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婚非得已
婚非得已已完结

婚非得已

来源:网络作者:一只废喵标签:言情,官场,美女主角:陆蔓萧景夜

主角叫陆蔓萧景夜的小说叫《婚非得已》,本小说的作者是一只废喵所编写的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从上周开始就通知了你们,邮件也发了好几遍……你真是……你不知道这一次的新游戏《龙寻》公司很重视吗?今年最重点跟进的一个项目了,算了,这个季度的KPI扣50%,今天下午的会议你也不要参加了,省的给设计...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萧先生,你能借我一百块钱不?我要去公司,我包不见了,下次还给你。”陆蔓试探性的问道。

“走吧,我送你去公司吧。”萧景夜又道。

陆蔓下意识的挣脱了说道,“这太麻烦了,我还是自己去吧。”

萧景夜穿好了西装走到了陆蔓身边抓起了陆蔓的手,“无妨,顺路的。”

拿起口袋中的手机,萧景夜打了电话,“在哪里?”

“先生,我在楼下了。”杨特助回答道。

陆蔓还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却也没有再拒绝了,虽然两人发生了关系,但是却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不是都说,一夜.情,睡醒了,就谁也不认识谁了么?

皇冠酒店楼下,一辆黑色奔驰S400l静静停在门口,杨特助看到萧景夜下来了,便下车开了车门。

“先生,陆小姐,请。”

陆蔓还是第一次遭到这样的待遇,有些受宠若惊,上车时身体没站稳,差点摔倒了,一双强有力的双手扶住了她,只是这扶着的位置有些尴尬,让陆蔓脸色微红。

萧景夜的一只手扶在了她的**上……

杨特助看到这场景,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咳嗽了一声,并未敢说话。

上了车,陆蔓犹豫的开了口。

“谢谢你,萧先生,你叫什么名字,方便给我电话吗?有时间,我请你吃饭,谢谢你之前救了我。”

“萧景夜,13712312312。”

“奥,好。”听到这个电话号码,陆蔓的嘴角不满有些抽搐……还真是好记,听一遍就能记住了,而且萧景夜这个名字怎么有几分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

汽车缓缓的行驶着,半个小时之后,陆蔓就看到了熟悉的建筑,是她公司所在的商业园区,腾游网三个大字龙飞凤舞的出现在了腾飞大厦的最高楼。

这就是她的公司。

陆蔓是这家游戏公司的游戏原画设计师。

汽车缓缓停下,陆蔓开了车门,道了声谢谢,便一路小跑去大楼了。

刚才下车之前特地撇了一眼时间,已经十点半多了,迟到了一个半小时,铁定要被主管喷成一条狗。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家家也有一个难搞的领导。

萧景夜在车上远远的看着她,嘴角抹起一丝微笑。

进了公司,直接往设计部走去,看到同事们都在派头苦干着,陆蔓这才松了一口气,悄悄摸摸的坐回了自己的座位。

心中猜想周主管今天有可能忙,没注意到她呢。

可是**还没坐下几分钟呢,却听得身后的同事赵琪珊对她说道,“诶,蔓蔓。你来了?主管说让你来了去她办公室一次。”

陆蔓一下子像泄了气的皮球,神色忧伤,“知道了。”

“你怎么回事哦,怎么今天迟到了这么久?主管早上过来发现你没在,打你电话也没打通。”赵琪珊好奇的问道。

陆蔓在位置上坐了下来,修整了一下,“不提了,遇到点事……”

“还有,你咋没穿正装啊,今天下午boss要过来给我们设计部开会,主管叮嘱好了好几次要穿正装的,我看你是完蛋了。”赵琪珊同情的看着陆蔓。

还能怎么完蛋?顶多就是被骂几句,然后这个季度的KPI(绩效奖金)被扣光呗。

陆蔓收拾了一下心情,深呼吸了一口气,这几天对她如同噩梦一眼,一件一件的事情接连而来。

可是她能做的就是勇敢面对了,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坎。

敲了敲周主管的门,听得里面一声,“进来。”

陆蔓推门而入,“周主管,你找我。”

“你还知道来上班?”周主管埋头在一堆文件中看着,头也没有抬,但是并不妨碍她用尖锐的嗓音来质问陆蔓。

“对不起,周主管,我早上遇到了点事情,手机掉了,没办法给你打电话。”陆蔓低下了头,尽力让自己的语气谦逊一些。

周主管抬起头,看了一眼陆蔓身上的装束,眉头深深皱起,推了推鼻梁上厚重的眼睛,问道,“不是说了,今天下午boss要来给我们设计部开会吗?要穿正装?你怎么穿着这个?”

“对不起,周主管,我家里遇到点事情……”

“我从上周开始就通知了你们,邮件也发了好几遍……你真是……你不知道这一次的新游戏《龙寻》公司很重视吗?今年最重点跟进的一个项目了,算了,这个季度的KPI扣50%,今天下午的会议你也不要参加了,省的给设计部丢人,出去吧。”

“周主管,不参加会议,是不是我这次设计的新游戏原画也不参加评选了?”陆蔓觉得有些头疼,试探性的问道。

周主管斜着眼睛看了一眼陆蔓,“你说呢?”

“周主管,这一次的原画评选我已经准备了好几个月了……我……”

陆蔓话都还没有说话,就被周主管给打断了,周主管冷笑了一声,敲了一下桌子,“我是在通知你,不是在和你商量。”

陆蔓默然,愣在了原地良久。

“出去。”周主管又低下了头,继续看着手中的文件。

事已至此,陆蔓也没办法,不过看着周主管,眼神要是能杀死人,周主管早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无奈的离开了周主管的办公室。

她有点难过,辛辛苦苦准备了两个月之久的游戏原画,三天前才完工,就这样白费了心血了。

刚走到门口,就又被叫住了。

“对了,产品部早上提了新的需求,他们有四个老游戏的官网链接和图标都太老了,你下午反正不去开会,正好按照他们的需求,把他们需要的图片都做了。”

“主管,我是原画设计师,不是美工啊……”陆蔓无奈,这不是刚进来的实习生才会做的事情么?她在这个工作岗位也已经一年多了。

周主管抬眸,精致妆容的脸都是不满的味道,“怎么?现在让你做些事情这么难?下午整个设计部的人都要去开会,包括实习生,其他人都没空做,所以让你做。”

“好吧。”陆蔓本想反驳,但是话没有说出口。

和领导争最没有意思。

周主管不待见自己,她是知道的,因为前几个月周主管的老公张长江来公司接她,正好遇到了陆蔓,陆蔓这才发现她老公是陆蔓以前的初中同桌,两人便在茶水间闲聊了几句,正好阿姨刚拖过地板,陆蔓倒茶的时候差点脚滑摔跤,周主管的老公扶了她一把,被周主管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