的不行,被父亲警告就算了,可他将整个酒店都找了好几遍了,也没见到那女人。

他视线一顿,遥遥望去,就看到安浅的背影,他猛然推开身边的女人,气冲冲的跑过去。

龙旭尧闹腾了好一会了,这会他突然跑到安浅面前,不少人都打着看热闹的心情看过去。

这安浅,不会就是得罪了龙旭尧的女人吧?

你这个臭女人,竟然敢……

龙旭尧纷纷出声,当看到安浅回头时,他的脸开就始红。

安浅这个女人比那个浓妆艳抹的可恶女人还要漂亮,而且她年纪也不大,一笑好温柔……

安浅挑眉,偏头看着龙旭尧,她之前的妆特别浓,而且她换了发型,也是素颜,差距非常大,她倒不担心这傻小子认出来。

只是,他怎么就又脸红了?

安浅见他还是对着自己发呆,问:有事?

安浅放开了嗓音,少了锐气逼人,多了几分柔和,很好听,一时间,龙旭尧觉得脸都烧起来了。

不久前,他遇见了个小魔女,这没过多久,竟然就遇见了小仙女。

抱歉,我认错人了。龙旭尧自认刚才态度不太好,正想着要说什么,突然侧门传来引一阵骚动。

安浅侧眸,就看到顾西沉着脸朝这边走来。

顾西扫了眼安浅,安浅巧笑嫣兮,乖巧的不行,他眉梢微蹙,直接走到了龙旭尧身边。

安浅见他没认出来,笑着直接出了宴会厅。

虽说今天有些意外,可脸也露了,目的也打成了,算是没白来这一趟。

出了酒店,安浅就上了车,准备回安家。

天色已经很晚,打开车窗,风吹来卷起了安浅耳边的碎发,温温柔柔,她不禁有些失神。

已经回来一个多月了啊……

可安浅还有些不敢相信,她竟然重生了。

安浅到现在都忘不掉,她死前歇斯底里的恨,还有不甘的渴望。

就这样,那男人送她解脱,而她眼前一黑,她竟然又重新睁开了眼。

她不知道为什么会重生,可能活着,身体能动点,可真好啊,好的不得了。

安浅胸口一颤,她就笑了,笑的不能自己,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上一世她失去的所有,今生她都会一点点握在手中,她所承受的也会加倍送给他们,她要一点点要他们付出代价,要他们试一试失去所有的滋味,彻底轮入尘埃的绝望滋味!

莫北透过后视镜,就那样看安浅笑着,不知为何,他竟然觉得心酸不已。

安浅今年不过十九岁,可一双眼,却总透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通透和沉重,甚至做的事,他都看不透。

可不管她想做什么,他都会在,直到有一天,她不需要自己。

回了安家,除了佣人外,很安静,今天所有人都会很忙,因为容家继承人的回归,又是一出阴谋阳谋的戏码。

安浅换下礼装,半靠在阳台上,看着外边的夜色,许久才去休息。

过了午夜不久,安浅的房间被人推开,刚刚有些惺忪睡意的安浅,立刻敏锐的睁开了双眼。

不一会,安浅就感觉被一道影子笼罩,伴随着浓重的酒气,她的脸颊被一双炽热的手抚摸,这双手一点点向下,停在了她的肩头,直到她佯装不适的翻身才离开。

安浅可以听到空气中浓重压抑的气息,很久才消失。

门关上的霎那,安浅缓缓睁开了眼,她讥讽的轻笑。

这安少谦,真是肆无忌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