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他是她的太阳
他是她的太阳连载中

他是她的太阳

来源:网络作者:云朵玛奇朵标签:言情,末世,战神主角:梁千歌傅沉修

主人公叫梁千歌傅沉修的小说叫《他是她的太阳》,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云朵玛奇朵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带着疑惑,文臻匆匆赶往发布会现场。 可赶到后台却被告知,女款的代言人已经上场了! 文臻惊愕无比,她的代言被抢了,她竟然还被蒙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地下停车场。

文臻卸掉只露出眼睛的全副武装,突然,一口冷风冲进她的鼻腔。

“咳咳”她剧烈咳嗽起来,喉咙里猛然涌上一股腥甜,一口暗红的血便吐了出来,脏了手中的化验单。

文臻愣了一下,愣愣地抽出纸巾擦拭,可擦着擦着,大颗大颗的眼泪便涌了出来。

那化验单上,写着血癌晚期。

像是在宣告,她已经没有几个月可活了。

这一刻,她突然很想燕绥,很想他能陪在身边,让她靠靠肩膀。

可文臻足足打了数个电话,对方才接通。

她心中一喜,电话那边却传来对方不耐烦的声音:“文臻,我正忙着呢,有事快说!”

文臻咽下苦涩,小声说:“老公,我病了……”

“如果这又是逼我回家的手段,我劝你消停一点!”声音顿了一下,又不耐烦说:“我今天晚上有事,别再打电话来烦我。”

听着话筒里传来的“嘟嘟”声,文臻捧着手机哭得泣不成声。

哽咽着对早已挂断的电话说道:“今天是我们结婚七年的纪念日啊,燕绥,你真的要这么绝情吗?”

当年她轻声咳一声,他都会紧张得不得了。

而到如今,怕是她死了也得不到他的一分关注了吧……

她和燕绥,也曾金童玉女,被誉为娱乐圈的模范夫妻。

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燕绥回家越来越晚。

从刚开始的借口到最后干脆不解释,一次又一次带着满身的香水味回来。

可是为了守住二十几年来唯一得到的温暖,她只能只能装作不知道。

她害怕一旦挑明,就连守在他身边的机会都没有了。

文臻拭去泪水,好像又变成了那个坚强的一线女星。

她开车准备去VR品牌门店取戒指。

当年结婚的时候,燕绥曾说:“以后我们每年的结婚纪念日都定一款当年最流行的钻戒,见证我们爱情的长长久久。”

为此,燕绥和她还成了VR品牌方的首席代言人。

如今想想,只觉讽刺。

到了店门口,文臻深吸一口气,正准备下车,视线就在不远处的男女身上顿住。

她的手指深深陷入了肉里,

即便两人乔装打扮过,可文臻怎么可能认不出她的枕边人?

这就是他说的忙?

文臻心痛得仿佛在滴血。

睁睁瞧着两人上车离开,她却没有追上去。

就算是追上去又能说什么呢?

事情闹大了还会坏了他的名声,她终归是舍不得的。

文臻独自去了店里,却被告知戒指已经被燕绥取走了。

她心中一软,他还记得今天是结婚纪念日。

文臻期待地回到家中,特地打扮了一番。

她在家里等着燕绥,可那扇门却一直没有动静。

凌晨五点,终于,燕绥回来了。

他打开灯,被直勾勾望着他文臻吓了一跳。

怒说:“你不开灯在这装神弄鬼做什么,吃饱了撑的!”

明明是他做错了事,可他却依旧理直气壮。

文臻盯着他衣领上的唇印,瞬间气血上涌,她努力咽下喉咙里恶心的腥甜,问,“戒指呢?”

头顶上方的灯很刺眼,可燕绥眼里的不耐却更刺眼。

他嗤笑一声说:“什么戒指,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累了。”

他扔下文臻,朝卧室走去。

文臻的心好似被狠狠刺了一刀,瞬间眼泪模糊。

原来他早就不记得今天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也早就忘了他给她的承诺……

文臻眼神空洞盯着卧室门口,许久,才拖着早已冰凉的身体跟进卧室。

暖黄的灯光下燕绥完美的五官更加精致。

他眼睛闭着,文臻轻触他的眼窝,他没有反应,竟是已经睡着了。

这双桃花眼睁开看着她时,总会让人以为深情款款,好像你就是他的全世界。

她从背后抱着他轻声说着:“老公,我很想你。”

她平常没有这么娇气,可一想到自己没有几个月可活,想到别的女人会代替她成为阿绥太太,她的心就一抽抽的痛。

燕绥闭着眼睛转过身搂住她,嘟哝:“珊珊,别闹。”

文臻的背脊瞬间僵住了,心一瞬间就风化碎了。

恶心的感觉在胃里翻涌,她死命咬住唇,咽下嘴里的血腥,装作什么都没听见,继续睡去。

文臻第二天上午醒来,只有她一个人。

看了看行程备忘录,才发现今天是VR新品发布会,她作为代言人必须要出席。

燕绥也是代言人,他为什么不叫醒自己?

带着疑惑,文臻匆匆赶往发布会现场。

可赶到后台却被告知,女款的代言人已经上场了!

文臻惊愕无比,她的代言被抢了,她竟然还被蒙在了鼓里!

她立即拨打燕绥的电话,可只通了一声就被掐断,经纪人、助理都打不通!似乎这一瞬间,她便被全世界抛弃了。

可这个代言是她和燕绥爱情的凭证,怎么能说换就换!

她气的往前台冲去,却被工作人阻挠说:“文小姐,请你不要无理取闹,女款的代言人可是你丈夫燕绥先生亲自换掉的。”

文臻瞬间呆住,再也没了挣扎的力气,她的眼神放空,空茫的让人揪心。

她想不明白,燕绥昨晚明明回去了,他为什么不和自己说换代言的事?

这个代言在他眼里就那么无足轻重吗?

就像她这个人,腻了,就从朱砂痣变成了蚊子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