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重生大佬每天都在装乖
重生大佬每天都在装乖连载中

重生大佬每天都在装乖

来源:阳光作者:暖雀标签:言情,重生,官场主角:

主人公叫重生大佬每天都在装乖的小说叫《重生大佬每天都在装乖》,是作者暖雀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昏暗,顾绵喜缩在墙角,双目赤红的瞪着身前同父异母的姐姐顾若溪,撕心裂肺的喊道:“就为了我手里的股权,你们这对狗男女竟这样陷害我!”三个月前,顾绵喜被老公柏一亭和顾若溪“抓奸在床”后,一直关在这里饱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章 遇到魔鬼

屋内光线昏暗,顾绵喜缩在墙角,双目赤红的瞪着身前同父异母的姐姐顾若溪,撕心裂肺的喊道:“就为了我手里的股权,你们这对狗男女竟这样陷害我!”

三个月前,顾绵喜被老公柏一亭和顾若溪“抓奸在床”后,一直关在这里饱受摧残,直到此刻,她都不敢相信,那个日日夜夜与自己耳鬓厮磨的男人,那个对自己照顾的无微不至的男人,竟然会这么对她!

顾若溪上前一步紧紧地掐住顾绵喜的下巴,面目狰狞道:“要不是为了你手里的股权,你以为一亭哥能看上你一个从乡下接回家的土包子?”

呼吸一滞!

顾绵喜张了张嘴,只觉得快要喘不上气儿来,她下意识的抓住顾若溪的手,“狗男女!你们不得好死!不得好死......爸爸,爸爸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爸爸?”顾若溪仿佛听到什么极好听的笑话般,猖狂的笑了起来,“要不是为了你外公留给你的股权,你以为爸爸会愿意把你从乡下接回来?”

“哈哈哈,别做梦了!顾绵喜!实话告诉你把,顾家也好,柏一亭也罢,从未有过一人真心待你!”

“他们比谁都巴不得你去死!”

“因为只有你死了,股权才能光明正大的落到他们的手里!”

‘噗’的一声,顾绵喜一口血喷出来,她瞪大了眼睛,疯了般挣扎起来,“你骗我,你骗......”

‘哗啦’一声,脸上一阵刺痛袭来。

鲜红的血顺着脸颊淌下。

顾绵喜挣扎的动作一顿,耳旁,传来顾若溪狠厉的声音:“顾若溪,爸爸已经召开记者发布会,跟你断绝父母关系,爸爸说了,他的女儿,没有你这般不要脸的!”

‘轰’的一下,顾绵喜心中最后的信念瞬间崩塌。

原来,她信任的顾家,父亲,她渴望的亲情,都是幻梦一场!

而她真心所爱之人,竟然一心想要自己去死!

“呵呵,呵呵呵......”

顾绵喜仰头笑了起来,笑声凄厉而悲凉。

没想到这辈子,她输的这么惨!

看着顾绵喜纵然憔悴,却依旧难掩风华的脸,顾若溪心中妒火中烧,她冷笑着一把拎起顾绵喜的头发,锋利的玻璃碎片毫不留情的划下。

刺痛袭来,顾绵喜只觉得仿佛连呼吸都是痛的,她缓缓闭上眼,耳畔回荡着顾若溪恶毒的声音:

“贱人,一亭哥是我的,顾家也是我的!你——去死吧!”

......

哐当——

脑袋撞在铁皮上发出声响,顾绵喜疼的倒吸了口冷气,耳边传来老旧火车的呜呜声,顾绵喜心中一惊,脑子里闪过一幕幕熟悉的画面!

她只坐过一次火车——顾家将她从县城回京江的那一天!

天旋地转中,顾绵喜看见镜子里熟悉的脸,整个人都懵了!

她这是,重生了!

想起前世自己惨死前才听到的真相,顾绵喜恨的眼睛通红!

不等她从悲愤中缓过神儿,身后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瞬间将她拉回现实。

“东西呢?”

黑黝黝的手枪抵着顾绵喜的脑门,卫生间的镜子里,男人的脸离她只有几厘米。

陆是衡?

怎么会是他?

京江四大财团陆家的当家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物!他怎么会在这辆破火车上?

陆家破产了?买不起机票了?

顾绵喜的脑袋里转过很多念头,漆黑的眼珠转了一下,下意识的问道:

“什么东西?”

陆是衡耳朵一动,听到什么动静,他垂下眼眸,讥讽的看向顾绵喜:“头摇的倒是挺利索!可惜,我最讨厌的就是说谎的小骗子!”

他转动着手里的枪,冷声道:“脱裤子,蹲下!”

顾绵喜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一边按照他的要求脱裤子蹲下,一边努力回想她到底拿了这个人什么东西?

她怎么没印象了......

“怎么,还要我教你接下来怎么做吗?”

陆是衡冷笑,站上近一米高的洗漱台,居高临下的看着顾绵喜。

眼底满是讥讽。

狭小的空间外,隐约传来细微的脚步声,紧接着,那脚步声在洗手间门外停下,一缕头发散落在地。

顾绵喜垂下视线,便看见一道人影鬼鬼祟祟的正往里面窥探!

马桶上,陆是衡神情凝重,剑眉紧紧蹙起。

这人是冲着陆是衡来的!

触及他的视线,顾绵喜也不知怎么的,脑子一热,突然朝着卫生间门外喊了起来:“徐妈!”

她一出声,陆是衡微微变了脸色,眯起眸子,冷冷的盯着她。

那眼神儿,充满威胁。

顾绵喜回他一个安静的眼神,示意他不要急。

外面传来徐妈的声音,听着带了几分着急:“二小姐,您在里面吗?”

顾绵喜在家里排行第二,被称为二小姐。今天是她从汾堡乡下县城回京江的日子,徐妈是她名义上的父亲顾邺成派到县里来接她的人。 

前世自己被顾家人骗的团团转,这位徐妈可没少出力呢!

敛起眼中恨意,顾绵喜换上一抹甜甜的笑意,朝着门外道:“徐妈,我在洗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