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总裁> 残疾大佬的心尖小妻
残疾大佬的心尖小妻连载中

残疾大佬的心尖小妻

来源:微小宝作者:行灯中下游标签:总裁,修仙,灵异主角:阮寒星,钟少阳

主人公叫阮寒星,钟少阳的小说叫做《残疾大佬的心尖小妻》,是作者行灯中下游倾心创作的一本总裁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愧是曾经万千少女的梦中情人。“霍先生,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你总要跟我认识一下。”没被他吓退,阮寒星笑着走到落地窗面前,一把扯开窗帘,让光线肆意地洒进来。伸手:“再介绍一遍,我是你的新婚妻子,阮寒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看着来人阳光开朗,带着几分不谙世事天真的俊脸,阮寒星的眼神忍不住恍惚了一下,喃喃道:“少阳。”

钟少阳急得眼眶发红:“我都听到了,你真的要去嫁给霍家那个瘸子吗?寒星,我知道你是不愿意的。你……你嫁给我好不好?!我喜欢你,我真的喜欢你!”

这句话,似乎跟前世的告白完全重叠在了一起。

钟少阳跟阮寒星认识,源于一出“英雄救美”。

一看就是有钱人家少爷的钟少阳不知怎么独身来了西街后巷,被混混围住抢劫,是阮寒星救了他。

于是两个本该完全没有交集的人成了朋友。

上辈子,十九岁的阮寒星自卑又要强,对阮家充满了怨愤和恨意,自然拒绝了替嫁。

也是这一天,钟少阳告白。因为亲生父亲偏心而不甘怨恨的阮寒星满心耻辱,只想站得更高,让阮家看看。

于是她答应了钟少阳的告白,不顾外婆的反对,毅然跟钟少阳结婚。

钟家怎么看得起从贫民窟里出来的她呢?处处冷漠鄙夷,婆婆挑刺,公公漠视,小姑子嘲讽。

她要强,打碎了牙齿往肚里咽,拼命地学习上流社会的一切,想要他们看得起她。

结果呢?

说是爱她的钟少阳出了轨,而她……也平白无故没了性命。

等到她死后,她才知道,她所生活的世界不过是一本霸道甜宠的言情小说,女主就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阮未思,而她……不过是个几笔带过、自食恶果的恶毒炮灰罢了。

她挣扎不甘,她向命运宣战,她的努力拼搏,都不过是命运的寥寥几笔,是男女主感情的催化剂。

她累了。

这一世,她只想护住自己身边值得珍惜的人,好好过好这一生。

她不想去怨了,也不想去恨了。

“钟少阳。”挣开他,阮寒星平静地看着他:“你既然听见了,就该知道我已经答应了。很抱歉,我并不喜欢你。”

上辈子她利用了他,他也辜负了她。她赔了一条命给他,并不欠他。

“寒星……”钟少阳不敢置信的看着她:“可是……你知不知道霍家那个瘸子,现在像个疯子一样……你不能嫁给他!”

“这是我的事。”阮寒星冷淡地道:“我还有很多事,没时间跟你玩,就不送了。”

少年的钟少阳心高气傲,被拒绝又这样冷淡的对待哪里受得了,转身直接跑了。

“寒星啊,你朋友怎么了?怎么像是哭了?”

伴随着门被推开,一个熟悉苍老的声音响了起来。

“外婆!”阮寒星的眼眶一红,控制不住地冲过去,一把抱住她。

她终于又见到外婆了!

上辈子,为了在钟家站稳脚跟,她忙于吸收各种知识,忽略了外婆。

外婆怕给她丢人,不敢过去找她,孤零零一个人住着,心脏病发的时候都没人发现,死了好几天才被察觉。

她已经十几年没有见过外婆了……

“哎,我这身上脏……”外婆抬头看她哭了,顿时急了:“怎么回事儿?谁欺负我家囡囡了?是刚才那个小子吗?外婆找他去!”

“没有,是我想外婆了。”感受到熟悉的关爱,阮寒星露出笑容:“我这么厉害,没人能欺负我。”

“这孩子,这么大了还撒娇。”

“外婆,我不是不让你出去捡垃圾了吗?”阮寒星皱眉:“你身体才刚好!”

在阮寒星高三那年,外婆心脏病发被送进了医院,她去阮家要钱却连阮泽明的面儿都没见到,只叫佣人打发叫花子似的给了两万块钱。

阮寒星四处求爷爷告奶奶才借到钱把外婆从鬼门关拉回来,医生不许外婆再劳累,阮寒星就辍了学,一个人打好几份工一笔一笔地还钱。

前世,钟家没少因为她高中肄业的文凭看不起她。

“外婆注意着呢……多攒点钱,咱们囡囡还要去上学呢……”

“外婆……”阮寒星心里又酸又软,故作神秘地小声道:“咱们有钱了,阮泽明答应给一套房,再给一笔钱。咱们不缺钱了。”

“胡闹!你是不是答应他什么了?”老人家格外的敏锐,怒道:“糊涂,那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白眼狼!他的钱是那么好拿的?”

阮寒星知道,结婚这样的大事瞒不过去,一五一十地说了,才又道:“外婆,我觉得挺好的。那人瘸了,我就好好照顾他和他的家里人,总比随随便便嫁个烂了的强。”

“你傻啊!”外婆恨铁不成钢,眼眶里泛泪:“你这么年轻……外婆指着你找个合心意的……”

“我妈倒是找了个合心意的,想跟他同甘共苦。吃了那么多年苦,结果呢?”阮寒星侧过头,不叫外婆看到自己嘲讽的表情:“霍家有钱,我过去就是享福,好歹不怕碰到个白眼狼。外婆,我觉得挺好的。”

外婆一时语塞,眼眶更红了,好半天才沉沉地道:“你主意大了,外婆管不了了……”

“外婆,我会好好的。”阮寒星眼眶也湿了,用力抱着已经佝偻的老人:“外婆也要好好的,陪着囡囡。好不好?”

“好……”

大约是怕夜长梦多,第二天一早,阮家就派人送来了钱和房子。

阮寒星带外婆搬到了新家,又请了个懂点医护知识的看护,嘱咐老太太有空去找老朋友玩玩,才终于放了心。

第三天,一辆低调的迈巴赫过来接走了她。

“砰砰”

阮寒星敲了敲门,门内一片寂静无声。

“霍先生,如果你没意见的话,我就进来了。”

说完,顶着身边佣人震惊的目光,她推开没有上锁的房门,走了进来。

这会儿是正午,房间内却一片昏沉阴暗,厚重的窗帘将所有的光线都挡在外面。

“霍先生,初次见面,我想我们需要互相认识一下。”阮寒星反客为主,冷静地抬手开灯:“我是……”

“滚出去!”

伴随着灯光骤然亮起,低哑的声音裹挟暴怒砸了过来。

房间深处,一个有些瘦削的男人坐在轮椅上,漆黑的眼眸看过来的时候,杀气扑面,叫人忍不住腿软。

阮寒星却面色如常,抬眼打量着他。

看得出来他这些日子过得并不好,脸颊凹陷了进去,发丝有些紊乱。

然而这并不有损他的俊美,反倒给他增添了几分颓废的美感。

男人有一双英气的剑眉,冷厉的眉眼被长而浓的眼睫拉长,薄唇抿紧透出几分冷漠。

眼神里带着麻木,摆着一张厌世脸让人忍不住心疼。

不愧是曾经万千少女的梦中情人。

“霍先生,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你总要跟我认识一下。”没被他吓退,阮寒星笑着走到落地窗面前,一把扯开窗帘,让光线肆意地洒进来。

伸手:“再介绍一遍,我是你的新婚妻子,阮寒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