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驭婚故纵之娇妻在上
驭婚故纵之娇妻在上已完结

驭婚故纵之娇妻在上

来源:网络作者:西迟湄标签:言情,灵异,战神主角:宋凛,南澄

独家小说《驭婚故纵之娇妻在上》由西迟湄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宋凛,南澄,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吧。南菲菲又不是真的来看望她的,只是来确认她状况而已,看她是到底疯没疯,所以其实也不是真心请她过去坐的,不过南澄转头看了她们一眼,走了过去坐下。南菲菲笑着问了起来,南澄你有没有好好吃饭?有没有好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南澄死了,死在她生日的那天,那天晚上出海玩的时候被人推到了海里被大鲨鱼一口吞了。

推她的人是苏烟,南澄哥哥的女朋友,也是她多年的闺蜜。

南澄到死她都不明白苏烟为何要杀她。

南澄没有想到她又活了,重生在一个同样叫南澄的女孩身上。

这个同样叫南澄的女孩也是个命苦的,六岁没了妈,好在父亲还不错虽再婚了也没有因为有了后妈就成了后爹,对南澄这个亲生女儿还是非常疼爱的,有父亲南建安在,继母吴芳和她带来的拖油瓶南菲菲自然是不敢对她不好,可天有不测风云南建安一个多月前突然心脏病死了,没了父亲南澄当然是十分伤心,不过她还有未婚夫江奕舟,然没有想到江奕舟却和继妹勾搭到了一起还滚上了床,吴芳南菲菲江奕舟三人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她弄晕送到了精神病院。

对外的说法是她因为父亲去世,伤心过度而精神出了问题。

在精神病醒来的南澄却换了芯。

外面春光明媚,百花盛开,草木茂盛,一片生机盎然,空气中都仿佛还带着鲜花的香味。

看着窗外满目的春色,南澄高兴不起来了。

好好的人被当蛇精病关了起来,是人都不会高兴的。

门外传来了开门的声音,应该是送药的护士,南澄不想动。

她一点都不想吃药。

那药不能吃这样一天天吃下去,不定哪一天她真会成一个疯子。

前两天南澄把原主的记忆梳理了一番,她试过逃跑不过失败了,不是被电击就是被打镇定剂,所以她住的八楼她都没有能成功跑出去过。

她也试拒绝吃药护士就换成了针剂直接给她打进去。

受到了教训后,南澄昨天开始把药藏在牙齿缝里,然后等护士检查的完了离开就去洗手间吐了,然而不过那也不是长久之计。

她抬头看了眼闪着红灯的监视器,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很快他们就会发现,可不吐药丸会融化。

她慢慢又把目光看向窗外心想,必须尽快离开这里。

可,要怎么离开?

这是八楼。

到处是监控。

每一层楼都有铁门,锁都还是密码锁必须刷卡才能打开。

她房间的门外也有一道铁门,那铁门也是密码锁。

窗户外是加固的铁窗。

要离开——真的不容易啊。

南澄,你妹妹来看你了。随着门开的声音,是护士欢快的声音。

妹妹?她的继妹南菲菲?南澄的脑海里很快浮现了一个人,不过她站在那没有动,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护士见她不动也没有管她,笑着招呼南菲菲进房,南二小姐,请进。

谢谢。

护士请了南菲菲到沙发坐,然后笑着望向南澄说,南澄你也过来坐吧。

南菲菲又不是真的来看望她的,只是来确认她状况而已,看她是到底疯没疯,所以其实也不是真心请她过去坐的,不过南澄转头看了她们一眼,走了过去坐下。

南菲菲笑着问了起来,南澄你有没有好好吃饭?有没有好好睡觉?有没有好好吃药?

护士回答南菲菲的话,南小姐这几天都有好好吃药,睡觉和吃饭,南二小姐你就放心,我们会好好照顾南小姐的。

那我姐姐她的病情有没有好转?什么时候可以出院了?

暂时还不能出院。

哎……

南二小姐你也不要灰心,只要南小姐配合治疗应该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真的吗?

当然。

谢谢,谢谢,真是太感谢你们了。

……

南菲菲和护士两人惺惺作态睁着眼睛说瞎话。

两人的对话实在是太恶心,南澄面无表情地看着茶几上翻开的杂志。

杂志是财经杂志,南澄跟护士借的,翻开的那页配了图,配图是一个男人。

一个很帅气的男人。

容貌如冰雕玉砌,俊美得彷如不似真人,然更引人注目的是他深邃锐利的目光和他周身的气势——

凛冽,尊贵如睥睨天下的帝王,这气势仿佛穿透了纸扑面而来。

不知我姐姐这两天情绪如何?南菲菲笑眯眯地看着护士说。

护士闻音知雅意,笑着站了起来,呀到吃药的时间了,你们先聊着,我去去就来。

南澄抬头看南菲菲。

她把护士支出去,就不怕自己打她吗?

也对,这屋里没什么能攻击的东西,杯子都是纸的。

所以南菲菲当然不担心。

不过嘛——南澄收回了目光继续看向着那杂志上的男人笑。

等护士离开了房,南菲菲看向南澄,见她盯着杂志,顺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等看清楚那封面上的男人时,嗤笑了一声,这不是宋凛吗?怎么?你这是看上了他?哦,不对,你爱的是江奕舟,可惜呀江奕舟他不爱你,这宋凛长得倒是很帅,不过呢你看着照片过过瘾就好了,至于别的你就别想了,我听朋友说前阵子宋凛出了车祸,情况不太好,我朋友说他十有八九是已经死了,只是宋家那边没有公布消息而已。她又瞥了眼南澄,就算是他好好的,也不是你能高攀得上的人。

南菲菲语气里带了点可惜。

宋凛帅得人神共愤,又富可敌国,死了还真可惜。

不过宋凛也不是她南菲菲能攀上的人,所以他死了也没她什么事,说不定他们还能趁宋凛死了宋氏国际乱的时候分一杯羹,如此宋凛死了还是好事。

封面上的那个叫宋凛如何南澄不关心,她转头看南菲菲,你的意思是我没有机会离开这里了?你们打算把我关在这里一辈子吗?

她还想出去?真是天真,若不是现在她死了别人会起疑,她还能有命?她居然还想着从这里走出去?南菲菲轻柔笑着看着南澄说,这里有吃的有住,还有人伺候你不好吗?你放心好了,公司我和妈妈会打理好的,对了江奕舟我也会好好照顾他的,所以,你就安心吧。

南菲菲脸上的笑容有掩饰不住的得意。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这身体的父亲南建安死了才不到两个月呢,人家父亲尸骨未寒,他们就把人家的宝贝闺女送到了神经病院来,他们难道就不怕南建安死不瞑目晚上爬出来找他们算账啊?南澄不想跟她浪费口舌,直接伸手在她后脑勺一怕,然后用力按着她的头往茶几上砸。

房里没东西能攻击还能难住她?

南菲菲被她开始的那一下打晕乎了,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头已经被摁着砸了几下了,头晕眼花的开始尖叫了起来,南澄,你疯了?快放开我。

我不就是疯子吗?南菲菲的反抗没有影响到南澄摁着她砸茶几的动作很利索。

南菲菲张牙舞爪又是抓又是推,又大声叫,来人,救命。

护士走的时候没有关门,所以房里的动静已经引起了外面的人的注意,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很快刚才出去的那个护士和另外一个护士跑了进来。

南澄你快放手。两人跑了进来。

滚。南澄狠狠地吼了一句,抓紧时间教训南菲菲。

两个护士上前来拉南澄。

南澄到底敌不过她们两个力量,不过也没有放开南菲菲,双手紧紧地揪着南菲菲的头发,任凭南菲菲挣扎都不放手。

南澄你是不是不想活了?你快开我?南菲菲声音凶狠。

我是疯子,就算我现在杀了你我也不用坐牢!南澄毫不犹豫地回答她的话。

她是蛇精病,她怕谁?

反正他们也不敢要她的命,要是他们敢,那他们也不会送她来精神病院了,早早直接杀了她得了。何必要还要把她送到这里来这么麻烦?

南菲菲细皮嫩肉的,没两下脑门就砸破了,顿时一脸的血。

两个护士吓得不行,一个伸手搂住了南澄的腰,一个抓住她的手,两人往后拉。

一个一边拉一边说,南澄,冷静,冷静,你不要激动。

一个边拉边拿了手机打电话叫人,保安,保安,快来八楼。

任凭两人怎么拉,南澄揪着南菲菲的头发就是不放手。

南菲菲感觉头皮都要被她扯裂了,头更是像爆了一样的痛,嗷嗷叫着,南澄你再不放手,我今天就弄死你。

南澄才不管她说了什么话,只揪着她那长长的头发不放手。

那两个护士也不敢才用力,南澄不松手她们再用力吃亏的都是南菲菲。

两人心里懊悔刚才怎么没带镇定剂过来,一边叫人快过来帮,还大声叫着别往了镇定剂。

很快有人过来了,先是两个保安,跟在保安后面还有两个护士。

一个护士拿了镇定剂。

拉着南澄的那两个护士两人看到有人来了顿时大松了一口气。

你们抓住她。拿着镇定剂的护士走向前来。

南澄是知道那镇定剂一扎下去,那她就会直接昏迷,腿直接就朝她的手踢了过去。

那护士遂不及防被南澄这么一踢,手里的针和药直接就掉在了地上碎了,怒看了南澄一眼,我再去拿。

说完,快步跑去了房去拿药。

另外那个护士上前帮忙。

南澄就是不撒手,眼睛紧紧的保安手里拿着的警棍。

这玩意——然后她眼睁睁地看着走在前面的那个保安几步走到了面前利落地举起了警棍直接往她腰上一敲。

QAO,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她手无寸铁连个防身的东西都没,他们人多,还又是警棍又镇定剂的,而且不说一声就直接往她身上招呼!南澄在失去意识前手用力一扯,扯下了南菲菲的一撮头发。